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李梓成弱聽笛手:愛奏《幽蘭逢春》 激勵迸發光芒

2017-06-20
■李梓成雖然自小被診斷為弱聽,但小學起學習中國笛子,自此與音樂結下不解緣,更參與獨奏表演、比賽、寫樂評及擔任樂器導師等等。香港文匯報記者黎忞  攝■李梓成雖然自小被診斷為弱聽,但小學起學習中國笛子,自此與音樂結下不解緣,更參與獨奏表演、比賽、寫樂評及擔任樂器導師等等。香港文匯報記者黎忞 攝

與香港特區同齡的香港大學音樂系學生李梓成,雖然弱聽,卻與中國笛子結下不解緣。升中時,聽力缺陷影響其學習及交友,後來漸漸適應後,才被學校發掘出其音樂潛質,讓他加入校內中樂團以至擔任團長,也令其自信萌發。在音樂的引領下,他涉足藝評的天地,以一支健筆推動音樂世界的多元性。他愛以笛子名曲《幽蘭逢春》勉勵自己,也深信自己土生土長的香港,在機緣來到之時便要拚盡力氣去盛放。

畢業或「項均v 影響眾「生命」

若不戴耳機,梓成面對面亦不能聽清楚對方說話;但這個弱聽的孩子,卻對笛子情有獨鍾。小二時學吹中國笛子,中三時已考獲中央音樂學院笛子九級,去年更成功升讀港大文學院主修音樂,全心全意探索音樂。

除演奏外,他更積極投入演藝評論,曾於各大報章雜誌發表約40篇樂評及本地音樂家訪問等文章,期望用文字記錄香港的音樂發展。

從小投身音樂世界,參與獨奏表演、比賽,又兼任樂器導師等,梓成笑言,「中學時覺得音樂是我的全部......或者覺得自己好勁」,但進入大學音樂系及參與樂評工作後,卻見高手處處,世界觀因而擴闊。他曾認定畢業後會當音樂教師或演奏家,而現在的他卻另有想法,「演奏家是音樂廳中的皇,音樂造詣令人折服,但影響力可能有限;而『項均z(寫文章)卻有機會影響不同類型音樂的『生命』。」他曾獲音樂會主辦單位邀請,就改善舞台效果提建議,他亦會盡力幫忙,希望令多元的音樂幼苗能得以萌芽。

談到對香港未來的期盼,梓成提起在笛子表演中幾乎每次都會演奏的《幽蘭逢春》,它描述蘭花縱使即將凋謝,卻因再次遇上春天而用盡力氣去盛放,他會以此激勵自己,也希望香港與未來的音樂發展可以盡力去迸發光芒。 ■香港文匯報記者 黎忞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