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論語點滴】子貢遺風 香港希望

2017-07-12

在孔門中,有三人與孔子特別親近,他們是顏回、子路、子貢,堪稱入室中之入室。然而,三人性格迥異,孔子與他們討論的問題也不同。顏回聰明內向,孔子愛與他討論義理;子路剛毅衝動,孔子與他說的多是具體的事情。子貢,姓端木,名賜,少孔子31歲,為人善言務實、反應極快,孔子與他討論的話題廣泛,範圍多環繞理論的應用。以下是他善言務實的一例。

自古皆有死 民無信不立

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這是一個為政難題,對務實的子貢來說,「經濟民生、國防外交、人民誠信」三者在必要時如何取捨?子貢不是顏回或子路,前者偏向理想,後者毋慮後果,二人心中「為難度」不高,顏回必選誠信,子路很難捉摸,但選什麼都義無反顧。惟子貢不然,他會考慮顧此失彼、而顧彼又失此。所以,他要「打爛沙盆璺到篤」請教老師。幸好,老師有明確指示:軍事只能鎮壓人身、不能鎮壓人心;民生只能滿足知感,不能滿足心靈;人的心靈深處,又豈只文娛康體的一面這麼簡單?師徒二人、一問一答、心靈相通、盡顯功架。

雖然,子貢以口才著名,但他最大的優點不是善言巧辯,而是藉這些才能幹實事。《史記》記載了一件事:齊國權臣田常起兵伐魯,孔子心繫魯國,希望弟子中有人勸退齊軍,子貢請行。結果,憑他的口才,游說了田常轉往攻打吳國,這樣,不但保存了魯國,並使齊國內亂。

故此,孔子稱讚他;「賜也達!」即指他事情看得很通透,做事不會出岔子。

尊師重道 為人稱頌

子貢另外一點為人稱頌的,是他尊師重道。好幾回,有人把他捧到天上去,如:魯大夫叔孫武叔當眾在朝上說:「子貢賢於仲尼。」換作普通人,一定沾沾自喜,感到飄飄然,以為自己青出於藍。但子貢沒有,他努力澄清,說自己遠遠比不上老師,謂:「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室家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語譯:拿宮牆來做比喻吧!我的牆只到肩膞,人站在外面,自然可以窺看到宮內之美;但老師的牆高達數仞,人不得其門而入,自然看不到宮內宗廟之美、百官之多姿了!)

他真心敬愛老師,孔子死前很寂寞,他愛的兒子孔鯉、器重的弟子顏回、子路均先他而逝,剩下最親的就是子貢,《孔子世家》記載,「孔子病,子貢請見;孔子曰:賜!汝來何其晚也!」可見,他其時多麼渴望在死前見見這個弟子。

孔子死後,門人拿不定主意應穿什麼孝服,也是由子貢一錘定音,主張穿喪父之孝服,他把師生情感昇華至父子層面。其後,眾弟子在老師墓旁守喪三年,而唯獨子貢,卻獨自為老師守墳長達六年。

眼光出眾 儒商之祖

最後一點,子貢不單是出色的外交家,他也是成功的商人。子貢買任何貨物,該項貨物不久就會升值,可說是神乎其技。孔子讚他:「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億測屢中。」(語譯:子貢不接受命運之說,只憑自己眼光,把貨物升值,他每次猜測均很準確。)古代經商置富的讀書人,子貢是典範,可說是儒商之祖。

香港得天獨厚,自來營商有道。只是近年問題多多,我們急需的人才是子貢:善言務實、尊師重道、儒商置富。端木遺風,香港希望。■松睿(退休教師,閒時不休,讀書、代課、練口語,期望自己仍有餘力幫助學生進入大學。)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