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黃之鋒不思己過又放厥辭 想做黎智英戴耀廷接班人?

2017-09-29

文平理

黃之鋒因 「佔中」犯下的罪行被判入獄,求仁得仁。但他未反思己過,又借外部勢力發功,在英國《衛報》發表文章,大放厥辭,重彈「政治犯」、「威權論」的老調,顛倒是非,與外國媒體、政客遙相呼應,把自己打造成為「民主鬥士」,為「佔中」招魂,企圖令「佔中」死灰復燃。黃之鋒為自己推卸罪責、塗脂抹粉,令人齒冷;死心不息反中亂港,更讓人心寒。只是,香港形勢已發生根本性變化,連黎智英、戴耀廷也成明日黃花,知道大勢已去,黃之鋒更玩不出什麼新花樣,他不在獄中洗心革面,迷途知返,重新做人,難道想做黎智英、戴耀廷的接班人?

包括黃之鋒在內的「雙學三丑」,衝擊政府總部,拉開「佔中」的帷幕,令香港陷入79日無法無天的半癱瘓狀態,卻一度獲得社會服務令的輕判,引起全港譁然。律政司司長提出刑期覆核上訴庭作出入獄的判決,彰顯法治和公義。

自欺欺人圖開脫罪責

但是,在黃之鋒眼中,刑期覆核、入獄判決自然成為「政治打壓」、秋後算賬,他自稱受到「不合比例刑期的判處」、「被法庭追趕」,繼而上綱上線,指稱「香港出現政治犯已是『新常態』」,香港「迎來越趨獨裁的時代」,「特區政府用過時的殖民時代法律打壓香港民主」。黃之鋒煽動非法集結,充當「佔中」的罪魁禍首,受到必要的法律制裁,根本是罪有應得。 

如果黃之鋒違法被判入獄,法律就是惡法,就是遭受不公平對待,這還談什麼法治?難道黃之鋒搞「公民抗命」、「違法達義」能逍遙法外,才屬真正的法治,或者如戴耀廷之流「有識之士」所言的「高層次法治」?香港作為法治社會,有法必依、違法必究,是體現法治精神的最基本要求和原則,法治更不應有高低之分。「政治犯」、「良心犯」、「香港淪為威權社會」等謬論,不過是黃之鋒及其背後支持者自欺欺人、開脫罪責的借口罷了。

獄中也不忘煽動亂港

自「反國教」一戰成名後,黃之鋒由名不經傳的中學生,變成反對派、特別是外國媒體力捧的明日之星。「佔中」期間,黃之鋒成為美國《時代》雜誌亞洲版封面人物,被稱為香港年輕一代的標誌;「雙學三丑」被判入獄後,末代總督彭定康毫不吝嗇地誇讚他們「名留青史」,《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更建議提名3人獲諾貝爾和平獎;如今作為英國三大著名報章之一的《衛報》為黃之鋒開闢專欄,發表其在獄中「所思所感」。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愛。黃之鋒之所以成為外國傳媒、政客的寵兒,就是因為他死心塌地充當外部勢力的棋子,為反中亂港賣力。

為了報答主子的厚愛,黃之鋒在獄中也不忘煽動亂港的「重任」,在文章表明心志:「逆境只會讓我們智慧更提升、意志更堅強,讓更多香港人在政治上覺醒,也獲得更多國際支持」,即使時光倒流,仍會選擇參與「佔中」。黃之鋒對「佔中」毫無悔意,與外國媒體裡應外合,繼續發揮其「明星效應」,通過文章「出口轉內銷」,鼓吹違法抗爭,「邀請」外部勢力「關注」、插手香港事務,為「佔中」捲土重來埋下伏筆。

「佔中」、旺暴、立法會宣誓風波,衝擊「一國兩制」、損害香港繁榮穩定的事件此起彼落,愈演愈烈,結果物極必反。經過中央、特區政府堅決果斷依法打擊,港人齊心協力抵制,反中亂港的違法言行大為收斂,尤其是違法宣誓者被DQ、以黃之鋒為代表的激進違法者被繩之以法,法治讓公義看得見、感受得到,市民也日益看清違法暴力言行的本質和危害,更堅定地站在維法治、求穩定的一邊,香港逐步重回正軌,形勢積極向好。

不反思己過前途渺茫

如今,身為反對派「金主」的黎智英,不斷變賣旗下傳媒,以「割肉求生」,他沮喪地表示,「對香港未來感悲觀」,放言自己都年屆70,「香港不容許他留下來就走人」;「佔中」的大旗手戴耀廷亦有案在身,恐自身難保。黃之鋒若執迷不悟,在反中亂港的歪路上走下去,還有多少前途呢,不是天真到要接黎智英、戴耀廷的班吧?

黃之鋒的父親黃偉明表示,黃之鋒在獄中學會打乒乓波,亦有做一些以前不會做的事情,例如做家務和「摺被」。黃之鋒年紀細細就「反國教」,熱衷政爭,忙荌窗u亞洲英雄、民主鬥士」,原來連最基本的生活技能都不懂,恐怕尊師重道、遵紀守法的意識就更淡薄。身不修、家不齊,談何治國、平天下?希望黃之鋒好好把握在獄中的時間,冷靜反省過往所作所為,為自己的將來作出負責任的抉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