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戲曲天地 > 正文

【戲曲視窗】桂名揚對藝術一絲不苟

2017-11-14

首先要向讀者道歉,上期介紹11月18日下午3時至5時在油麻地戲院舉行的「金牌小武桂名揚新書發佈座談會」,文章見報日,已經全場爆滿,大家在18日不要去排隊,因為觀眾要憑票入場,手中無票,排隊也沒用。

談粵劇前輩,我最怕是討論自己未看過其演出的藝人。以桂名揚為例,他在1956年逝世,享年四十九歲,是時我還是手抱嬰兒,當然未看過「桂八叔」的演出;就算是阮兆輝兄,神童階段曾和他同台演出,但也不知道這位前輩的非凡造詣。

我在網上找到一段資料,說桂名揚對藝術一絲不苟,不僅對己,教徒也是如此。梁蔭棠跟桂名揚學戲,隨荇萓W揚的劇團到處演出,晚上演出,日間練功。他做俯臥撐時,桂名揚就在他肚皮下點一支香,香沒燒完,不准休息。有時梁蔭棠實在堅持不住,流下的汗水在地上流成一個人形,剛想側身倒在地上休息一下,桂名揚的皮鞭就抽了下來,厲聲說:「少時不練功,老來一場空。」

梁蔭棠升了正印小武後不久,名氣見長。一次在上海演出,桂名揚在虎道門(舞台上演員演區兩側的上、下場空間)看戲,梁在台前威武地耍畢大刀,推刀紮架,台下掌聲四起。返回到後台,他正高興地向眾人點頭,不想桂名揚迎面就是一巴掌。第二天演出也是同樣。梁蔭棠十分生氣,認為桂名揚妒忌自己的掌聲,心想演完這台戲就散夥。及至第三晚也是這樣,他不禁冷靜下來,向桂名揚斟茶認錯。桂名揚才笑蚖﹛G「你耍得好大刀,我喜歡。但你剛耍完即在台口推刀紮架,萬一手汗多導致大刀滑出,飛向台下觀眾席,後果不堪設想。」說罷他拿起大刀耍了起來,最後把刀夾住收向背後再推出紮架,說:「這樣穩妥很多。」梁蔭棠頓感心悅誠服。

認識桂名揚的舞台風采尚不乏人,例如梁素琴便曾是他的正印花旦,任冰兒也在戰後和他同台演出,李奇峰則在他到越南演出時和他結台緣,說來卻已是大半個世紀的往事。 ■文︰葉世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