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百科啟智 > 正文

【有問有答】痛苦回憶「忘不了」 源自遠古

2017-11-22
■患有PTSD的士兵正在接受治療。 作者供圖■患有PTSD的士兵正在接受治療。 作者供圖

為什麼痛苦的記憶格外難忘?因為面對危險或恐怖時,大腦的杏仁核會進入興奮狀態,把恐懼性記憶儲存。

忘不了,是一把雙刃劍,有的時候它會給人有效的保護,有的時候卻又給人帶來痛苦。「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說明在演化過程中,大腦實現了最有效的自我保護機制。遠古時代,我們的祖先沒有書報也沒有電視,他們想要了解自然界中什麼動物危險、哪些植物有毒,很大部分來源於親身經歷。和敵害交手的過程,讓他們付出了高昂代價,這些「記憶」自然是記得越久越好。

幾千年過去了,生存環境相對安全起來,非自然的死亡不再是生存的主要壓力,如果痛苦的記憶一再重現,又會變成一種不必要的生活負擔。面對發生在自己周圍的死亡、災難以及其他極端恐懼事件的時候,痛苦性記憶就可能病理性地在腦海中回想。

士兵不斷憶起戰友慘死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士兵傷亡率高達56%,僥倖存活的士兵也有很多患上了一種稱為「彈震症」的精神疾病。他們會不斷回想起戰友死亡的場景,噩夢連連、夜不能寐,最後會完全喪失戰鬥能力,甚至不能正常生活。戰爭帶給人們的創傷,造成了一種新的疾病,被稱為創傷後應激綜合症(PTSD)。

越南戰爭中,PTSD 的發病更為明顯。難以忘卻的慘痛回憶,不僅讓患者無法正常生活,甚至導致嚴重的自殺傾向,對社會也產生極大的負擔。

除了PTSD,恐懼性的場景還會引起一些特殊的持久記憶。在犯罪事件發生的過程中,如果有武器的出現,目擊證人往往對武器產生極其深刻與持久的記憶。

在很長時間內,他們會很清晰地記得一把槍的形狀,上面的花紋,銘刻的文字,與此同時,卻很容易忘記其他的一些細節。這類現象被命名為「武器聚焦」。

心理醫生「以毒攻毒」

面對那些想忘而忘不了、影響正常生活的恐懼記憶,心理醫生有沒有辦法來幫助PTSD患者們呢?和「壓抑後反彈效應」恰好相反,醫生們採用了讓患者「想」的方法,來實現「忘」的治療效果。這就是「暴露療法」或者「證詞療法」。

在「暴露療法」中,醫生佈置了患者記憶中出現的一些場景,讓患者在這個場景中開始冥想那些讓他們苦惱的記憶。多次「暴露」之後,這些恐懼記憶引起的焦慮、害怕等負面情緒明顯下降,並且隨茠v療的進行,想忘忘不了的情況也會逐漸消失。

「證詞療法」也是類似,醫生讓那些受暴力襲擊,或者目擊了暴力事件的證人,像在法庭作證一樣,口述暴力事件發生的過程,提供他們的「證詞」,經過這種治療,暴力事件的記憶對他們所造成的心理創傷會明顯減弱。

那麼,「可怕的」記憶來源於我們大腦中的哪一部分呢?利用正電子斷層掃描(PET)和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fMRI) ,科學家發現,在面對危險或者恐怖場景的時候,大腦深處一小團叫作「杏仁核」的區域總是會進入興奮狀態。

杏仁核受損的患者,即使面對威脅,也不再產生「害怕」的情感,對可怕場景的記憶也不如正常人保持得那麼牢固。因此,不管是作為害怕情緒的源頭,還是恐懼性記憶的存儲器,杏仁核對於人了解和解釋記憶本身,都是異常關鍵的。《十萬個為甚麼(新視野版)大腦與認知I》■香港教育圖書公司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