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余美華 讓藝術回歸人本身

2018-02-10

上個月,西九聯同國際知名法國藝術家薩維耶.勒華(Xavier Le Roy)帶來了首個舞蹈與形體相關的「自由空間.創作」系列:非「常」舞蹈空間,探討非常規舞蹈空間與創作間的關係。其中,舞蹈藝術家余美華與薩維耶一起為本地藝術家們帶來了兩個專業的工作坊,以薩維耶動態展覽作品《暫定名稱(譯名),2015》(Temporary Title, 2015)及《回顧》(譯名)(Retrospective)為引子,與參與者一起探討在公共場所中所發生的舞蹈作品,從而窺視情境與藝術創作間的細微關係。

生於香港、現居柏林的余美華,多年來與薩維耶合作無間。在她看來,不同情境中表演者與觀眾的流動關係,是對創作者的挑戰,卻也是一種藝術實踐,讓藝術重新回歸到人與人之間。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現居柏林的余美華,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身為混血華僑的她,身份與位置的流動與遷徙一直烙印在她的藝術思考中。2000年,她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現代舞專業,之後前往新加坡發展,一去就是10年。回望那段日子,她覺得像是「開荒牛」,一手一腳建構出舞團的架構,卻最終感覺到這架構反而成為了僵硬的限制。於是她離開藝團,和不同藝術家合作,又回到香港演藝學院攻讀碩士。「自己以前是很劇場形式的表演者,這時就很想重新探索表演者和觀眾之間的關係。」就這樣與薩維耶.勒華(Xavier Le Roy)不期而遇。

每次創作都重新思考

法國藝術家薩維耶.勒華的背景,看起來很「酷」。他擁有分子生物學的博士學位,開始從事藝術創作後,曾和多個不同藝團和舞團合作。他的作品,如《未完成自我》(1998)、《情境產品》(1999)等,都為編舞界帶來了全新的視角。而他的許多作品,如《E.X.T.E.N.S.I.O.N.S.》 (1999 - 2000)、《計劃》(2003)及《6個月1個地點》(2008)等,都試圖探索不同的創作模式。

薩維耶的作品試圖打破大家習以為常的二元對立思考模式,一次又一次地對觀眾與表演者的關係進行重塑和思考,對余美華來說,將他作為研究個案最合適不過。「一開始我對他一點了解都沒有。」余美華說,「他在舞蹈界中並不是一個熱門的人選,通常在香港研究他的多是視覺藝術家。我發現他的時候其實並沒有太多的期待,不過覺得他對身體有很特別的看法,他所提出的問題,也不只是針對審美上的追求,而是關注藝術家的創作本身。」深入了解薩維耶,余美華難掩對他的仰慕之情。「某個程度上,他沒有我們科班出來的那種表演包袱。其次,作為藝術家,他真的很深入地去研究自己要探討的事情。每次當他茪漭h創作時,不是定下一個形式,然後下一個舞就有了某種模板,而是每次都從頭來,聆聽、捕捉、思考,挑戰自己。我非常欣賞他作為藝術家的這一點。」

從2014年開始,余美華就成為了薩維耶親密搭檔,兩人共同創作了多個作品,包括《無題》(2014)、《暫定名稱,2015》、馬德里CA2M藝術中心的《不忠的副本》、薩維耶.勒華《回顧》的不同版本(新加坡,貝魯特,台北),以及德國明斯特雕塑展2017的《依然無題》。對余美華來說,薩維耶的創作方式,最打動她的,也許是其對「人」本身的尊重與探索。「我特別喜歡他與人工作的方式。」余美華回憶早前在藝團中擔任總監的經驗,權力的層層架構無形中默默影響茬虴@。在團裡,最重要的是效率和成果,如果一個舞者表示做不到某件事,舞團所關心的首先是誰可以做到,而不是關心這個舞者到底怎麼了。「那個人已經不是人了,對人的認知很低,已經非常機制化。」余美華說,「我覺得藝術真的是人與人之間相處的一個空間,所以為什麼我的作品沒有用物件來作為材料,而是真的只是用人,是為了回到人的原點,重新去認知。而在這個方面,我從薩維耶身上學了很多。」

用「一對一」 探討即時的親密關係

回到人的本身,余美華對記憶和自傳這兩個元素很感興趣。「在這兩種不穩定的元素中,我們總希望找到一個定性,這種矛盾是我的很多作品的討論主題。」運用這些素材,她創作了許多不同情境下的一對一舞蹈作品,例如天比高創作夥伴的《記憶之舉》(2014,香港)、新加坡國家設計中心的《傳承之舉》(2015)、永天台的《讀我.記憶》(2015,香港),以及油街的《A Performance》(2017,香港)。

為什麼喜愛嘗試在各種非傳統的演出情境中創作,為什麼執茤鞳u一對一」的形式?余美華說,「一對一」並不是她所刻意設定的一種形式,而是為了表達思考的主題所需要的「非此不可」。「以前在舞台上演出,很多時候是我自己面對一個黑暗中的『觀眾們』。我很想去探討(表演者和觀眾)這個關係的流動性。它也可以是一個位置的流動性。我自己是一個混血華僑,在我的成長中,位置的流動性就是我生存中的其中一個本能,而從這種流動中可以帶出一種混雜。怎麼可以去創造一種流動性呢?我發現要用到一對一的狀態,這其實是個最真空的狀態,在這個狀態裡面,我嘗試在含糊的空間中去重新建立一種流動性。」

不同於某些表演者熱情地享受「一對一」所帶來的「親密氛圍」,余美華對這種即時的親密關係卻始終抱持審慎又警惕的態度。「大家總有一個期待,這樣一種貼近的距離可以為你很快地建立起一種和觀眾的關係,可說是一種更親密的關係。但我對此持批判態度,因為我不肯定這件事(親密)是一定的。」距離是否決定關係親密程度的必要元素?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和理解有沒有捷徑?「如果只是因為我碰了你一下,我們就變得『更親密』了,那這件事就太shortcut了,你都不去了解,也不給時間去了解。」由此所延展出更多層次的思考。

余美華與薩維耶的工作坊,所探討的是藝術創作在當下如何受到情境的影響,而這是一個自然而有機的過程。在余美華看來,這麼多年來,我們過於強調文化產業,創作似乎變成了「過量」的生產。藝術家的創作過程被異化為流水線上的不同工序,整套藝術產業的運行機制似乎早已背離藝術的初衷。「Art can change value system.」余美華說,而在不斷回到原點的探索中,將藝術拉回人本身,也許會帶來一些改變。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