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港台韓舞蹈交流《三城誌》傳統就在生活中

2018-01-27

香港舞蹈團主辦的最新演出《三城誌》,集合香港、台東、首爾三位風格迥異的編舞,展現三地舞者不同的生活元素。演出不標榜文化的大議題,但舞者的不同質感、狀態,以及舞作所關注的不同議題,都展現出鮮活的文化根源。

文:草草 圖:香港舞蹈團提供

香港的風

靈動的手腕翻荇陛A腳步輕盈流轉,舞者如一陣微風略過舞台;定格在最前方的少女輕輕對荇陘l邊呵了一口氣,春天來了......香港舞蹈團駐團導師兼編舞謝茵的香港記憶,全在這《四季》中。

「這次的作品是民間舞現代舞芭蕾舞,還是......?我不會將它定義是什麼舞種,一定義就變小了。我只想去看,它的文化從哪裡來,我們是哪裡來的人,我們做出來的味道在哪裡。」她選擇了古典樂《四季》,又將安徽花鼓燈融入其中,尋找這一古老的傳統舞蹈與當代香港之間的連結。

「舞背後的文化是從哪裡來的?我們是哪裡來的人?我們做出來的東西味道在哪裡。創作上面我想讓它用到我的身體上,而不是停留在學院的知識上。我怎麼去看花鼓燈的美?怎麼去看它腳底下的美?怎麼在這個社會上面和香港的步法有關係?節奏點怎麼和音樂去產生火花?我將自己打得很開,而不是在創作上一定要follow什麼方向。希望這次用很多花鼓燈的元素,它可以和我一起講故事。」

至於對於四季的想像,也不是宏大的歷史文化的考究,而是親密微妙的個人記憶的展現。《四季》的音樂讓她腦中略過花鼓燈的畫面,也挑起了她記憶的一部分。「我想要把『四季』這題目做小,盡量地小。」謝茵說,「春可能只是那片山、那陣風、那些樹木。夏可能又是另一些回憶、感覺的碎片,是我在香港看到或聽到的東西。我希望『四季』是和人有關係的,回到人本身。」對她來說,四季的流轉所代表的,就是時間。「回到環境最原本的,山水海,那些比我們的生命本來就早存在的地方,那些物質吧。」翻飛的扇子是花鼓燈的標誌性道具,也承載蚆簪藿鴭颻楫滌g戀。「溜得起又剎得住」的花鼓燈,讓舞者動作輕盈流轉如自然的一呼一吸,每個觀眾都能看到自己的「四季」。

台東的石頭

台灣排灣族編舞家布拉瑞揚,帶來自己舞團作品《阿棲睞 Qaciljay》。在排灣族語中,「阿棲睞」是石頭的意思,也讓人聯想到台東原住民居住地的地景特色。整個舞作從部落傳統歌舞出發,舞者全程手牽手,專注地反覆唱跳勇士歌舞,體現出身體與土地合而為一的震撼情感。

布拉瑞揚出身雲門舞集,曾受邀為著名的瑪莎.葛蘭姆舞團(Martha Graham Dance Company)編舞,在國際舞台上頗受讚賞。事業高峰期,他毅然回到台東創建舞團,是為了探究自己原住民的身份文化之根,也為了讓更多的原住民有機會接觸現代舞蹈。在台東,他也遇上一班不一樣的舞者,他們「未經雕琢」的身體給他帶來了很多的啟發。「當我們不再用自己習慣的方式去動的時候,才能回過頭來檢視什麼是新的可能。對舞團中的其他科班生和我來說,就會真的要去面對,要願意去放掉原本那個好像『很厲害』的自己,去學。」

舞團的舞者深入台東的生活,他們會上山學習整地、收生薑,颱風來時則到海邊排練,感受身體在自然、勞動中與土地的聯結。布拉說,編創《阿棲睞》時,他開頭仍放不下過往多年養成的純熟技法,思考荌_承轉合,排出了雙人舞、三人舞等不同的畫面組合,「可是後來我發現,我是因為自己在害怕,怕自己沒有展現所謂編舞的技術,才會要用這樣的方式來給別人看有這個有那個。」舞作即將首演時,他突然覺得要放下,回到最初震撼自己的創作瞬間,那是排練的初始版本,舞者們手牽茪滮ㄢ放開,在一再重複的高強度動作中互相拉扯、遷就、糾纏直至精疲力盡。「他們牽茪漶A很苦命,很可憐,有些人很累,被拖茖哄C那個時候我卻很感動,因為那個才是真正人存在的樣子。」最終如此呈現在台上的《阿棲睞》,散發出震撼人心的真實。

「這個作品,和你的身體的能力、好壞、技術沒有絕對的關係,而更多是一種信念和精神的支持。」布拉說,舞者互相牽手,感受彼此,陷入困境,再解決困境,「當你把『人』放在這個作品中的時候,已經無關技術的層面。在排練場中,我很喜歡看這個作品,可以那麼近距離地看到人的變化,人的面對,人解決困境。呈現在劇院中有一種美感,卻失去了近距離的真實,我更期待的是觀眾看到那個汗,那個血肉之軀的慘烈,以及他們很辛苦地尋找出路。」那是人之為人,最為質樸的生存的壯烈感受。

宇部的海

韓國編舞家韓孝林則在《憤怒的海--宇部之記憶》中,藉由一場傳統的亡靈祭祀,回望一段傷心的歷史。日佔時期,朝鮮勞工被強制送到日本宇部採礦,後來發生嚴重的礦場事故,百多人因此客死他鄉。韓孝林因韓國世越號慘案聯想到海難的題材,進而搜尋到宇部這段悲傷的記憶。在舞作中,她呈現傳統的慰靈祭,自己也親身上場扮演祭司一角,仿似藉由這遲來的祭祀,撫慰至今仍埋藏在宇部海邊的孤魂。韓孝林說,在創作時,她希望通過音樂與動作去展現在歷史中飽受壓迫隱忍多年的情感,在面對傳統的韓國舞蹈素材時,不糾結於傳統的動作和技巧,而是追求音樂和身體的緊密相扣,「好像是音樂在動一樣」。觀眾更可以在作品中,看到當代的韓國舞蹈,如何將傳統的元素不留痕跡又無比自然地融入。

日期:2月2日至4日 晚上7時45分

2月3日、4日 下午3時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