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饒公:慎終若始

2018-02-14
■作者與饒公2014年4月攝於香港創價學會「饒荷盛放」畫展上。 作者提供■作者與饒公2014年4月攝於香港創價學會「饒荷盛放」畫展上。 作者提供

彥 火

饒公宗頤教授羽化仙遊,同輝日月。

我曾說過,饒宗頤饒公是一本永遠翻不完的大書。說翻不完,是他的學問之博大精深,相信當今沒人可望其項背,也罕有人可真正入其堂奧的。還有一點,是時人忽略的,就是饒公是與時俱進的學問家。

研究古文學的不乏大家,但環顧古今,與時俱進的,卻寥若晨星。說饒公與時俱進,與乎他學問一樣,是孜孜求變、求真的不倦態度!譬如他的書畫藝術,幾乎每個年代的風格均異於前,正是求變、自我突破的表現。

饒公不同時期的書畫藝術,都予人煥然一新的感覺。這是成大名的人不願做、也做不了的精益求精的態度!

李焯芬教授說饒公是「求真、求是、求正」的人:「『求真』,『真』是真實,追求真相;『求是』就是分別是與非,是其是,非其非。不真實的、不正確的事情,就要糾正;『求正』是要正確,這正正反映饒教授追求真理孜孜不倦的態度。」

套李教授的說法,饒公為此鍥而不捨地追尋了八十多年,這種「追尋」就是與時俱進!

印象中,二零零零年高行健獲諾貝爾文學獎,是華文世界值得大書特書的大事。高行健代表作《靈山》源於何處,海內外論者都說不上來。饒公在一篇文章便一矢中的地指出:「其實,真正的靈山只有『豁谷杳冥』的菩提道場的伽耶(山),要到印度才可找到。」可見其功力和博學。

還有一例,古今論者,在談到六祖(慧能)都眾口一詞地說,慧能目不識丁,《六祖壇經》是其弟子根據六祖講經說法記錄整理的,饒公排眾而出,力持異議,因「饒教授當時有機會到新興研究六祖在當地的事跡,查找古時的地方誌及相關的記載,得出的結論是『六祖不是不識字的』,六祖的父母都是有文化的,尤其是他的母親是非常有教養的人。透過其研究,引用各方面的文獻、當地的記載、其家族資料等等,饒教授論證了六祖其實是有文化的、識字的。」

這正是饒公「求真、求是、求正」的具體例子。

一九九八年,我曾請饒公為我所編的雜誌寫一則《人生小語》,饒公寫道:

慎終若始,則無敗事矣。人之敗也,恆於其且成也敗之。

──新出土戰國楚簡本《老子》

王弼本作「民之從事,常於幾成而敗之,慎終如始,則無敗事。」「幾」有「近」的意思,不如「且」字傳神。事有接近成功不慎而召致失敗,有成功而過於誇大而召致失敗。老子這句話,給人以警惕,仍可為今時行事的教訓。

饒公對「慎終若始」,是身體力行的,這也是前面所說的,他一生追求的「求正」的做學問態度。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