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鵬情萬里】饒宗頤最喜歡的一句話

2018-02-14

趙鵬飛

「萬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這是饒老生前尤為喜歡的一句話。1956年,時年四十歲的饒宗頤任職港大中文系。面對講台下的莘莘學子,他做了一首五律,以表達對文化的追求,和對門下學子的殷切期盼。這是其中的兩句。

以前讀王國維先生的《人間詞話》,最為癡迷的,便是他談治學經驗時總結的三種境界。第一種,「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第二種,「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種,「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治學之道,要有大成就,必須經此三重淬煉,方能登堂入室,有大收穫。做人猶如治學,要做到通達透徹,亦需經此三種階段。可惜大部分如我一樣的普通人,窮盡一生,都只能在第二種境界中自苦,或是他苦。

對於時年四十歲的饒宗頤而言,顯然壘塊盡消更為豁達。在直面不惑之年的拷問時,他用一首《偶作示諸生(其二)》作出了清晰的回答:更試為君唱,雲山韶濩音。芳洲搴杜若,幽澗浴胎禽。萬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天風吹海雨,欲鼓伯牙琴。意志歷萬古之久,仍不磨不滅;心靈如中流之水,總自由自在。

再翻看他的學術年表,四十歲之後取得的成就,用著作等身描述已屬平凡。他駕鶴西行之後,香港報章多用「業精六藝 才備九能」來描述他生平所能。何謂六藝?《周禮》所載六藝是六個學科:禮、樂、射、御、書、數。漢以來的六藝亦指六經,即詩、書、禮、樂、易、春秋。何謂九能?《詩.鄘風.定之方中》說,「建邦能命龜,田能施命,作器能銘,使能造命,升高能賦,師旅能誓,山川能說,喪紀能誄,祭祀能語,君子能此九者,可謂有德音,可以為大夫。」當然,後世的六藝九能,多是泛指才藝卓越。此八字評價饒公,並無過譽之嫌。我所感慨的只是饒公人到四十時,擁有的那一份心志。

人生四十,歷練半生。世態冷暖,歲月蹉跎,看在眼裡,嚼到嘴裡,落在心上,都只如清茶一杯。少了疑惑,多了篤定;少了狂妄,多了冷凝,少了熱血,多了沉思。對自我,對社會,對職業,對親人,對友誼,都有了更為中肯的認知。於是乎,隨波逐流的大多數,看看飯桌上圍成一圈的家人,父母顫巍老邁,兒女天真爛漫,肩上的擔子不覺又重了幾斤。除了安分守己,死死盯住眼前所有,似乎再無其他出路。

還有一種人,發覺光陰催人老,刀刀致命傷,便要充分釋放天性中的佔有慾,貪官多是如此,仕途上更大抱負的實現幾近渺茫,不如把手中過期失效的權力,最大化的變現。有統計數據就證實,落馬官員貪污受賄金額最大的階段,便是四十歲到五十歲之間的十年。固然,大多數為官的人是到了四十歲,才開始握有貨真價實的權力,但驅動內心貪慾膨脹的,恐怕還是人到中年的危機感。

還有一種少之又少,堪稱人中龍鳳的,便是在四十歲之後仍然雄心不減,壯志依舊。譬如以畫蝦享譽四海的白石老人,寫出《西遊記》的吳承恩,漢高祖劉邦,美國總統林肯......這份名單再列下去會很長很長,饒宗頤先生當然也名列其中。時值2013年,已譽滿天下的饒宗頤,在望百之齡接受《南方周末》採訪時,回望一生筆墨,他坦言最喜歡的句子,便是萬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彼時的他給出這樣的註解:不磨就是不朽。立德,立功,立名,都要不朽。中流猶言在水中央、大潮之中,自在則是獨立精神。

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世,與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陳寅恪鐫刻在王國維墓碑上的句子,九十年來一直是中國學人至高至上的追求。其間,幾多沉沉浮浮,幾多風波煙塵,更有幾多前赴後繼者,為之飛蛾撲火破繭成蝶。

真學人之見解,殊途同歸;真智者之所見,須我輩銘記。

不唯此,不足以悼大師。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