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身殘志堅 再生勇士努力過大學生活

2018-03-21
■「IDEA Campaign」是城大每年重點支援SEN的活動。■「IDEA Campaign」是城大每年重點支援SEN的活動。

終生需要輪椅代步、又或者每星期要花兩天忍受洗腎的痛楚,對健全的人來說是難以想像。但「十大再生勇士」謝添欣及首年投入大學生活的黃雋賢兩位城大學生卻身殘志堅,努力過茈膨`大學生的生活。他們相信,高低起跌的人生反而令他們活得比一般人更精彩。■ 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陳添浚

謝添欣:課堂知識引導反思傷健權利

患有先天大腦麻痹症、曾獲「十大再生勇士」的謝添欣自小需要輪椅代步,但她埋頭苦讀,終圓大學夢,考入城市大學社會學系。對於普通行動自如的大學生,住宿舍、參加大學不同課外活動、結交新朋友是正常不過的事,但對於像謝添欣這樣的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生卻不是如此簡單。輪椅能否正常進出宿舍?其他同學會嫌麻煩不願意和SEN學生做project嗎?

「以前在特殊學校,萬一出了狀況,例如滑倒,立即會有很多姑娘過來幫你,但現在起居飲食還有學習都只能倚靠自己。而且每一科都有新同學、新的上課地點,無論是能否無障礙地去到上課地點,還是能否和同學合作得來,每次都令我很緊張。」謝添欣說。

不製造麻煩取同學信任

她漸漸摸索出與其他同學的相處之道:「秘訣在於做好本分,和別人合作做小組功課時,不應該交出質量差的課業,不要奉旨別人會因為你是SEN學生就要幫你,別人就自然會願意和你合作。」她又很高興地指,上課期間結交了不少一直保持聯絡、還定時定候約出來見面的朋友。「也有朋友告訴過我,其實普通學生也會很欣賞我們這些SEN同學性格堅毅、有責任心的一面。」

她也感謝校方的住宿支援,「一開始也擔心輪椅過不過到門框、能否安全出入廁所等,最後他們因為我的入住減輕了廁所門的重量,方便我進出。」

藉攝影開眼界

同時間,她積極嘗試不同的新事物,包括攝影,在校方安排下還開辦了首個小型攝影展。她的攝影相片充滿深意,例如一張題為「高山。低谷」、由一個波浪拱頂構成的照片,就讓她反省人生必然有高有低,挫折並不可怕。

此外,攝影也成為了她到不同地方探索的一道大門。「以前用手機影相,去年有朋友送了一部專業相機給我,漸漸對攝影產生興趣,去了很多以往沒有去過的地方拍攝。其實不論是長者、小朋友,還是坐輪椅的行動不便者都應該擁有享受郊遊樂的權利。」不但如此,她還和朋友開設了一個facebook主頁,介紹不同的遠足路線,「例如告訴他們哪個位置有升降機、哪個位置有廁所,為有需要的人介紹更多無障礙資訊,認識世界。」

她指出有機會初到這些未知境域對行動不便人士的意義:「以前也很喜歡出街玩,不過貪圖方便,多數局限於港鐵沿線的大型商場。但這些商場都是一式一樣,而且賣的商品都是名牌,其實很多傷健朋友本身家庭不富有,還可能因為傷健有額外開支,根本負擔不起這些商場的消費水平。如果能夠走遠一點,例如去南生圍、山頂這些偏遠一點的地方,既可以光顧和支持小店,也可以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另外,城市大學也不遺餘力地支援、組織SEN學生參與不同活動融入校園,例如舉辦「城大共融周」,包括重點活動「IDEA Campaign」,提供有關聽障、視障和專注力不足 / 過度活躍症的互動遊戲攤位,讓一般同學也能理解SEN學生。同時亦繼續舉行各種不同的工作坊,包括手語工作坊,點字工作坊,讓同學學習與聾啞人士和視障人士溝通的手法,以及提升同學對自閉人士認識的愛心石工作坊。而謝添欣即使已經到了大學最後一年,還是積極參加了這些活動,如咖啡拉花。「發現就算手部不靈活的同學也能做到,證明我們的確能夠克服身體上的困難。」

課堂知識學以致用

提到自己在課堂學到的知識,謝添欣說她在社會學中學到的不只是硬知識,更重要是它的思維模式。「我開始反思平常事背後的意義、權利關係。因此這讓我想到了傷健人士的性權利。」她解釋:「以往提到爭取傷健人士權益,大抵只會提到無障礙設施、就業機會。外面很多人會說自己都照顧不了,還談什麼追求愛情、情慾?但我卻開始反思這個『平常』道理。難道傷健人士就沒有愛情和性需要嗎?」因此,她的畢業論文正是圍繞傷健人士的性權利。「其實外國已經有不少相關的政策,有些還會提供津貼,有朝一日我也希望能學以致用,為傷健人士爭取相關權益。」

來到大學最後一個學期,意味蚆簡K欣即將畢業投身社會。大學期間她有機會擔任議員助理實習生,期望畢業後能繼續做人本服務的工作如非政府組織(NGOs),服務群眾、舉辦推動社會發展的活動。「實習時接觸了很多街坊、社區。以前街坊可能覺得我們這些傷健人士只會謀取社會福利,對社會沒有貢獻。擔任議員助理可以讓我有機會證明自己不是謀福利沒貢獻,反之我還可以幫小市民反映他們的需求,甚至組織社區網絡。」

至於長遠如何消除對傷健人士或SEN同學的偏見,謝添欣說這不止要從硬件上入手,還要從思想上。「小朋友童言無忌,可能會對傷健人士說出無禮的話,例如好奇我為何坐輪椅而不自己走路。以前可能會覺得很委屈,但現在我反而會選擇更加要藉茬o個機會直接向小朋友解釋,希望香港人真正可以從小在思維上就擁有共融性的理念。」

她又勉勵一些新的SEN同學盡快拋開負面情緒。「其實負面情緒所有傷健人士也經歷過。以前我五六歲還是坐BB車時,也有很多人冷言冷語,但後來發現,其實自己不是情況最差的,比自己差的大有人在,但他們也能很樂觀積極地面對生活,而且學業成績非常好,互相勉勵讓我大受鼓舞。」

黃雋賢:想克服腎衰竭完成學位

本來考入大學是值得慶祝的事,但晴天霹靂,上年8月時剛獲取錄入讀機械及生物醫學工程學系的黃雋賢(Elton)在一連串身體不適後,被確認患上腎衰竭,每星期有2天需要洗腎,每次洗腎歷時半天來維繫生命,只能默默等待有一天會有合適的腎臟進行器官移植手術。「洗腎的次數愈多,風險就愈高。而且器官輪候的隊伍很長,它是一個封閉系統,不會告訴你排第幾。」他解釋:「而且洗腎一開始確實很辛苦,心跳加快,血壓急升,還經常抽筋。」

以前思想較為負面、處事軟弱的他,到經歷當下重大難關時,他卻決定鼓起勇氣面對,加上其他朋友及SEN同學的支持,他很快就決定要樂觀面對病情。「一方面看到其他SEN同學積極面對人生多年,深信自己也能做到。另一方面我也開始明白這是一個很獨特的體驗,不是人人都有機會面對,我將它視之為一種鍛煉,一種面對逆境的考驗。都捱過了這麼多次洗腎,更加不能半途而廢。」

突如其來的疾病,也讓他明白到時間的可貴,「以前可能把時間很輕易『hea』掉,但現在每一分一秒都要把握,因為比別人落後了,就要付出更大努力追趕。」

努力讀書冀回饋社會

因為這份決心,他在第一個學期除了認識到一群SEN新朋友外,還取得了接近3.5的GPA成績。除此之外,他還把握有限的光陰,探索其他新的知識。「不止是和我主修相關的工程學,我還看了一些心理學、哲學書本。看到柏拉圖《理想國》中人格的美好、眾人為社會無私奉獻。這讓我不禁詰問,為什麼現在很多人不能接納、包容有需要的人呢?」

對於接下來大學生活的期望,他指目標是完成這個學士學位課程。「可能在別人眼中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目標,但對我來說,因為健康問題,要達成這個目標卻不是理所當然。」

最後他透露,現在他的病情尚算穩定,每天只能進食非常清淡的食物。如果將來有機會痊癒,他希望可以投身生物醫學界。「我正在修讀相關的知識,加上我本身個人的疾病經歷,希望將來有機會回饋,幫助和我有類似經歷的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