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娛樂 > 正文

當年為成家退出雛鳳 謝雪心認傷透「任白」心

2018-07-01
■心姐(右)透露任姐的離世確實對仙姐造成很大打擊。■心姐(右)透露任姐的離世確實對仙姐造成很大打擊。

香港文匯報訊 謝雪心(心姐)早前接受電台訪問。談到11歲的她在一次籌款演出獲任劍輝(任姐)及白雪仙(仙姐)賞識, 成為她們的門徒及加入她們所組織的雛鳳鳴劇團。節目中, 她直認曾為組織家庭而退出雛鳳,因而傷透「任白」二人的心。

謝雪心自小因體弱而習泳,故曾加入泳隊, 而丈夫就正正是在泳隊結識。心姐在節目中直言結識丈夫不久後便自覺到適婚年齡, 所以毅然結婚,退出雛鳳鳴劇團。對此,她自知愧對「任白」 用心的栽培:「那時我從沒掙扎,我覺得我是要退出的, 因為那個年代真的是有事業便沒有家庭,所以就專心做家庭主婦。那個年代的粉絲並不會希望自己 (偶像) 結婚、拍拖,所以我算是挺逆水而行,是困難的, 但我覺得無理由結了婚就不能做戲,到結了婚,我又會想生小孩的事。所以經過六年的時間, 做完我那個階段該做的事,我就再出來工作了。 我回來時第一時間跟任姐、仙姐說『我會再出來演出了』, 然後任姐看茈P姐既不是說『Yes』,亦不是說『No』, 而是說『我們的心願也總算了結了』,當時我真的不知怎算好,原來自己毅然退出都傷害得她們挺深。 雖然她們栽培得我不算是成材,但起碼是有起色,外面的觀眾也是受落,所以她們會覺得可惜。」

任劍輝1989年病逝,仙姐及後分別成立任白慈善基金會及舉辦籌款晚會紀念任姐。對此, 心姐透露任姐的離世確實對仙姐造成很大打擊:「任姐走了,仙姐一定會傷心,雖然當時我們的年紀都算輕,但都會明白。任姐以前經常唱《火網梵宮十四年》的一句『有今生唧,邊處仲有來世丫,唉』,那時我只當這句是曲那樣練, 但後來是深深體會到這一點。而且看到仙姐,我就知道哭不是最傷心,哭都哭不出來就能體會到撕心裂肺,這個狀況維持了真的很久,是你們想不到的那麼久。有時我們會去仙姐的家,她會在自己的房間裡獨自唱歌,我相信那種感覺就像是她與任姐在聊天一樣。她有慢慢好起來,但釋懷的時間並不短。那時有很多人陪她到處玩、疼愛她,開開心心的,但她一有時間靜下來還是會不舒服。」

轉做文武生療喪「親」之痛

而對心姐而言,任姐的離世是雙重打擊,因為她父親的離世只與任姐離世差一年。故此, 她便決意轉當文武生,將傷痛投放在任姐的舞台藝術之中:「曾經我回來做戲的時候,習慣了任姐和爸爸坐在觀眾席的某個位置,一看,看不見,唉!雖然觀眾會拍手掌,但他們愈拍,我個心就愈痛,任姐和爸爸都看不到,那拍手掌為了什麼呢? 所以我曾一度不想演戲,但回心一想就覺得任姐及爸爸都不會想我不演戲,這樣會浪費了任姐的栽培,於是我1992年就轉做文武生。加上,那時我是中性的訓練,我的底功沒分是男是女,我又耳濡目染任姐的言行舉止,小至日常生活,大至舞台,全都印在腦海裡,所以我就想將她的舞台藝術以及我痛的心投放在這裡。」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