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大憨法師 心以物顯 用繪畫釋佛法精神

2018-08-14
■大憨法師將佛、藝結合而創作。■大憨法師將佛、藝結合而創作。

近日,德清佛教協會會長、隱居修行於浙北德清高峰禪寺的大憨法師首次內地大規模個展《心以物顯 物以心觀》在上海Harmony Art Gallery尚藝畫廊正式開展。據悉,這是繼2017年英國摩爾美術館特展後,其三十餘年藝術生涯最為全面的梳理與闡述,其中包括最具代表性的中藥系列、空象系列和無相系列三組作品。■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王莉

大憨法師表示,自從接觸佛法,進入佛門以來,就力圖以繪畫的形式,來詮釋佛教之真諦,以繪畫的方式來弘揚佛法真精神的大心之用。他希望觀眾能從這些畫中看到彩色和圖案,也能看到自己和遠方。

以中藥入畫 向傳統致敬

據介紹,自2006年起,大憨法師因緣際會開始了以中藥材、中藥汁、古樹枯木、花果種子等取之於天地間生態材質為主要媒介的嘗試。通過灼燒、浸染、潑灑、煙熏混以風乾、霉變、雨淋等創作手法,營造出自然肌理與人工雕琢同在一個畫面語境中的效果。本次展覽中,這類中庸典雅的中藥系列作品頗受關注。

糊茷轡、皮紙層層疊加後用中藥材熬製的墨汁渲染出書畫印跡的《井.黃帝內經》,是這一系列作品的開端,前後實驗了三年多時間才最終完成,延續茯蛫龠Е峈滌t色與書法、拼貼等創作形式,畫面中夾雜的霉變肌理,不經意透露出歲月流淌的痕跡。融合傳統中藥典籍藥材搭配精要於畫面的《藏象.本草綱目之一》、《傷寒雜病論-春》和《傷寒雜病論-冬》講求作品本身的靈魂和功能。另外,集哲學、科學、社會學於一體的五行系列《金木水火土-火》和《金木水火土-土》則從某種意義上表達了對漢代人豐富而有序的審美意象的致敬。

新生代代表性獨立策展人、藝術批評家朱其評價,「中藥系列」是一個最為大膽的繪畫實驗,將大量的中藥、金粉等現成材料作為繪畫的主要形式。總體上,這仍在佛教有關色相的視覺下,基底是各種反自然的對比色,草藥構成一種自然主義形狀,但被罩在與基底形成反差的對比色調中,顯得極為不真實的美麗而虛幻。

佛法可及之境

他認為,佛法的本質是透過現象看本質,所有的一切現象都是假象,都是暫時的、無常的。藝術無法抵達的,佛法可以。展覽中的無相系列就是他在修行佛法中對「空性」體悟的例證,此次展覽特別挑選出跨越 2015至2017 年的三件代表作進行展出,這一系列作品也曾遠渡英倫,在摩爾美術館與觀眾首度見面。

朱其認為,佛教的「色相」與西方的「實像」的關係可作為對大憨法師繪畫的一個分析視角。他繪畫軌跡的演變,可看作一種由西畫的「像」進入佛教的「相」的切換。西方圖像意義上的「像」,指由物象結構和顏色組成的實體形象,但佛教的「相」一詞則不包含物質性的形象結構,主要指色的因素。

據介紹,在每一次的創作中,他都會讓自己進入到畫空的境界,此時浮現出的未經調和的色彩、肆意靈動的筆觸,熒光色所賦予的宗教感和神秘感都是他所營造的禪境世界,是他對佛法特有的詮釋。他說,藝術的本質是對自由的渴望,而佛法是對真理的追求和證實,兩者不相違背且相輔相成。而他的作品,正是對藝術追求和精神信仰的殊途同歸。

開山造路 建寺十年

大憨法師自幼習畫,16 歲拜師學藝,22 歲考入華東師範大學藝術系油畫專業,畢業後任教於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建築系,後與佛結緣,2005年來到浙北德清高峰禪寺,歷經長達十一年的翻修,這座有茪@千六百年歷史的古寺在原遺址上重獲新生。

從開山鑿路、打井取水到修繕屋宇、繪製壁畫,一磚一瓦,眾弟子在他的帶領下,自耕自種,自給自足,修行勞作,兩不相誤。大憨法師說,如今所看到高峰寺中的每一塊磚,他們都曾搬過。當年山中建寺,並不容易,建材只能運到車能開到的地方,剩下的需要依靠人力。因此寺裡每一塊磚瓦木石的最後一公里,都經僧人之手搬運。

如今的高峰禪寺,雖已不復宋元時期山棲林巢、草衣木食的光景,也不是明清時期的殿宇巍峨、金碧絢爛的大叢林規模。但卻成為了一座帶茪捄M意趣的質樸叢林,寺院依山勢而築,上下有幾百米的落差。依序錯落的殿堂,與山林相融,樸素天然。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