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溫故知新】蘇軾再遊赤壁 似豁達實惶恐

2018-10-10
■蘇軾被貶黃州後,寫下《後赤壁賦》等名篇。圖為黃岡蘇東坡紀念館的蘇軾像。 資料圖片■蘇軾被貶黃州後,寫下《後赤壁賦》等名篇。圖為黃岡蘇東坡紀念館的蘇軾像。 資料圖片

上一回提到被貶黃州後的蘇軾於7月時出遊赤壁,以清風明月相伴,客人與酒相隨,排解苦楚,看似豁達,但內心仍是誠惶誠恐。3個月後,《後赤壁賦》正好反映出這種精神狀態。

當時已是深秋時節,「霜露既降,木葉盡脫」,為全篇定下了蕭瑟的氛圍,但無損他和友人一起出遊的雅興,於是他們「顧而樂之,行歌相答」,如此良辰豈可無酒無餚呢?他們各自為這個夜宴張羅,蘇軾的賢內助早準備,「『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時之需。』於是攜酒與魚,復遊於赤壁之下。」他們又踏上夜遊赤壁之路。

這次的夜遊和首次所見之景色大有不同。不再是「清風徐來,水波不興」,不再是「白露橫江,水光接天」,取而代之的是「江流有聲,斷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元代虞集《道園學古錄》:「坡公《前赤壁賦》已曲盡其妙,後賦尤精。於體物如『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皆天然句法。」蘇軾的筆法之精躍現於紙上,書寫同一景地,卻能予人耳目一新的感覺,可見其高明之處。看見此情此景,他不禁感嘆︰「而江山不可復識矣。」

蘇軾這一回更加走到赤壁之上,「攝衣而上,履巉巖,披蒙茸,踞虎豹,登虯龍,攀棲鶻之危巢,俯馮夷之幽宮」,登上赤壁之時,友人並沒有相隨,看似是「不能從焉」,但這卻是東坡的內心寫照。

被貶鬖{之後,雖然有不少的友人作伴,但真心能了解他的人又有幾何呢?他內心的情懷又有誰能夠跟從呢?他自己一人在高山之上長嘯,回應的也只是大自然罷了,想到這處,不禁「悄然而悲,肅然而恐」,他悲的是自己落難的處景,恐的是想到小人對自己的讒害,險些喪命。「凜乎其不可留也」,不可留的是此處赤壁?是被貶之地黃州?抑或是遠處的廟堂呢?相信蘇軾的內心已然有了答案。

孤鶴飛過 內心孤獨

蘇軾內心恐懼,重回到小舟之上,任意地在江中飄流,突然又看見一隻孤鶴「橫江東來,翅如車輪,玄裳縞衣,戛然長鳴」。鶴自古在文學作品中都有獨特的地位,《詩經.小雅》:「鶴鳴於九皋,聲聞於天。」這裡蘇軾頗有自況的意味,認為自己雖然被貶,卻是具有高尚品德的賢能之士,在濁流之中仍能修身潔行,而且頗有時譽。鶴的習性一般都是群居,但此次只見一隻,其實反映出自己的孤獨的內心狀態。

「孤鶴」的作用還為下文作出鋪墊。當晚歸家之後,蘇子便「夢一道士,羽衣蹁躚,過臨皋之下」,詢問他在赤壁之處是否感到快樂。他對於夢中道士的問題,並沒有直接的回答,反問道士從何而來。

蘇軾的自問自答,是他內心的反映。「孤鶴」、「道士」和他,是三為一體的。近代沈石民《三蘇文評注讀本》:「飄脫之至。前賦所謂馮虛御風,羽化登仙者,此文似之。」《前赤壁賦》的精神,在《後赤壁賦》中得到了昇華。「孤鶴」、「道士」頗有出世的意味,他在被貶之後開始思索自己是否應退隱下來。當他醒來之時,馬上「開戶視之」,卻「不見其處。」看不見的,除了是道士外,更加是自己人生未來路向。

不少人認為無論是藝術手法或是情感之上,《前赤壁賦》比《後赤壁賦》更為精彩。《後赤壁賦》的自問自答,有一股淡然坦然的灑脫,是《前赤壁賦》的主客對答無法比擬的。蘇軾此時此刻的心態縱有不安,但比起之前也更加從容。至於我們常言蘇軾的豁達大度,我們將在《念奴嬌.赤壁懷古》中和大家一起探討。■心台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