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文山字水樂春風】雍正討厭朋黨:「朕必誅之」

2018-10-10

相信很多老師和同學都曾看過宋朝歐陽修所寫的《朋黨論》,這篇作品或收錄於初中的教科書,或列作輔助篇章,是一篇很典型的議論文教材。

此文有論點、有論證,內容有條理,又舉出史實為證,最後能歸納出結論,的確是學習議論文寫作的一個樣本。不過,有人卻認為「設修(歐陽修)在今日而為此論,朕必誅之以正其惑世之罪」,即是要治他妖言惑眾之死罪。

覺得歐陽修的《朋黨論》為邪說的,正是清朝的雍正皇帝。他甚至洋洋乎親書一篇《御製朋黨論》來駁斥歐陽修,更要求諸王貝勒、滿漢大臣皆要「洗心滌慮,詳玩熟體」,就是要靜心細讀此文。

君子有知交 小人冇朋友

歐陽修寫《朋黨論》時,正是北宋慶曆年間,朝廷因新政的推行而造成政治的紛爭,大臣們分成黨派,互相傾軋,國事反受窒礙,新政只推行一年多就結束。

歐陽修有見及此,遂為此文,一開始就說到:「君子與君子以同道為朋,小人與小人以同利為朋,此自然之理」,不足為奇,因「朋黨之說,自古有之」。最重要的是:為人君者,要識分辨君子和小人而已。

歐陽修看來,君子之交是「真朋」,因他們以同道為朋,「所守者道義,所行者忠信,所惜者名節」,以這個胸襟,無論修身、事國,都能「同心而共濟」。

小人之交呢?是「偽朋」。因他們以同利為朋,「所好者利祿也,所貪者財貨也」。當其同享利益時,可「暫相黨引以為朋」;及利盡,甚至可能互相賊害,兄弟親戚,也可能出賣。那就是指小人們因貪利而聚,利散人也散。

故此,歐陽修歸納出一個結論:「小人無朋。」

他列舉了歷代史實,證明若君主能分辨清楚君子與小人,則天下興;若不能分辨和選用,禍患弊端就出現。他舉出三個正面、三個反面的史實,論證了「當退小人之偽朋,用君子之真朋,則天下治矣」,而黨爭也可息止。

我們看到:歐陽修為此文非為一己私利,而是為了慶曆新政和國家的興亡,但雍正對他的論點極為不滿,直指:「君子無朋,惟小人有之!」

清康熙年間,為爭儲位,造成「九王奪嫡」的局面。各皇子互相傾軋,或結集勢力。其中以皇八子胤瓥怉鄏炮R人心,最得人和,有「八賢王」之稱,勢力也最大,甚至很多官員聯名推舉他接受太子封號。

所以,當雍正坐上皇位,自然要清除這心腹大患,將「八爺黨」連根拔起,遂於雍正二年七月,趁茷C海之亂平定,更是大振君威之時,遂發佈親書的《御製朋黨論》,革除朋黨之風。

他先借康熙在世時,已經常告誡臣下不要搞朋黨,但有些人不能上體聖祖心意,往往分門別派,各擁親信,互相傾軋排擠。他在藩邸時,就以獨立不群為榮,以建立朋黨為恥。

當然,他為皇子時滿口佛道,自稱不貪榮華富貴,只講孝道與清修,博取父皇康熙歡心。那麼他豢養那麼多謀士刺客(江湖傳說中的「血滴子」)又意欲何為?但在此不論了。

公事應公正 不可分門戶

他認為「朋友」雖為五倫之一,但人與人之間的往來,只可存在日常生活,至於朝廷的公事,應該保持公正,不可稍微涉及黨派之私。而君臣之間,定要一德一心、好惡相同、是非分明,萬不可存門戶之見。

他推論出,君臣之分,有如天尊地卑,「為人臣者,義當惟知有君......而能與君同好惡。」否則,就是「尊卑之分逆,則皆朋黨之習為之害」。

他指斥歐陽修說的「君子以同道為朋」是「罔上行私,安得謂道?修之所謂道,亦小人之道耳......而小人之為朋者皆得假同道之名,以濟其同利之實」。因有人可說自己是君子而謀私利。

《御製朋黨論》所要表達的思想,主要是想將康熙以來流行的朋黨習氣徹底清除,以打擊胤齱B胤禔等之黨羽。跟蚖〝臣下心中只能有君,絕對忠於君上,而不能擾亂君上權力的施行。

以雍正他的君主的立場,和封建的邏輯,一切的朋黨皆違背了君臣大義,和臣下事君之道,只會擾亂君主權力的執行,實罪大惡極。

所以,君子也不應有朋。那麼歐陽修之觀點就有可誅之罪。跟荂A他就可順理成章地去收拾政敵了。■雨亭

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