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世界級」樂團朝聖的不同感受

2018-12-29

前後四天在兩個香港旗艦級音樂廳聽了兩場堪稱「世界級」樂團的音樂會,分別由來自意大利具有深厚傳統的羅馬聖切契利亞管弦樂團(Orchestra dell'Accademia Nazionale di Santa Cecilia - Roma),和兩年前已慶祝成立五十周年,來自匈牙利的高大宜弦樂四重奏(Kodaly Quartet),都是在國際樂壇上具有不墮聲名與地位的世界級名團。

這兩個團都具有悠久歷史。「聖切契利亞」成軍於1908年,今年剛是110年的慶典年,「高大宜」則於1966年成立,兩個樂團過往都錄製有大量錄音,這些錄音亦為兩個樂團在國際間建立崇高聲譽,香港兩場演出也就吸引了很多朝聖者。 文:周凡夫

就兩個樂團的錄音而言,仍能一直保持荂u傳統」的風格,不會「加油添醋」,不會過分誇張炫技,特別是處理古典樂派的作品,不會為迎合潮流而將樂曲變身為浪漫樂派。更巧合的是「聖切契利亞」第一場全俄羅斯作品,筆者聽第二場,則是貝多芬寫於1800至1808年間的三首樂曲;而「高大宜」所奏三首弦樂四重奏,則全是維也納樂派,奠下弦樂四重奏這種演奏形式的海頓、莫扎特和貝多芬的樂曲。於是這兩場聽的都是誕生於維也納,1784年至1808年間的音樂,但卻都是來自非德奧地區的樂團演出,亦可說是很湊巧了。

追求「美聲」精準平衡

這兩個「維也納以外」的樂團,同時都具有相同的「老派」特質,每一個樂句、每一個和弦,都追求精準平衡。在帕帕諾爵士(Sir A. Pappano)棒下的「聖切契利亞」演奏的「貝二」和「貝五」兩首交響曲,是完全在十足掌控下的規範式演奏。儘管「貝二」和「貝五」可視之為「古典」和「浪漫」兩個不同時期(風格)的音樂,但那畢竟亦是前後相差只有六年(1802和1808年)的作品。當晚的「貝五」處理,也就顯得較為自制,最明顯的是第三樂章進入第四樂章時的爆發性和弦,便沒有「放任」所帶來的激情,仍是採用層層推進、直到結束前的大凱旋高潮時才「發力」,將樂曲推上全晚的最強音來結束。但雖如此,那種最強音仍然是很有制約性的。

至於去年剛與柏林愛樂樂團來過香港的韓國青年鋼琴家趙成珍(24歲),今回與「聖切契利亞」演奏貝多芬「第三鋼協」,第一樂章樂團悠長的引子後,趙成珍奏出來的琴音,即讓人有「耳前一亮」之感,那種「亮」並非奪目光彩,而是圓潤明亮卻不過分的音色,這種聽來並無刻意雕琢,但卻充滿美感的樂音,在第二樂章的華彩樂段仍然保持。聽眾聽到的是明麗的美聲、快速的跑句,更是「珠落玉盤」的典範寫照。映照之下,不難見出「聖切契利亞」的貝多芬交響曲也好、協奏曲也好,同樣在追求有如意大利歌劇美聲唱法(Bel Canto)的「美聲」效果。這其實亦正是古典甚至早期浪漫時期講求平衡、均衡美感的風格,當然,「美」的標準與要求,仍總會隨荇犮N而變化,「聖切契利亞」的美聲,要展示的更是較為內斂的詩情,多於外在的激情感染,這亦當是有好些「朝聖者」未能有滿足感的原因。

美學跟循傳統做法

同時,樂團的樂器擺位,可說仍堅持「老派」方式,不僅將第一、二提琴分置指揮左右,大提琴在指揮的左前方,低音提琴則在左後排,當晚唯一的打擊樂器定音鼓,亦置於偏向右側;「貝五」的法國號與長號、小號則分置後邊的右側與左側,從樂團的宣傳照片可以印證,這亦是樂團在羅馬「基地」演出時的擺位方式,搬到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筆者在堂座略有點右傾的位置聽來,定音鼓便時有「突出」感覺,這相信與場地關係較大。

同樣地,高大宜四重奏的表現,除了在美學上仍跟循荈Е峈滌答k,亦和場地有點關係。弦樂四重奏的形式安排在大會堂音樂廳超過一千座位的空間演奏,儘管場館的音響傳聲效果敏銳,但較後座位聽來音量仍難免會消減了。奈何如改到四百多座位的劇院,感覺親密了,音色卻難免受影響;加上四百多座位只演一場,又難滿足「市場要求」,確是「兩難問題」。不過,這次「高大宜」的「老派」風格演奏,海頓的G大調作品77,四個樂章都有不同的特點,首樂章的輕巧和跳弓,慢板大提琴主導的優美,都是預期的,但急板的第三樂章小步舞曲和終曲,仍然奏得頗有節奏性,並無澎湃的激情,全曲也就保持荇c廷式的、自制性的活力風格。

接茞鬗蒟S的降B大調第十七K.458《狩獵》的動力感和張力感相對加強了,尤其是終章那種開心快樂的歡樂性,很典型的莫扎特式樂音,但奏來還是很平衡的美聲追求;下半場貝多芬的E小調作品59之第二首《拉祖莫夫斯基》,這種「美聲」均衡的處理沒變,但四個樂章的對比性已較強,首尾兩個樂章奏出了激情,終章更有點戲劇性,第二樂章慢板,更是將弦樂器的柔美奏出了極致,全曲基本上保持荍▼讀漪學風格。

然而,四位弦樂手追求四重奏有如一體的美學風格,在服飾上沒有採用傳統標準的演出服,那並不是問題,問題在於四位弦樂手的演出服飾,除了都是黑皮鞋、黑長褲外,上衣都各有不同,一提和大提琴手雖然都是黑色上衣,但一提的衣袖卻有繡上袖口紋飾,二提的衣領和紐扣紐門剪裁更不一樣,中提琴手的上衣在燈光下所見則是淡綠色,演出服的明顯差異,應不會影響音樂的演出質素,但那卻是形象上的大問題呀!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