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由《I Sick Leave Tomorrow》推敲本地商業劇場的未來

2018-12-29

香港商業劇場,由千禧之初詹瑞文《男人之虎》、W創作社《攣到爆》等以喜劇掛帥的演出算起,來到近年神戲劇團以翻譯劇招徠,確行了一段不短的路,但以喜劇、明星、鋪天蓋地宣傳吸引觀眾的行銷策略是否走到了盡頭?

舞台劇在觀眾眼中已不是新鮮事,加上近年引進香港的表演藝術日趨多元,音樂劇、馬戲、露天音樂會,選擇愈來愈多。香港戲劇業界可有對策?十一月初在灣仔香港藝術中心麥高利小劇場上演的十四場《I Sick Leave Tomorrow》可能見到一些端倪。

題材是上班族最貼身的「請病假」,演員包括非常有觀眾緣的韋羅莎,及早前在《夕陽戰士》已合作過的資深演員張銘耀、邱頌偉。三位演員在香港最親密的劇場空間麥高利,要打動觀眾自然是手到拿來。《I》劇以喜劇為基礎,輔以錄像,並特別注重與現場觀眾互動。雖然這非《I》劇獨有,但是此劇的確是特別茩姣P觀眾互動,無論在劇場內或劇場外。

讓觀眾成為同夥

此劇開演之前先有同名小說在網上平台連載,觀眾購票亦不經城市售票網等售票渠道,而是到《I》劇專頁下單。觀眾一旦進入專頁便已參與角色扮演,專頁的admin自稱為HR(Human Resources),而觀眾來看戲則被暱稱為「請病假」,意味蚖掑U由打算訂票的一刻即進入了演出範圍。只有這些的話,還不過是一個玩噱頭行銷策略,《I》劇將這意念玩得更徹底,觀眾收到的入場部A其中一面是張工時卡,觀劇時要先在劇場門外的卡鐘打卡,所以遲入場的話會記錄了遲到的時間,入場的觀眾要join劇中公司的WhatsApp群組,劇中演員都在裡頭,演出時群組的對話會投影到台上。到最後,觀眾在群組的留言會成為演出的一部分。

笑也要講求深度

《I》由一個商場推廣項目引起的公關災難開始,三個主角合力擺平之後卻沒有得到公司肯定。「明天請病假」是喘息也是消極的反抗。戲去到中段,暫時離開辦公室劇情,插入演Master Class,教觀眾扮病請假的演技,病假前和病假後需要運用不同的演技,又請觀眾落場實踐。現場氣氛由此被炒熱,觀眾和演出的關係更緊密。回歸辦公室劇情,至後段三位主角不合理地被調至行將遣散的部門。Sick Leave,在廣東腔英文,很容易被讀成sick live,可指向討厭生活,或病態生活。至此,《I Sick Leave Tomorrow》的解讀層次漸現,扮病放假,因討厭生活。討厭,因為生活是病態的。最後,有人選擇離開。雖然不一定能離開病態的生活,但最少向「識Live」 (Sick Leave諧音)--懂得生活,行近了一步。

將好感帶回家

到這裡,個劇似乎是結束了。但整個表演的Part Two才開始。三位演員出來,請觀眾在WhatsApp群組羅列出一堆奇怪的請病假理由,再選出其中最有趣的,和多名觀眾一起現場演繹用這個理由請病假。筆者看的一場,剛好有任職HR的觀眾,HR的角色由她演繹。至此,整晚節目的氣氛和投入度飆升至最高點。現場觀眾樂不可支。另一氣氛高位是,全場合唱由容祖兒《心淡》改編的《I心淡Tomorrow》。散場時,觀眾統統笑蚋鰶}。冷不防,出口有人提醒「收工打卡」,觀眾排隊打卡同時會收到一封信。信封面叫大家回家才拆閱。

打開信封裡面是一封手寫信,開解各位觀眾:請病假不是沒有責任心,而是人需要在瘋狂的工作之中抽離。信中更留下劇中「負能量信箱」的電郵地址,觀眾若有不快,可去信求助或抒發,《I》劇團隊會回信。如觀眾願意,有關問題和回覆經化名及調整後,會在該劇的專頁分享,以幫助遇上類似困難的人。同時,十場演出開設的十個群組,在截稿前依然有互動。

《I》門票一律三百六十元,以麥哥利的演出計,絕不便宜。但觀眾由訂票至散場後一直被重視被寵愛的體驗,應該從未在其他香港商業劇場感受過。香港商業劇場的未來,可能會是情感分享的時代。每個劇團或製作單位的動員力,將左右他們的發展。 文:Pianda

圖:Pianda、ISLT提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