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昨日紀】孫大聖--鐵嘴孫紹振

2019-01-28

陶 然

已經記不清什麼時候認識孫紹振了,印象中很久了。那年,1991年吧,我應福建作家協會之邀,前往福州;本來舒婷聽說,擬從廈門鼓浪嶼前去會合,豈知有關人士擔心她一去,會成為中心人物,奪去光彩,所以她就吩咐好友孫紹振代為照料。孫紹振果然領命,趕到酒店看我,並且打電話通知他太太,說今晚陪陶然,不回去了。他還開玩笑說,陶然是男的,要不要他跟妳講幾句?大概是以資證明的意思吧?

我知道他忙,竟然跑來陪我,雖然是舒婷的面子,但我還是由衷感激他的仗義。

孫紹振當然早聞其大名,在朦朧詩論戰中,他支持朦朧詩的論文《新的美學原則在崛起》,標誌蚋a朧詩從此得到廣泛的認可。

他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曾應當時還在司徒拔道的嶺南學院之邀,到香港客座。那時,我曾跟他一起混,有一次,跟他壓馬路,聊起他舊同事古劍,不知說起什麼事,他叫我打電話給古劍,對虒傿岩L直嚷,老哥我對不起你啦!至於什麼事,我不知道,也沒問。後來,他為他在當時《新晚報》編讀書版的昔日學生吳淮清寫書評,其中也寫了幾篇評我的書的文章。談到書評,他說他也是有原則的,有的人只許說好,不能說缺點,他說,那怎麼寫?碰到這樣的人,不寫算了。

大約是去年還是前年,他應香港教育局之邀來港,似為教科書問題開講座。秦嶺雪設宴請晚飯,我也在場。他還是一貫的伶牙俐齒,讓我想起他另一個綽號:孫鐵嘴。他給《香港文學》的稿件,常常有演講體散文,而且篇幅不短,經人整理,括弧裡常有「熱烈鼓掌」、「歡呼」之類的現場實況轉播,氣氛熱烈;可見其演講功夫了得。當然,除了善於煽動情緒之外,無可置疑的,是他演講內容的深刻。

我還喜歡叫他另一個外號:孫大聖。他姓孫,性格好動,跟孫悟空有得一比。2007年11月,我參加第七屆全國作家代表大會,住在北京飯店,有一天早上,我匆匆穿過大堂時,突然被一個自稱是「五華山道士」的年輕人攔住,伸手就握住我的手,說,你跟我有緣,我才告訴你。他仔細觀察我的面相,然後鄭重地說,我看你有難,這個難不是你自己造成的,而是你的先人留下的。我一驚,問他,那應該怎麼辦?他說,你應該買幾炷香,深夜時埋在窗外面,我再給你唸經,就可以逢凶化吉。我開始有點懷疑,想要擺脫,他握荍琲漱滮ㄘ鞢A喃喃說什麼。我明白他索錢,於是掏出一百元人民幣,可是他不依,說至少要一萬塊錢。這時,我極力想要擺脫,可他緊握不放,忽然我看到孫紹振劉登翰他們正站在不遠處聊天,於是我就往前走,一面說,我的朋友在那裡。他才放開手,我走近他們,那人也跟來,但不敢跟得太貼。我壓低嗓音說,有個人跟來了。紹振立刻四處張望,大聲問道,誰?哪一個?我用眼睛示意。那人大概見勢不好,在外圈徘徊了一會,便溜走了。紹振哼了一聲,什洶音堣s道士!果然是假道士!

孫紹振一出面,果然假道士露出原形,我暗想,你能說他不是孫大聖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