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新聞透視眼 > 正文

普通話自由談:東北腔《流星花園》? 不浪漫不捧場

2019-03-19

感恩一起共事的同事來自大江南北,從哈爾濱一直南下至杭州寧波,再有一水之隔的台灣,當然少不了我們香港的代表。午飯時間討論甚是熱鬧,名副其實是「天南地北」。

前天午飯時大家聊起除了口音外,南北用詞也不盡相同。有同事突然談起曾在整個亞洲捲起風潮的《流星花園》,同事甲說︰「就像道明寺在籃球賽上看到有人在看他,就挑釁地說句『看什麼看啊?』﹙刻意以甜甜膩膩的腔調吐出那個『啊』﹚,在東北路邊攤,有人對看只消『瞧啥?』兩個字搞定﹗」

同事乙立即補充﹕「對啊﹗不到第二句便打起來了﹗」同事甲再來︰「所以有些人就是覺得台灣的男人不夠MAN,說話不夠爽,每句都啊啊喲喲的。」我試探地問了一句︰「如果全東北腔和用詞翻拍《流星花園》,你們會捧場嗎?」大家反應異常一致︰「才不要﹗那很不浪漫呢﹗」

學生不懂「咱們」 上課更專心

教學需要,有時同一事件的新聞,我會找來內地、香港、台灣的報道給學生看,讓他們看看行文用字的風格和特色。初來鶢鴟氶A課上總是叫學生︰「咱們翻開第三頁......」

學生一星期後弱弱地舉起手來,以地道港式普通話問︰「老師,什麼是咱們呢?」

學生覺得有趣,自此專心上課,倒不是因為課堂內容,而是想再找出還有哪些廣東話沒有的用詞。我又何嘗不是在學習當中呢,曾請教同事關於一個學生的背景,對方以其東北口音告訴我︰「這個娃兒的廣東話可溜呢﹗」我這個南方人要幾天才明白「娃兒」和「溜」呢﹗

就這樣,我們都分享茼菑v地區的一些特色詞語。那些「啥」、「咋(怎樣)」、「甭」已經不是什麼了,同事對廣東話的單音節詞也非常好奇︰「衫」、「翼」、「c」等,對他們來說都是新鮮事,但解釋過後又像是那麼的合理。畢竟說到底,大家都是漢語,怎樣變化總有一定共性。

有些人認為,學習漢語需以一種口音用語為「宗」,以此為規範,其他都是不規範,需加以「糾正」,但這有必要嗎?語言多樣性可體驗到不同地區的文化特色,再者有了這樣多樣的語言,才有基礎創作更豐富多樣的文學作品,這樣繽紛卻和諧的世界,不就是我們所嚮往的嗎? ■簡弘毅

香港大學教育學院

博士生

(標題與小題為編者所加)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