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淑梅足跡】為香港找出一個未來

2019-04-16
■張星童博士和淑梅姐合照。    作者提供■張星童博士和淑梅姐合照。 作者提供

車淑梅

上月英國經濟學人智庫公佈全球生活指數最高地方,在133個城市當中香港與巴黎及新加坡名列前茅。香港 人痛苦在樓房愈買愈貴、人們愈住愈細 。民間智庫「博匯」召集人、著名城市設計師張量童博士直指這是因為香港選錯了新機場的位置......

張博士回想他的博士論文主題就是新機場應該放在哪裡?「我的意見和胡應湘先生是一致的,新機場應該放在東博寮海峽,即時香港島與大嶼山中間的位置,但,早期港英政府根本不想香港有新機場,隨便選了赤P角作研究,出來的結果當然就是非常遙遠,地質不好,若要搞機場便要興建很多橋樑和道路並不划算,不起也罷,一心用到啟德機場爆便算了!可到最後,赤P角還是變成我們的新機場。」

新機場由98年開始啟用至今,張博士依然耿耿於懷,「如果當年選址東博寮海峽,再發展大嶼山北部,填海可供應大量土地興建住宅,可惜現在機場放在赤P角,各方面都受到很大的限制,土地白白浪費了,否則今天的土荒問題便不會這樣嚴重。」

最近政府推出「明日大嶼計劃」,張量童博士表示支持的同時也再拋出他的「海上飛地」概念,就是在香港南部擔竿洲等,屬於珠海管轄的三個小島,在香港珠海雙方作出特別安排下,香港人在那兒擁有土地使用權、香港司法管理權,珠海則得到稅收和地區發展。現在島上1,009人全是漁民,如果要搬遷也很容易。起碼在那兒的建築費比香港便宜三分二,到時可住上二百萬香港人。」

張博士推崇「海上飛地」及用郵輪作為居所的「漂浮城市」概念都是長遠的策略,提到急切的需要,有人提及使用粉嶺高爾夫球場,張博士也有獨特的看法,「我承認高爾夫球場有國際地位和歷史價值,很多重要賽事都在那裡舉行,「那裡有172公頃,但,旁邊有128公頃的丙崗,大部分是荒廢農田;兩地的情況就像是高爾夫球場,有古樹古墓和生態,就好像一個古董小提琴,旁邊沒有什麼生態價值的丙崗就是一個普通的樹林,如果家中要取暖,為何要取小提琴而不用樹林的柴枝呢?而且高爾夫球場只可建低密度住宅,可住萬多人,而丙崗則可住上五萬人。」

張博士的新思維使我想起了困難與出路的兩句話︰困難,困在家中萬事難;出路,出外走走就有路。希望大家多談這些方案,並且讓年輕人參與其中,合力為香港找出一個未來,走出這個困局!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