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名團名家傾情演出 大灣區一日「樂」逍遙

2019-05-11
■香港管弦樂團「古典樂棟篤笑之獨奏家打大交」音樂會「大戰」開始了。攝影:Ka Lam  香港管弦樂團提供■香港管弦樂團「古典樂棟篤笑之獨奏家打大交」音樂會「大戰」開始了。攝影:Ka Lam 香港管弦樂團提供

港珠澳大橋及香港高鐵開通,給大灣區在文化交流上帶來重大變化,區內藝團交流演出在各地政府的積極推動下不斷增加。珠江口兩岸大橋飛架以來,作為愛樂者可於大灣區內一日來回,晚上音樂會後返回原居地的設想亦可輕鬆實現。

近一兩個月間,於穗、澳、港所聽的多場樂隊音樂會上,筆者都遇上了這類「一日樂遊」的愛樂者。 這幾場音樂會共通的特色都是有名家壓陣,加上曲目有特色,再有「識途老馬」帶路配以「美食」,將來大有可能成為大灣區內忙中偷閒的一種生活模式。在此只談其中三場未有讓跨城捧場的愛樂者失望的演出,至於「美食」便留待美食家們去發掘了。

文:周凡夫

澳門首現「克里夫蘭之音」

位列「美國五大」的克里夫蘭管弦樂團,去年樂季慶祝建團百周年,今年在相隔廿一年後重訪亞洲,過香港門不入,卻首次到訪澳門,在澳門文化中心只演一場,果如事前所料,吸引了不少香港愛樂者過大海捧場,這當是名團名家魅力效應。

「克里夫蘭」這次由出任音樂總監第十七個樂季的弗朗茲.威爾瑟-莫斯特(Franz Welser-Most)帶領在澳門演出,以貝多芬《艾格蒙》序曲開場,八分鐘左右的熱身音樂,艾格蒙的英雄形象,在音樂中沒有過分誇張,強弱對比和諧平衡,帶有絲絨般的質感音色,但銅管卻沒有「預期」的輝煌燦爛。

選用《艾格蒙》序曲熱身,當是呼應接茈悗X羅斯鋼琴家丹尼爾.特霍諾夫(Daniil Trifonov)登台和樂團演奏貝多芬寫於同期的第五《皇帝》鋼琴協奏曲。特霍諾夫近年獲過不少獎外,更是2016年《留聲機》雜誌的年度音樂家、「柏林愛樂」的駐團演奏家。去年「紐約愛樂」新樂季揭幕音樂會,是香港管弦樂團現任音樂總監梵志登(Jaap van Zweden)出掌「紐約愛樂」的「登基大典」,特霍諾夫在音樂會中演奏了拉威爾的G大調鋼協,翌晚更演奏了這次帶到澳門來的《皇帝》。

不過,他這次獲邀與「克里夫蘭」隨行,除了因為他是克里夫蘭音樂學院名師巴比揚(Sergei Babayan)的高足,相信還因為他和弗朗茲具有相同的音樂美學理念,那就是追求平衡和諧,不作誇飾的美聲。為此,在《皇帝》中特霍諾夫的鋼琴,即使在終章澎湃的高潮,亦未有出現激情,樂隊亦乏火爆場面,並未有樂迷期待的「帝皇」氣派;但鋼琴與樂隊卻能在弗朗茲的指揮棒下融合為統一和諧的世界。其實,特霍諾夫的演奏,冷靜中帶有細膩層次的色彩變化,沒有了閃亮發光的銅管後,絲絨般質感的弦樂更成為樂團融合木管與銅管聲音很重要的溶劑,弗朗茲當會認為這正是樂聖所追求的「浪漫美學」色彩。

回顧近十二年來克里夫蘭樂團在他帶領下,幾乎每年都獲邀訪問維也納,恍如是金色大廳的駐場樂團,那多少表示維也納的樂迷對弗朗茲的美學觀的認同了。

下半場選奏普羅科菲耶夫第三交響曲,四個樂章演奏時間超過半小時,素材源自作曲家命運坎坷的歌劇《火天使》(The Fiery Angel),曲中滿是奇怪和弦與古怪和聲產生的奇特音響,結合茤_特的節奏,這是和平衡和諧美學截然不同的音樂,看來只是因為弗朗茲有意藉此來炫耀克里夫蘭樂團具有強大能力,能適應風格差異很大、演奏技術要求奇特的音樂。

話說回來,樂團追求完美技巧與表現的音樂,加上名家名團所發揮的「不理性」魅力效應,總能贏得熱烈的掌聲。樂團最後加奏了兩首樂曲--約翰.史特勞斯快速的《中國嘉洛舞曲》(Chinese Galop),以及在此曲前加奏的現任中國音樂家協會主席葉小綱的《廣東組曲》中的《平湖秋月》。後者的演繹中,儘管音準與節奏全都精準,但廣東音樂的「加花」技巧(主要是弦樂)消失,韻味沒有了!這段四分鐘的音樂,再次說明,世上並無能奏好任何樂曲的「全能」樂團。

旗艦樂團新搞作

聽完「克里夫蘭」一個多星期,香港管弦樂團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的「古典樂棟篤笑之獨奏家打大交」的第二晚演出,遇上的卻是來自澳門和廣州的愛樂者,都明言是為這次邀來作客的搞笑二人組而來。那是兩位於英國定居的演奏家,生於聖彼得堡的小提琴家意高文(A. Igudesman)和韓國鋼琴家朱享基(Hyung-Ki Joo)組成的「另類音樂組合」。可以看出,旗艦樂團的新搞作「另類節目」,不僅能拓展新觀眾,境外愛樂者亦被吸引來了。

二人組在這套節目中既是演奏家、喜劇演員,亦是作曲、設計、導演,可說多才多藝,整個演出連同半場休息超過兩個小時,卻可說是絕無冷場。 兩人與樂團演奏的樂曲,包羅了不少莫扎特音樂,又有拉赫曼尼諾夫、約翰.史特勞斯、拉威爾、貝多芬和兩人的原創樂曲,大多是古典大師的名曲片段,但很多時都是簡短呈現,為此,就音樂而論,談不上有滿足感。絕無冷場的,其實是兩人結合音樂的形體喜劇表演,特別是兩人創作的《獨奏家打大交》,結合大熒幕的影像,充滿戲劇性;來自英國的客席指揮卡勞爾(Thomas Carroll),下半場更走下指揮台來齊齊「做戲」,後來甚至做回老本行,拿起大提琴加入以三重奏演出。

演出屬於港樂的「太古輕鬆樂聚系列」,樂手繼續用「牛仔服裝」(制服)登場外,很多時還要與二人組互動,部分樂手更齊齊走到舞台前邊跳邊奏,總之務求將場面搞得熱熱鬧鬧,也就達到此一系列音樂會的目的了。

索科洛夫首次廣州登台

本月初廣州交響樂團「小提琴特輯」的第五輯音樂會,指揮是自2004年6月首次執棒「廣交」以來第十次合作的波蘭華沙愛樂樂團的藝術總監雅切克.卡斯普契克(Jacek Kaspszyk);擔任獨奏的則是和「廣交」首次合作的烏克蘭小提琴家瓦列里.索科洛夫(Valeriy Sokolov)。這位被讚譽為近二十年來烏克蘭最傑出其中一位小提琴家,1986年生於烏克蘭哈爾科夫,十三歲入讀英國曼紐軒音樂學院,2005年贏得羅馬尼亞安內斯可(Enescu)國際小提琴比賽金獎時,年僅十九歲。索科洛夫近十多年來在歐洲樂壇上極為活躍,但在亞洲區的名聲完全未能反映他的實力,聽完他這次與「廣交」的合作更相信他必然會是這一代小提琴家中的佼佼者。

當晚他和樂團演奏的是以高難度技巧見稱的巴托克第二小提琴協奏曲,曲中不僅演奏技巧艱深,既有奇特的現代技法(甚至用上四分一音),怪異的音響,亦有「古典」的旋律,然而情感變化卻曖昧不易捉摸,為此,可以說是「吃力」(難奏得好)又不「討好」(一般愛樂者不易掌握曲中情感),就技巧而言,索科洛夫不僅奏來全無負擔,更是「揮洒自如」;三個樂章長達四十分鐘,儘管內容複雜多變,竟是完全背譜演奏!更突出的是,他能將曲中好些旋律的美感,和音色變化的層次對比演奏得無比清晰,聲音無比純淨。和定音鼓及兩位敲擊樂手為數眾多的打擊樂器,更能結合奏出新鮮感的樂音。第二樂章「平靜的行板」更具有不少動聽的片段,為此,亦掩去了在整首樂曲中分量不輕的豎琴未盡配合的瑕疵。

可以說,索科洛夫在卡斯普契克帶領樂團的精準配合下,奏出了難得的「好」聽效果。難怪聽眾在一曲奏畢,熱烈不停的掌聲讓索科洛夫要一再加奏才能下台。所奏兩首炫技性的「短曲」,先奏易沙伊(Ysaye)的D小調獨奏小提琴第三號奏鳴曲《敘事曲》(ballade),選奏這首題獻給安奈斯可的樂曲,有點是展示他取得以這位作曲家為名的比賽金獎的實力之意;再奏蕭斯塔科維契A小調第一小提琴協奏曲的華彩樂段,更讓人相信這位今年才三十二歲的八十後,前途未可限量。

下半場普羅科菲耶夫的第五交響曲,對樂團而言,同樣是一曲重分量的作品,卡斯普契克採用了鬆緊有度的指揮手法帶領蚍砦峆等X了這首四個樂章,共長四十多分鐘的交響曲,內容複雜的情感變化,那可是作曲家身處二次大戰末期,目睹勝利來臨,但又親歷了人類浩劫的複雜情感。當晚的音樂展示出多變色彩及奇特音響,特別是第三樂章幾乎能讓人感受得到人生中的喜、怒、哀、樂,都顯示出卡斯普契克和樂團努力的成果及實力身價。

這場音樂會所奏兩首樂曲,雖非音樂會中的「冷門」作品,「普五」亦時會演出,但能奏得「好聽」的機會不多,名家「背書」看來也就會成為能吸引跨城觀眾的重要元素。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