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音樂劇作紛呈 男女關係變幻

2019-05-04
■《青春的覺醒》第二幕第三場墓園大合唱《別怪他》。  香港演藝學院傳訊處提供■《青春的覺醒》第二幕第三場墓園大合唱《別怪他》。 香港演藝學院傳訊處提供

--香港首季音樂劇舞台回望(下)

香港2019年的首季音樂劇舞台,除了上周談過的《MAMMA MIA!》、《假鳳虛鸞》,和《老子駕到》,還有2月劇場空間製作《單身.友.情人》,和3月香港演藝學院《青春的覺醒》的演出。

多角度呈現兩性關係

《單》劇同樣緊扣茖k女兩性關係展開,是百老匯音樂劇的香港粵語版,但手法風格和所展示的兩性問題卻完全不同。《單》劇詞曲由Sondheim一人包辦,開場是不婚的黃金單身漢Bob三十五歲生日,他身邊的五對夫婦好友為他舉辦一場驚喜派對。自詡將現代都市婚姻和男女關係看透的Bob,冷眼旁觀五對夫婦朋友婚後的生活點滴,在多個非線性故事的呈現後,加上他自己周旋在三位女伴中的困惑,便構築成現今的「單身貴族世界」。

該劇採用輕鬆手法將嚴肅的兩性關係的種種問題,通過劇中五對夫婦及「一拖三」的四位戀人,以十多首歌曲呈現出來。十四個角色十四個不同角度,故事在劇作結束時也就自然沒有提供確切答案。觀眾的現場反應開心且投入,顯然很有共鳴,這還得益於黃明樂的粵語填詞,流暢入韻,由徐偉賢(演Bob)、李慧敏、張崇基、馮夏賢、宋本浩、張國穎等人組成的十四人演出團隊,演來唱來都得心應手。

當然,另一關鍵是身兼翻譯、監製、導演、舞台設計四職的余振球,採用雖然簡約,但卻變化豐富靈活的佈景與道具,再配合燈光服裝的變化,將不同時空交織、頻密轉變的場景處理得有條不紊,節奏明快,也就讓兩個半小時,合共十五場戲,十多首歌曲的表演,呈現出賞心悅目的效果,雖然沒有現場樂隊,仍能做出具有吸引力的音樂劇。

刻畫青春成長之痛

《青春的覺醒》則將百年前的「德國世界」重新處理,卻映照了現今世界。這是德國劇作家Wedekind的首部劇作,在寫好十五年後,多番刪改,才能於1906年解禁搬上舞台,面世一百年後的2006年,作曲家D. Sheik及劇作家S.Sater將之改編為搖滾音樂劇,其後並奪得八項東尼大獎。這次改編為粵語版,和搖滾音樂劇一樣,仍保持其德國時代背景及精神內核。原劇作大膽批判當時德國社會虛偽與保守的道德觀念,展示成長期的青少年對性的好奇、疑惑與無知,其中充斥自慰、性虐待、強姦、同性戀等情節,亦藉此對老師及家長作出強烈批判,是對當時德國社會性壓抑的寫照。

舞台上的表演,Wendla(蘇楚欣飾)和Melchior(董朗生飾)是較重要的一對,但整體來說戲份分佈仍頗平均,五位女孩與六位男孩可說都是主角。當然,就戲劇演出而論,要分飾劇中十位成年女人的張凱娸,和分飾劇中十多位成年男人的葉星佑這兩位「配角」,就更應是挑戰演技的「主角」呢。

這十多位「學生演員」,演活了劇中的青少年角色,兩幕廿一場合共近二十首歌曲的演唱,無論是較多的合唱、重唱,和僅有的幾段獨唱,都能唱出推動劇情所需的情感;而結合歌唱的形體舞蹈儘管難度不算大,但對並非接受音樂劇訓練的學生演員來說,其表現已可算是超乎想像地出色。

這次的粵語版演出謝幕,全場熱烈不停的掌聲,除帶有鼓勵性質,更多的是觀眾共鳴的回應,能發揮這種感染力的效果,得益於李穎康的文本翻譯,對白順暢,高度粵語口語化,而許晉邦的粵語填詞,更活用了香港式的粵語,生鬼活潑,而且不忌粗俗。同時,安排在空間較細小的實驗劇場演出,舞台簡約,只有設置在後場暗燈下的六人Band隊和安置在Band隊左側的一台直立鋼琴,其餘便只是七、八張椅子。讓觀眾更易聚焦於演員的表演上,而減少了不同時空背景所帶來的隔閡。總的來說,這次演出,成功讓觀眾反思到現今我們身處的世界,兩位導演--李穎康(亦是文本翻譯)和陳淑儀功不可沒。

戲劇對照現實

《青》劇的Melchior最後棄刀未隨Wendla到泉下相見,可以說是青春的覺醒後的另一個世界!這有意無意地「預示」了男女兩性世界會不斷「覺醒」不斷變化的現實。

今日社會,兩性關係日趨多元,性教育亦相對開放,但當今的青少年所要面對的學業、家庭等問題亦相對複雜。《青》劇描畫的青少年成長問題,現實意義仍極強烈。但當晚觀眾的強烈反應,又是否仍是社會性壓抑下的潛意識反應呢?那麼,現今社會的兩性關係及所面對的問題,是否只是程度上有所差別而本質並無不同?

回望今年首季的五齣音樂劇,呈現了五個不同的時空世界,展現出現實世界中男女兩性關係的變幻。原創的「舶來原裝」大型百老匯式的音樂劇、西方音樂劇的翻譯粵語版,和香港本地原創的粵語音樂劇製作,顯然已成為今日香港音樂劇的三大主流,都各自擁有長期穩定的觀眾群,建構成今日香港舞台上多面的「音樂劇世界」。相信在2019年隨後三個季度,仍當會更加變幻多姿!

文:周凡夫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