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衝破Metoo陰影 大師杜托華「跨世代合作」

2019-06-22
■杜托華指揮廣州交響樂團的丰采。     廣交提供■杜托華指揮廣州交響樂團的丰采。 廣交提供

指揮大師Charles Dutoit在中國內地中譯為夏爾.迪圖瓦,港澳兩地則譯為杜托華(或杜托爾),他應是四、五月間在大灣區內演出名氣最響的世界級音樂大咖,加上其在樂壇上「花邊新聞」一直不少,前後四位妻子,其中一位是鋼琴女神阿嘉莉殊(Martha Argerich),而這一兩年間更備受Metoo醜聞困擾,不少音樂會都取消了,這次到中國巡演,應是大師衝破Metoo陰影,重回舞台的「新開始」,為此每場演出便多了一層「新聞性」色彩。大師5月4日在上海與阿嘉莉殊攜手聯同上海交響樂團演奏普羅科菲耶夫C大調第三鋼琴協奏曲後,翌日便南飛到廣州,於5月11日和廣州交響樂團在星海音樂廳演出。大師2017年和「港樂」的合作未能出席,這次終能北上,得以重睹大師不老的丰采。

激情熱情融入抒情柔情

這是一場曲目組合頗為獨特的音樂會,亦是一場「跨世代合作」的演出,擔任鋼琴獨奏的是以鋼琴神童在樂壇上嶄露頭角的孫佳依。這位九十後的鋼琴天才,自成為莫斯科第四屆國際青少年蕭邦鋼琴大賽贏得金獎的首位中國人後,演奏機會便更多了。當晚孫佳依出場仍未奏出琴音,她的演出服已讓人眼前一亮,大露背黑色高叉長裙的時尚演出服,吸睛程度較王羽佳有過之而無不及。但不可不知的是,她可是一位經常作跨界演出的鋼琴家外,更是位多元化發展的現代女性,對東西方文學、哲學、心理學、茶道、烹飪、閱讀、瑜伽,當然更少不了時裝,都很有研究。

如此多元化的興趣,也就成就了她當晚演奏李斯特第二鋼琴協奏曲,在琴音中所散發出來的獨特感染魅力,在背譜與樂團的演奏下,自有一種揮灑的詩意。尤其是第三樂章與大提琴首席的「對話」,便很有讓人「神往」的吸引力;其實更重要的是曲中的激情熱情,與抒情柔情的平衡配合,能做到恰如其份,能贏得熱烈的掌聲,是必然的了,但在熱烈掌聲中加奏了西班牙作曲家曼努爾.龐塞(Manuel Ponce)1909年創作的第一號《間奏曲》 (Intermezzo no.1),卻有點意外,這首有點「冷門」的三、四分鐘長的小曲,很不同的西班牙音樂色彩,多少展示孫佳依多元化的音樂品味呢。

開場與結束兩「小鏡頭」

大師在指揮台上的表現自然是各方聚焦所在,今年10月7日大師將慶祝八十三歲誕辰,開場一曲《溫莎的風流娘兒們》序曲,指揮動作,身體語言都貼合音樂推進的戲劇性形象變化,全無半點老態。李斯特的「第二鋼協」更能讓獨奏與樂團的融合配搭變得很自然。不過,下半場才是「戲肉」,先奏史特拉汶斯基以「四場戲」組成的《彼得魯什卡》(1911版),這首複雜無比,變化多端,演奏時間超過半小時的樂曲在大師棒下,有條不紊外,更繪畫出一幅活靈活現的浮世繪般的圖畫,這已讓人一邊聽一邊心中叫好。不過,用作壓軸的,長約十多分鐘,拉威爾「非一般」的圓舞曲才是大師的「絕活」。

拉威爾這部經歷過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火洗禮後創作出來的作品,曲中那種不易觸摸的色彩與潛藏在音符內的強烈多變複雜情感,在大師帶領下,中國的樂團亦能演奏出來,更見出杜托華真的是薑老的辣!

但親眼目見,這位老薑大師又豈會是八十三歲的長者呢,特別是他在舞台上開場和結束時的兩個「小鏡頭」,更有返老還童的幽默。話說當晚大師出場向觀眾鞠躬開場時,卻見得在眼底下很接近中間指揮台的第一排座位,有兩、三位估計尚未夠六歲的幼童觀眾,那可是對在指揮台上「執行職務」的指揮很大的「心理威脅」,但見大師卻與這幾位小觀眾擠眉弄眼「打眼色」。最後音樂會結束謝幕,大師站到舞台前,也就是開場時的位置回禮,多謝觀眾熱烈的掌聲時,又再次向這幾位小觀眾「打招呼」,看來是多謝他們在整個演出過程中,一直保持安靜,沒有影響到演出吧。

大師全無架子親切熱情

其實,演出後在後台大師較在舞台上更活躍,而且和樂師「打成一片」,人人爭相排隊和他合照、簽名......擾攘一番後,大師隨茪j隊去宵夜,才發現在音樂廳的嘉賓出入口外,早已堆滿了他的「粉絲」,男男女女都拿笏D、黑膠、照片、場刊,等茈L出現要找他簽名!由於時候已晚,負責人原要求大家只簽一個名,結果卻是大師又是來者不拒,後來還和大家有問有答地聊起天來,筆者在宵夜時,自然亦找大師簽名合照啦,宵夜時大師談興很濃,而且記憶力驚人,仍很清楚記得1982年首次到訪香港的情況,還能數出這次是他第32次到訪中國內地呢!

杜托華雖然在國際樂壇上地位超然,但待人接物,全無架子,而且親切熱情。這次與他隨行的是2010年2月結婚的第四任妻子茱麗葉(Chantal Juillet,內地譯為香特爾),兩人於2005年至2007年攜手為廣州交響樂團在佛山蝴蝶谷打造CISMA音樂夏令營時仍是情人關係(這次大師對當年CISMA的情景仍然念念不忘,與此會有點關係吧?)茱麗葉亦是一位出色小提琴家,門下有不少高足呢。這場音樂會演出後翌晨,大師夫婦二人繼續演出行程,飛到東京去了,茱麗葉觀看了在廣州所拍攝的演出照片,還特別寫了短訊來:「指揮感謝攝影師的拍攝,我發現亞洲攝影師(中國和日本的攝影師),都喜歡捕捉杜托華嚴肅的表情,其實杜托華不是那種兇惡的指揮,他是一個很幽默開朗的人哦。」 確實是如此,親身和杜托華接觸過的人,便會很清楚感受得到,那是和照片上很不相同的一個人啊!

文:周凡夫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