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戲曲天地 > 正文

戲曲視窗:十年來香港粵劇保育工作點評(五)

2019-07-28

上期列出梁寶華教授、紅伶阮兆輝和羅家英對政府過去十年粵劇保育工作的評價。其中引述「梁寶華批評港府為避免利益衝突,委任非業界人士加入粵劇發展基金顧問委員會,由於行外人對粵劇行內環境缺乏了解,經常會出現好心做壞事」的一段文字,可能令讀者誤以為委員會沒有粵劇界人士擔任委員。根據網上資料,由委員會自第一屆起,已邀請粵劇界人士出任委員,例如現屆十二位委任委員裡,有梁森兒、呂洪廣、吳美英、龍貫天、尹飛燕五位粵劇演員,另外林萬儀和戴淑恩是研究粵劇的學者,楊智深是經驗豐富的粵劇編劇,沒有從事粵劇工作和研究的委員只有三位。自第一屆開始,委員界別分配比例和現屆大體相若。

紅伶阮兆輝批評「自從粵劇於2009年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後,在港發展雖愈做愈大,惟演出水平卻每況愈下」,我在2006年提出「梨園新秀計劃」時已清楚了解這項計劃的成效有限:「我在粵劇發展諮詢委員會擔任最後一屆委員時提出成立『梨園新秀計劃』,目的就是讓青年演員在名角指導下演出,實行以戰代練。這辦法雖然不是上策,但也是無辦法之中的辦法,總比坐以待斃為佳。」(2011年6月2日《戲曲視窗》刊載的《新人成長難》)

我早在2010年12月28日發表的《我看香港青苗粵劇團的成長(下)》一文詳細解釋提出「梨園新秀計劃」的原因和目的:「到了本地粵劇界出現青黃不接的危機,我開始注意粵劇新人的培訓,尤其是擔任粵劇發展諮詢委員會承傳小組召集人的6年,青年演員培訓成為我最關注的課題。經過一年多的資料搜集、研究和分析,我確認傳統的『師徒制』失效;專業培訓方面,香港演藝學院戲曲課程未能為粵劇界提供新血,八和粵劇課程也變得非常『業餘』。至於怎樣解決接班人問題,戲行中人除阮兆輝提出成立正規粵劇學校之外,其他人反而比較『蚨礡z戲班的生存環境。我提出『香港梨園新秀粵劇團』資助計劃目的十分簡單,就是讓受過專業訓練的青年演員接受『職業訓練』,以應付到職業班演出的要求,也是說為他們提供一個進入職業班的平台。可以說,這是一個『荒誕』的職業培訓計劃,但在『香港演藝學院戲曲課程』未能成功與本地職業班接軌及專業團體如香港八和粵劇學校沒法自行培訓專業演員的情況下,這個飽受戲內人非議的計劃在過去3年卻實實在在地為本地戲班提供了幾位『新血』。」

在拙文最後一段,我感慨地說:「大概在更有效的培養接班人方法出現前,這個由行外人的我想出的計劃還會實行下去,梨園中人會繼續批評它『荒謬』,但我卻認為它的存在是本地粵劇界的『悲哀』!」 ■文︰葉世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