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閒話茄子

2019-10-08

山 林

自小養成的飲食習慣,我對茄子偏愛有加。從我記事起,我們家年年夏天種茄子。母親種植的茄子通常是綠色長茄和紫色圓茄。茄子植株旁邊是一畦辣椒。茄子和辣椒在盛夏的毒日頭下,你追我趕,長勢迅猛。摘茄子時,扯上幾個辣椒。茄子炒辣椒,連五花肉也不用放,就能讓我全家老少胃口大開。辣椒異常辛辣,它橫掃千軍,所向披靡。不愛吃辣者,敬而遠之,愛吃辣者,把它當調味至寶。茄子和它一鍋共炒,辣椒的戰鬥力有所下降。辣味浸入茄子,使得茄子也有了強大氣場。此時的茄子,辣中帶香,味美可口,逗人食慾。

綠茄子也叫「水果茄子」,一般就是摘來生吃。有一年,我回娘家,母親正在院子裡吃綠茄子。我告訴母親,茄子不宜生吃,美食專家說,它含有一定的毒素,生吃對身體不利。母親說,我吃了幾十年,啥事沒有,別信那些。我的話沒起作用,母親一如既往,照吃不誤。綠皮茄子生吃有苦味,亦有甜味。自打我認定不能生吃後,每次從老家捎回來綠皮茄子,我都用它燉五花肉。燉出來的茄子,苦味盡失,甜味尚存,很是讓我滿意。

南宋詩人鄭清之寫了一首《茄子》詩:「青紫皮膚類宰官,光圓頭腦作僧看。如同緇俗偏同嗜,入口原來總一般。」這詩真是有點貶低茄子。入口滋味一般,那說明詩人廚藝欠佳,也不賴茄子呀!茄子,乍一看光頭圓腦,實際上它戴荂u官帽」呢。每一個茄子把都是一頂貨真價實的「小烏紗」。茄子寓意「高官得中」所以,希冀在仕途有所發展的人士,喜歡買茄子畫作掛在家中。

我家的茄子開紫色花,結出的卻是兩種顏色的茄子。有一次,我問閨蜜阿梅,紫色的茄子開紫色的花,請問,綠色的茄子開什麼顏色的花?阿梅想當然地說,綠色花。我把從老家拍來的照片給她看。只見一株茄子開茧策滫漯寣A掛蚨韘滫漯G實。阿梅也想用茄子考一考我。她問我,你知道茄子還叫什麼名字嗎?這真把我難住了。接下來,阿梅開始給我科普茄子知識。原來,茄子還有個好聽的名字叫「落蘇」。

五代十國的吳越王錢鏐有個殘疾兒子,自小雙腿不能行路。有人在街上叫喊「賣茄子」,那個殘疾兒子聽成了「賣瘸子」,自尊心受傷,大哭大鬧,徹夜不休。吳越王無可奈何,遂下令給茄子改了個名字,叫「落蘇」。沒想到,這個名字深入人心,漸漸流傳開來。

歷史上,有一個影響並不深遠,卻頗值得點讚的小案件,叫「落蘇案」。明朝時期,官員李亨被朝廷派往浙江鄞縣當縣令。上任不久,接到一個農民報案,說他家的落蘇被偷。農民說,當天夜裡,聽到菜園裡有動靜。他跑出去一看,正好看見鄰居的背影。農民查看了自己家的落蘇,發現落蘇們統統「遭了毒手」,幾乎全軍覆沒。李縣令覺得此事雖小,有關社會風氣,不能坐視不理。他跟蚢A民來到集市上,找到那個正在賣落蘇的鄰居。鄰居見了縣太爺,狡辯說,這是自己家的落蘇。

李縣令派人去他家查看,他家果然也種了落蘇。李縣令讓這個鄰居把籃子裡的落蘇全部倒在地上。他看了一眼,指蚞F居說:「一定是你偷了落蘇,快把落蘇還給人家!」鄰居不服氣地問:「老爺,我家也有落蘇,他家也有,憑什麼說這是他家的?」李縣令說:「就憑這些沒長大的小落蘇。要是你自己種的,你會捨得摘嗎?」鄰居一下子啞口無言。李縣令又派人去他家查看,果然,他家的小落蘇還在秧苗上好好長茩龤I

去年,我過生日那天晚上,老公下廚說要做一道m魚燉茄子。他把m魚洗淨剁成塊之後,又切了些五花肉片備用。我問,這是給我過生日,怎麼都是你愛吃的肉?「按照菜譜做法,放五花肉是必然。再說了,這不是有你愛吃的茄子嘛!」他拿起一根線茄在我面前晃了晃,又說:「我選用的茄子質量上乘,你就等茪j飽口福吧!」這道生日菜餚,「煮夫」也算用心了。孩子在外上學,一大盆燉菜只有我們兩個分而食之。我吃了塊m魚,太膩,不如茄子鬆軟鮮香。 於是,只挑茄子吃。老公自誇道,這是茄子最高級的做法,m魚和五花肉都是配角。這話讓我想起那道紅樓菜,劉姥姥說用十來隻雞配它的「茄鯗」。我說,茄鯗才是最高級的茄子菜呢!老公不知道「茄鯗」的來歷。我就「掉書袋」給他聽。

在《紅樓夢》中,劉姥姥二進大觀園,賈母見了她,十分歡喜。宴席上王熙鳳用大筷子捉弄劉姥姥,把賈母逗樂了。賈母吩咐鳳姐兒,把茄鯗搛些給劉姥姥。鳳姐兒把茄鯗送入劉姥姥口中,劉姥姥第一口沒嚐出茄子味,又吃了一口。細嚼了一會兒,還是不相信是茄子。大家都說是,她才信。當她問做法的時候,伶牙俐齒的鳳姐兒傾囊相授。原話是:「你把才下來的茄子把皮了,只要淨肉,切成碎釘子,用雞油炸了,再用雞脯子肉,並香菌、新筍、蘑菇、五香腐乾、各色乾果子俱切成釘子,用雞湯煨乾,將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磁罐子裡封嚴。要吃時拿出來,用炒的雞瓜一拌就是。」

老公聽我說完,冒出這麼一句:「封在磁罐子裡保存,這不就是茄子鹹菜嗎?」我說,對呀,明明是個小鹹菜,幹嘛叫茄鯗?「鯗」底部是個魚,我這道生日菜裡有魚,也有茄子,茄子沾了魚味,咱們這道菜才應該叫「茄鯗」。這是不用罐子,現做現吃的當代「茄鯗」。如此看來,m魚燉茄子還真是最高級的茄子美饌呢!

去年,鄰居送我一棵茄子苗。我把它栽在一個閒置的大花盆裡。茄子根系發達,奈何局限於花盆之中,無用武之地。呼吸不暢,鬱鬱不樂,自然不會以健康的茄子饗我。彷彿賭氣似的,最終,只結了七個「小不點」紫長茄,個個曲線玲瓏,光滑潤澤。我童心大發,將它們製作成「紫色的風鈴」。打開書房的窗子,有風吹來,它們一動一動的,即便碰在一起,也沒個「響」。我說,這叫落蘇風鈴,老公接過話茬,說,也叫啞巴風鈴。十來天之後,七個小夥伴,集體蔫了。比霜打的茄子,模樣更憔悴一些。 我沒把它們扔進垃圾桶,而是埋在了我家的小花池裡。只為感懷它們帶給我的美好瞬間。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