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任是艱危仍從容

2019-10-10

戴永夏

在我國古代文人中,很少有人能像蘇軾那樣,一生為官又迭遭坎坷,大起大落卻處變不驚,在任何困厄艱危的環境中都能保持坦然自適的心態和達觀從容的人生態度。可以說,任意截取他的一個生活片段,都可以聽到詩人彈奏出的迸射荋撮z之花的和諧樂章,餘音繚繞成千古絕唱......

此心安處是吾鄉

北宋元豐三年(1080年),蘇軾剛從「烏台詩案」的文字獄中死裡逃生,被貶到湖北黃州任團練副使。充軍貶官,這是人生道路上的極大磨難,它給人造成心理傷害是巨大的。但蘇軾並未像一般人那樣,只停留在悲愁的層面上,不能自拔。他認為「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臨江仙》)「某謫居既久,安土忘懷,一如本是黃州人,元不出仕而已。」(《答趙晦之書》)自己雖然謫居黃州,但安於居此鄉土,寵辱皆忘,就如同本來就是黃州人,只是未出去做官罷了,這有什麼可愁苦的?有了如此坦然從容的心態,他便能輕鬆巧妙地應對困苦的生活。他在《答秦太虛書》中寫道:「初到黃,廩入既絕,人口不少,私甚憂之;但痛自節儉,日用不得過百五十。每月朔,便取四千五百錢,斷為三十塊,掛屋樑上。平旦,用畫叉挑取一塊,即藏去叉。仍以大竹筒別貯用不盡者,以待賓客......」

他這樣的精打細算,日子自然過得十分清苦,於是他又從古人那裡學到一種「晚食以當肉」的進食方法:「早寢晚起,又不知所謂禍福果安在哉!偶讀《戰國策》,見處士顏鐲之語:『晚食以當肉』,欣然而笑。若鐲者,可謂巧於居貧者也。菜羹菽黍,差飢而食,其味與八珍等......美惡在我,何與於物!」(《答畢仲舉書》)所謂「晚食以當肉」,就是在飢餓的時候再進食,這樣即使粗劣的食物,吃起來也感覺像吃肉似的有味。

蘇軾很推崇這種進食法,將此當成自己「巧於居貧」的方法之一,認為外物的好壞全在於自己主觀上的感受。他就是這樣,從苦境中尋出樂趣,在逆境中求得解脫,將淒苦化為愉悅,把牴牾融為和諧。一如他在《定風波》一詞中所寫:「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人間有味是清歡

在險惡的處境和貧苦的日子裡,蘇軾還善於把目光轉向更為廣闊的自然和人生,從中發現更多美好的東西,去品味,去享受,去尋求樂趣,獲取快樂。

貶黃州,地處偏遠,生活拮据,他卻自得於「長江繞郭知魚美,好竹連山覺筍香。逐客不妨員外置,詩人例作水曹郎。」(《初到黃州》)這裡江中有魚,山上有筍,生活在有如此美味的地方,就是被貶職做「員外郎」、「水曹郎」,又有什麼關係呢?

貶到「瘴疫橫流」的嶺南惠州,生活條件更為惡劣,在別人眼中簡直苦不堪言。他卻滿足於這裡的美好風光和四季飄香的瓜果,深情地寫道:「羅浮山下四時春,盧橘楊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食荔枝》其二)在這樣美麗的地方,能夠盡情享受大自然賜予的美味,就是「長作嶺南人」又有什麼不好呢?

尤其在離開黃州貶到汝州赴任的途中,他在泗州住了一個來月,其生活慘狀誰看了都會感到心酸:「但以祿廩久空,衣食不繼。累重道遠,不免舟行。自離黃州,風濤驚恐,舉家重病,一子喪亡。今雖已至泗州,而貲用罄竭,去汝尚遠,難於陸行。無屋可居,無田可食,二十餘口,不知所歸,飢寒之憂,近在朝夕。」(《乞常州居住表》)即使如此,他仍然能以超然的目光去發現和感受人生的樂趣。他在《浣溪沙》一詞中寫道:「細雨斜風作曉寒,淡煙疏柳媚晴灘。入淮清洛漸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盞,蓼茸蒿筍試春盤。人間有味是清歡。」在他眼中,淡煙疏柳的春光是那樣明媚;一杯浮茼p雪似乳的沫花的午茶,一盤野菜和蒿筍鮮亮雜陳的菜餚,都是那樣清香有味,都使人感到生活的美好。「人間有味是清歡」這一獨特的心理感受,既是他達觀從容心態的自然流露,也反映了他高尚的生活情趣。

蘇軾在老弱多病的晚年,又被貶到海南島的儋州。當時的海南還是炎瘴蠻荒之地,大海阻隔,遠離家鄉,貶官到此比判處死刑好不了多少。而這裡的生活情況更為糟糕:「此間食無肉,病無藥,居無室,出無友,冬無炭,夏無寒泉......近與小兒子結茅屋數椽居之,僅庇風雨,然勞費亦不貲矣。」(《答程天侔》)然而這一切,並沒有遮住蘇軾的「望眼」,熄滅他重獲新生的希望。他從更為超越的哲學高度俯視社會人生,調適自己的關照點和思維方式,保持樂天達觀的心境,以求得化逆境為順境的最佳生命狀態。他的《在儋耳書》就是這種達觀心境和人生感悟的生動自白:「吾始至海南,環視天水無際,淒然而傷之,曰:『何時得出此島耶?』己而思之,天地在積水中,九州在大瀛海中,中國在四海中,有生孰不在島者?」於是,他情不自禁地想到螞蟻附於芥子浮於水而終得解脫的故事,悟到「俯仰之間,有方軌八達之路。」他在「念此可以一笑」的自嘲中,頓時豁然開朗,悲觀絕望的情緒很快得到排解,內心充滿新生的希望。顯然,惡劣的生存環境並未影響蘇軾精神生活的質量,而驚濤駭浪的磨練反而使他達觀從容的心態得到進一步的鞏固。

綜觀蘇軾的人生境界,從他的一首《定風波》詞中似可略見端倪:「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這「一蓑煙雨任平生」和「也無風雨也無晴」,正是他達觀從容的人生態度和坦然自適和諧內心的真實寫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