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方寸不亂】南區第一把火

2019-10-10

方芳

身邊有相當一部分人,對政治冷漠,社會被暴徒破壞不堪,他們都可以沒有感覺,事不關己,繼續沉默。港鐵站被破壞,滿目瘡痍,他說,我不住港鐵線上;中國銀行被搗亂,他說,我沒中國銀行戶口;美心集團旗下的食肆被摧毀,他說,可以幫襯另一間;零食店被放火,我不吃零食;百人圍毆的士司機喎,他說,我不去黑衣人聚集的地方;暴徒堵路放火喎,他說,我住港島南區......無論香港亂成怎樣,他們都是選擇沉默,血肉之軀裹茈~星人的冷漠。

直至十月四日那一夜,南區終於被放了第一把火,個別「沉友」不能不蒲頭,上了議論區,因為火燒身了。那一晚在鴨c洲晚飯後,需經香港仔海旁道回家,竟然走不得,原來香港仔海旁道一帶被堵路放火,車龍堵回鴨c洲橋頭。

因為已經是晚上十時,大家都心急回家,商討回家方案。有人提議在鴨c洲坐艇仔,水路到香港仔上岸,但到達香港仔,還是要摸黑徒步大半個小時;也有人提議,不如包艇仔到更遠一些,到華富瀑布灣,或到數碼港貝沙灣,上岸再作短程步行。

月黑風高夜,艇仔經外海,風高浪急,太危險了。想不到幾十歲人,竟要來一趟水路「荅鞳v、「偷渡」式的歸家路,拍戲的場景歷歷在目,有點緊張;媳婦遞上一支小電筒,讓我路上照明,溫暖帶荋d情。幸好,年輕人夠冷靜,即時否決了「水路方案」。

因為有自駕車,最後還是找到「陸路方案」,逆方向走南風道,經入夜無人區的司徒拔道、山頂道、馬己仙峽道, 繞到中半山住區,羅便臣道、薄扶林道......平日十分鐘的車程,這天繞了半個香港島,花了大半個小時。因為自駕車算是幸運了,回到住區,禮賓員訴苦,他為了接夜班,站站轉車,還要花費二百元的士接駁。 南區被放了第一把火後,陸續有來的,不光是火,還有香港仔中心、香港仔隧道口,竟要接受黑衣人截車「安檢」,他們做起「執法者」,死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