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源於奧運】法國世界盃 (五)

2019-11-07
■黎明和陳芷菁拍攝於1998年世界盃決賽的法國聖坦尼球場場內。 作者提供■黎明和陳芷菁拍攝於1998年世界盃決賽的法國聖坦尼球場場內。 作者提供

李漢源

法國世界盃決賽重頭戲,法國對巴西,在比賽前大家都對巴西睇高一線,但結果巴西卻輸了3比0 而飲恨,而法國就首次登上1998年世界盃王座。

因巴西失去了冠軍寶座,以致當時巴西球王朗拿度,竟好像成為罪人;其原因可能在於朗拿度在開波前抽筋,時間長達40秒,需即時送院檢查,因此在比賽出場名單中沒有了「朗拿度」的名字。這件事當時令我們電視台非常緊張,在只接到出場名單時,我們四處張羅找尋訊息,究竟發生什麼事?頂茖漵‘@界足球先生的光環,決賽怎麼會不上場呢?曾志偉也大叫「不可能!我捧巴西隊,巴西怎麼可以輸呢?」連志偉的「拗撬」對手阿叻(陳百祥)也覺得很奇怪,到底為什麼朗拿度沒有出場,當時我們資料搜集的工作人員也找不到原因。

但巴西隊在進場時卻見到朗拿度,大家當然很開心,我相信當時大多數巴西球迷也是一樣,認為有朗拿度壓場,必穩奪冠軍;可惜最後事與願違,朗拿度整場的表現,有如夢遊球場般,就以該場表現而言可說一無是處,結果以0比3落敗於法國。巴西隊以至球迷當然很傷心,而很多體育廣告贊助商也同樣很傷,因他們預期巴西隊必勝,預早已拍攝好整條廣告,準備巴西在奪得冠軍後就立即播放廣告,片內朗拿度是巴西的英雄,捧茈@界盃;但沒辦法,正所謂「波就是圓的」,如果世上有100%必勝的球隊,足球就不會這麼吸引了。

當決戰在進行期間,鏡頭外我見到志偉及阿叻兩位都垂頭喪氣地觀看比賽,他們只希望巴西隊不要輸太多;李克勤就沒什麼,他純粹欣賞足球而已,但如果是他所擁護的英格蘭隊在作賽,則作別論;黎明就更加沒什麼,據知當時他對足球認識不太多,所以對他來講,誰勝誰負,都無關痛癢。

決賽完結,冠軍誰屬已定。通常我們會開始拍攝下一屆世界盃的宣傳片段,奈何應該怎樣拍呢? 下一屆2002年在日本及韓國舉行,但世界盃版權已經給有線電視以600萬美元奪得,足足以上屆5倍的價錢買下了(98世界盃版權費120萬美元)。版權不在TVB手上,應該以什麼角度去拍攝宣傳片呢?最後決定唯有只宣傳98法國世界盃TVB的成績,收視之高,告訴廣告商在TVB落廣告是絕對正確的等等,一點也沒有提下屆的世界盃。當時我心中想,98世界盃將會是我製作最後的一屆。雖然最後在2002年世界盃,免費電視有4場賽事及每日精華片段可以轉播,但對電視製作人而言,直播64場賽事和只得4場賽事,兩者真是天淵之別。

但又有誰想到,原來TVB當時只轉播4場賽事是一樣可以賺錢的。下次分析TVB怎樣製作這4場賽事,在劣勢的限制下令到整件事在市場上仍有利可圖。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