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想造「合成獸」 仍遙遙無期

2019-12-28

合成生物學(synthetic biology)有個激發想像力的名字,令人聯想到希臘神話中獅頭羊身蛇尾的怪物奇美拉(Chimera),或是動漫《鋼之煉金術師》,將不同生物合為「半人半獸」般的生命體。

合成生物科技會否暴走、失控?未來會出現人首獸身的怪物嗎?

這些可能是不少人對合成生物學的疑問,孫飛亦坦言,「說起synthetic biology,有人會聯想到synthetical life(人造生命),部分人對此感到反感,所以有人提倡改名為engineering biology(工程生物學)」,他補充說,「但目前來看,『合成生物學』還是主流的叫法。」

申研究項目 先認證倫理

孫飛認為,有關疑問和顧慮都是可以理解的,「其實生物倫理亦是合成生物學關注的領域之一,我們申請相關研究項目都有『合成倫理』這一塊,需要有專門的安全委員會認證,保證研究遵守倫理規則。」

而針對現時實質的「合成倫理」操作,他指經過基因修飾後的細胞,都會規定只能留在實驗室,依專門的安全監控機制操作,防止洩露到自然環境,「特別是具有抗藥、耐藥基因的細胞,一般都是經過加熱、殺死,才能排放到環境;但絕大部分細菌都不會對環境造成直接影響,因為實驗室內的菌在自然界都難以存活。」

至於人造的生命是否有可能存在?「Synthetical life,一直都有人在說,但很多時候只屬於概念性的論證」,孫飛解釋,以現有的技術,能合成單細胞的東西如大腸桿菌、酵母等,「目前常用的酵母合成,已經耗費了人類很多的人力和時間;要合成多細胞的體系,如人類的基因組,至少在我看來,還是遙遙無期的。」

■香港文匯報記者 詹漢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