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辭舊迎新 香港指揮跨年跨境送美樂

2020-01-18

香港中樂團的藝術總監兼終身指揮閻惠昌、香港樂團的藝術總監梁建楓,和香港Ponte Orchestra and Singer的藝術總監及首席指揮林屴汧,在送別2019年、迎接2020年的跨年時節,分別指揮了三場在澳門和廣州舉行的跨年音樂會,除突顯香港指揮家在大灣區日趨蓬勃的文化活動的影響外,對筆者來說,則是一次獨特的跨年跨境賞樂經驗。 文:周凡夫

幾地攜手演《孫中山》

2019年12月30日首先出席大型交響組歌《孫中山》的澳門首演,除了澳門青年交響樂團,還有由中山合唱團、中山市教師合唱團、澳門嘉諾撒聖心英文中學、英文小學合唱團組成的過百人合唱隊,以及澳門、廣州的獨唱家擔任獨唱、朗誦演員。來自香港的林屴汧,亦是「澳門青交」的常任指揮,為此這次多達二百三十多人的演出,充分展現大灣區內跨越地域的合作交流。

《孫中山》共四個樂章,各由兩首歌曲組成,再加上序曲和尾聲,合共以十首歌曲來講述國父孫中山的事跡,第十首歌曲尾聲《世界潮流》開始的朗誦內容還加入「澳門回歸20周年來所取得的成就和進步,有力地證明了『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方針的偉大和正確。」 這當是這次配合慶祝澳門回歸二十年的「澳門版」的「增訂」。

據《孫中山》的總撰稿人丘樹宏透露,作品誕生於2011年辛亥革命一百周年,除中山外,已在廣州、北京、吉隆坡、台北、珠海,和香港演出過,接近二十場,澳門演出應是樂團與合唱團成員平均年齡最年輕的一次,可說別具意義。

《孫中山》以「組歌」為名,十段音樂都明顯地以歌詞的內容及結構為主體,四位歌唱家崔崢嶸、鄭素芬、劉乃奇、夏先海既要擔任獨唱,亦要擔任四重唱(男高音陳瑜祇獨唱了第七首歌曲《天下為公》),蔡國柱、藍守恩對唱第八曲《中山路》,則是流行通俗歌曲的唱法。

整部作品分由五位作曲家完成,杜鳴(四首)、桑雨(兩首)、劉長安(兩首)和姚曉強、姚峰(各一首),風格上穩重中帶有一定的浪漫色彩對比。演出前奔波於香港、中山、澳門三地的林屴汧表示,《孫中山》的演出,對澳門的小樂手和小歌手來說,不僅是一次國民教育的經歷,在音樂上亦是一次很新的體驗。

穗港澳聯手迎新歲

《孫中山》演出後翌日,澳門青年交響樂團、澳門精英室樂團聯同香港樂團合三團之力組成一百二十多人的大編制樂團,在梁建楓指揮下進行元旦之夜在澳門文化中心舉行的第十二屆新年音樂會排練。筆者出席了下午的排練時段,欣賞了首次到訪澳門、剛唱完《孫中山》的廣州女高音崔崢嶸在樂隊伴奏下唱了羅西尼歌劇《燕子》的詠嘆調《朵麗塔做了一個美妙的夢》。這首較冷門的歌曲,很能發揮崔崢嶸甜美抒情且亮麗的歌聲特性;她與2012年以優才計劃自北京移居香港的男高音陳瑜以二重唱形式演唱了歌劇《茶花女》中的《飲酒歌》後,陳瑜再放聲高歌了歌劇《杜蘭朵》中的詠嘆調《今晚無人能眠》,歌聲雄渾,氣息穩重。

緊接茯O旅美華裔青年小提琴家周穎與樂隊排練兩首經典名曲,聖桑的《引子與迴旋組曲》和威斯曼(F. Waxman)的《卡門幻想曲》。周穎是2018年哈爾濱及上海斯特恩兩項國際性大賽的冠軍,2019年夏天剛與「澳門青交」於北京及葡國巡演獨奏《梁祝》小提琴協奏曲,獲得很高評價。這次再聽她的演奏,扎實的小提琴技巧發揮得較演奏《梁祝》更淋漓盡致。

今年的澳門新年音樂會,原定由德國青年交響樂團LJO到訪,聯同「澳門青交」演出,但最後因故取消行程,臨時邀得與梁建楓帶同他出任舵手,剛於去年(2019年)六月才成立的香港樂團,及由他擔任總監,以「澳門青交」離團的資深團員組成的澳門精英室樂團,合三團之力來「救場」演出,也就成就了這次穗港澳三地聯手迎新歲的跨境合作盛事了。

獨特品牌創新融合

澳門青年交響樂團和廣州交響樂團都在元旦新歲之夜舉行新年音樂會,筆者便只能聽「澳門青交」的除夕排練,再北上廣州星海音樂廳欣賞「廣交」的新年音樂會,這應是中國開放改革後最早舉辦、以城市命名的西方式新年音樂會,自1993年首次舉辦以來,便一直由「廣交」演出,至今已第二十八屆。為此,儘管現今每年在廣州各個演藝場館舉行的新年音樂會不下十多二十項,這仍是最為矚目的演出,今年票價最高為1,680元(人民幣),仍是眾多新年音樂會中最受各方追捧的節目。

經過長時間的發展,「廣交」的新年音樂會逐漸擺脫維也納金色大廳新年音樂會模式,形成自己備受各方歡迎的獨特品牌傳統,發展到今次2020年的設計,簡言之便是「創新、融合」兩大元素。今年邀來閻惠昌執棒,背後已帶有「創新、融合」色彩。閻惠昌於上海音樂學院作曲指揮系畢業,後來成為享譽國際內外的中樂指揮家,是贏得「民族樂團翹楚」稱號的香港中樂團的當家。他應是首位執指「廣交」新年音樂會的中樂指揮大師呢,亦可能因此今年的節目明顯地分成上半場西方,下半場中國。

意外驚喜三雙名家

今年獨奏獨唱的音樂家帶來的「意外驚喜」多達三對六位。首先登台的是西班牙傳奇音樂家盧塞羅.特納(Lucero Tena),以一對響板和樂隊奏起歌劇《卡門》序曲,再演奏她的同胞作曲家希曼奈斯(G. Gimenez)的歌劇《路易斯.阿隆索的婚禮》間奏曲。已八十二歲高齡的她,奏來仍充滿激情與感染力。 緊接茪W台的是法國豎琴大師梅斯特(Maistre),與樂團演奏了比利時裔的俄羅斯作曲家格里埃爾(R. Gliere)的降E大調豎琴協奏曲的首樂章後,加奏選自史密塔納《我的祖國》中的《摩爾道河》,再與特納攜手出場,以響板與豎琴奏了法雅的第一號西班牙舞曲,盡展過去三年來這雙巡演超過四十場的「孖寶」的驚人魅力。

下半場兩個同樣讓人驚喜的組合,首先登場的是「廣交」大提琴副首席潘暢,與在星海音樂學院任教的琵琶演奏家繆曉錚的「廣州組合」,攜手與樂團演奏了趙麟的雙協奏曲《逍遙遊》的第一、三樂章,一中一西兩件樂器的獨特個性樂音,琵琶清麗高亢的顆粒性音響,與深沉曠遠富有男聲音色的歌唱線條,相互交融,將莊子《逍遙遊》中物我兩忘的意境帶出驚喜新感覺。另一組合則是苗族男女歌手蝶當久與楊一方。蝶當久首先獨唱一曲《苗嶺》,再與楊一方以「苗歌王對王」的對歌方式,演唱了《對歌對到日落坡》,那種真假聲隨時將無比高亢的聲音,與抒情的聲音交替唱出的奇特效果,在兩人以無伴奏清唱方式加唱的《飲酒歌》中,更是讓人印象深刻!

禮炮加奏高潮迭起

音樂會壓軸奏完關迺忠的《打鬼》,音樂廳內裝置的「禮炮噴槍」噴發出大量彩紙,整個音樂廳內即時飄散茪@片熱辣辣的紅光!這只是高潮開始,加奏樂曲更是一浪高過一浪;當晚在閻惠昌帶領下,與觀眾互動加入「呼」、「嚇」之聲和樂隊加奏了《射鵰英雄傳》後,再加奏迪士尼電影的插曲《S與老鼠》,一曲奏畢,樂隊樂師紛紛向觀眾席拋出鼠年的毛公仔玩偶,最後才加奏老翰史特勞斯的《拉德茨基》進行曲,為新年音樂會寫下句號。 其實,觀眾進場時收到的新年禮物已是一項驚喜,總監余隆與「廣交」兩年前(2018年)在新年音樂會演奏貝多芬《合唱》幻想曲的實況錄音限量版紀念CD,那可是今年在廣州首張面世的貝多芬250年唱片呢!

可以說,這次跨年跨境賞樂最大的感受是三位香港指揮家:林屴汧、梁建楓,和閻惠昌,都以他們在指揮上的專業能力,帶領各地的樂團、合唱團在跨年的獨特時刻,以音樂聯結起來自各方各地、台上台下的心靈,能讓大家興高采烈地迎接新的一年,為未來的打拚增添更大的正能量。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