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雙城記】舊景重現

2020-02-21

何冀平

2003年3月的北京,乍暖還寒。空蕩蕩的北京機場,工作人員比旅客多。我搭上港龍飛機,一進機艙心更寒了,飛機上只有不到10個人。

前一天我還在拍攝現場。拍電影,一般人都覺得新鮮好玩,其實很難在現場呆下去。一個鏡頭,幾句台詞,幾分鐘戲,導演要翻來覆去地拍,轉機位、打光、調度、講戲,看的人早煩了。只有我,一點不煩更不覺悶。台詞是我寫的,人物是我生出來的,我知道演員的表演到不到位,台詞說得是不是恰當,演出的火候是深是淺。電視劇《天下第一樓》已經拍了三分之二。都是好演員:張嘉譯、濮存昕、巍子、王姬,還有人藝的一流老演員馬恩然、韓善續、修宗迪、李光復等等,導演是夏剛,夏淳老師的兒子,資深導演。拍攝一帆風順進度很快。但這兩天人心惶惶,城中「非典」鬧得很兇猛,聽到的都是嚴重、隔離、危急、死人的壞消息,但劇組每個人都緊守在崗,沒有一個人請假。終於,宣佈停機,人員解散回家等消息。

回到香港,香港像北京一樣人心慌亂。家就在京華酒店附近,據說那裡是「非典」爆發源頭之一。正在進行的事情已經全停,在北京拍戲的電影人也都回了香港,記得有徐克等,相約自覺在家隔離。

樓價大跌,股票見底,人心低迷。和眼下一樣,戲劇、電影製作全停,沒事幹,每天看茧‘~發呆,反而惶惶不可終日。接到香港話劇團總監毛俊輝電話,董伯伯(董建華)的政府想起了藝術,指派香港三大藝團,話劇團、舞蹈團、中樂團,聯合做一台節目,指明要能鼓舞人心的製作。毛俊輝找到我,希望我以最快的速度寫一台音樂劇。人馬上精神起來。聽說請來顧嘉煇作曲,黃霑作詞,我更精神了。

我和黃霑相識,是因為拍電影。那年他在西班牙巴塞羅那奧運會,為香港電台講解賽事,其中一場「競走」的比賽,撼動他的心,陳躍玲戲劇性地奪得世界競走奧運冠軍,為中國拿到第一面田徑金牌。黃霑想把她的故事拍成電影,找我做編劇。追蹤採訪陳躍玲,從香港追到她的老家東北鐵嶺,一路都是故事。可惜各種原因那個電影沒有完成,但我和黃霑成了朋友。

有了精神,最快速度40天完成劇本,之後就是和導演、編曲、作詞磨合。那一年毛俊輝尚在病體恢復之中,創作會議都是在他家裡開。都是創作人,開會也很開心。顧嘉煇很紳士,不多說話,句句都在點上,黃霑一貫的張牙舞爪,但絕不胡攪蠻纏。為了用什麼劇名,我和黃霑打了起來。 (待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