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此山中】 懷念肥姐 懷念香港好時光

2020-02-21
■肥姐沈殿霞紅透半邊天,至標準的開心果造型。 作者提供■肥姐沈殿霞紅透半邊天,至標準的開心果造型。 作者提供

鄧達智

目下香港……疫情蔓延時。

提及疫情比我們更嚴重的內地,不相伯仲的台灣地區、新加坡、日本,心情無論如何也好不起來!

不同設計畫圖,落筆隨心隨意起伏跌宕;寫字撰文並非感性行為,而是極理性測度處理,必須心無旁騖始得流水行雲。

晨早八時多起床,咖啡奶茶飲過,情緒未能還原,負面新聞及朋友不斷發來疫情及仍未肯告一段落的所謂社會運動……叫人嘆息低迴。

百無聊賴,看到別報封底,大篇幅報道鄭欣宜懷念母親沈殿霞(肥姐),香港人及華人永遠的開心果--肥姐。

肥姐離世十二年,欣宜透露永難釋懷母親的早逝,得知肥姐得絕症,整個人崩潰零散猶如天空塌下來。母女血肉相連濃得化不開的深情,誰都理解;與肥姐無半點血緣關係,泰半巿民亦也神傷。我們屬於看荂m歡樂今宵》長大的一代,幾乎周一到周五,每晚就算不是看荂A或在家中二樓自己的房間趕緊將學校功課做完,也難禁肥姐如銀鈴般清脆的笑聲從樓下大廳的電視機傳到耳際。

首先發現肥姐不同一般靚女明星,卻無減吸引的胖嘟嘟面孔,為童年極幼隨荅炙嬤嚓萼|看邵氏黃梅調電影《 紅樓夢 》,戲中人物極多,能清楚記得:樂蒂飾的黛玉,丁紅飾的寶釵,連鳳姐是否由高寶樹飾演也已模糊,卻深深記得戲分不多的傻大姐,由沈殿霞飾演。

跟肥姐不算熟,一兩次長輩宴請的席上,也曾上過她的電視訪談節目,嘻嘻哈哈跟我們自小的印象吻合。背地裡她也有沉默,公眾場合及出鏡前用心揣摩如何在鏡頭前演繹的時刻。

從我們童年時香港清貧的歲月,到少年時香港起飛,從國外上課後回流搭上香港鰝鬫C車的青年期;肥姐的笑聲始終不離不棄與我們同在,縱使SARS,也萬眾一心,迅速反彈。肥姐辭世這些年來,香港一直反反覆覆,難再尋覓昨日的安穩,二零一九年中至今更是我城比抗戰的三年零八個月更慘淡的時光,際此肥姐離世十二載,對她的笑聲更是無盡的思念。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