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巡演七城 耗口罩五百──香港中樂團美樂迎巧鼠 攜手寫新頁

2020-02-22
■奧地利埃爾藝術節日音樂廳,閻惠昌與觀眾採用布郎鼓互動演奏程大兆的《黃河暢想》選段。香港中樂團供圖■奧地利埃爾藝術節日音樂廳,閻惠昌與觀眾採用布郎鼓互動演奏程大兆的《黃河暢想》選段。香港中樂團供圖

為期十八天(1月21日至2月7日),經歷六個國家十一個城市,走遍八萬公里,香港中樂團由閻惠昌和周熙杰執棒舉行了七場迎接鼠年新春音樂會。毫無疑問,這些數字是香港中樂團建團四十三年來的新紀錄。作為「香港文化大使」的香港中樂團外遊巡演,除發揮傳揚香港音樂文化、建立香港形象的作用,往往還會帶有其他目標。這次是樂團繼2002年馬年,和2011年蛇年後的第三次春節訪歐演出,也就是藉茯K節的到來,用中國音樂架建祝福與祝願的橋樑,為歐洲觀眾帶來歡樂。

除此之外,其中於布達佩斯藝術皇宮(Mupa Budapest)舉行的第六場音樂會,獲世界古典音樂最大在線平台Medici.tv全球同步直播,也是香港中樂團首場透過網絡全球直播的音樂會,藉此將中國音樂的正能量向全球發放,這同樣是香港中樂團的新紀錄。 文:周凡夫

樂團此行,行程緊湊,面對的非僅是藝術上的挑戰,還有日趨嚴重的新冠肺炎的恐慌。巡演多個城市,要讓過百人的團隊保持健康狀態,避免出現感冒發燒的懷疑個案導致音樂會被停演的危機,為團隊成員提供口罩變得急切。奈何口罩一物,正常狀況固定供應集中於醫護界,並非社會上的常銷物,為此,樂團好不容易才輾轉購得一百個。及後第四場於不萊梅施圖爾演出時,已有觀眾退票傳聞;行程抵達布達佩斯,入住酒店各人均要量度體溫,壓力可說不斷增加。

節目設計別具心思

樂團此行巡演,面對七個不同場館,每場演出都能贏得音樂同行和嘉賓大力讚賞,觀眾反應熱烈,一再出現全場起立鼓掌(Standing Ovation),再次展現出音樂跨越民族、文化的力量。或許,更確切一點看,香港中樂團能贏得「民樂翹楚」的崇高地位,除實際的卓越藝術水平外,與節目設計別具心思更大有關係。

這次帶到歐洲的節目,開場是發揮吹打樂炫目性技巧與音效的《豐收鑼鼓》,能迅速達到鬧場效果,但緊接茷o是從極微弱(ppp)到極強大(fff)的大幅度音量對比的《憶》(趙季平《大漠孤煙直》組曲第四樂章),這可是一首深情滿滿、將傳統色彩與現代音響結合的作品。這首基調抒情性的音樂,正好與《豐收鑼鼓》以及接下來感情與場面均無比強烈、由樂團首席琵琶張瑩和樂團演出的《霸王卸甲》形成對比,那正如西方樂曲的三段體結合,正是音樂審美觀中至能將人的情緒掀動的「公式」。

中西文化相融顯威力

下半場則以陳明志新奇音響層出不窮的現代風格音樂《精.氣.神》開場,再從這首刺激官能的樂曲,接上只以約四十把拉弦樂器演奏傳統風格的《二泉映月》,突出樂團研發成功的環保胡琴清純優美動人的弦樂之音與內心世界,同樣發揮與前後兩曲對照的三段體結構美學效應。壓軸的《簧》是台灣作曲家王乙聿以中國的三十七簧笙及西方的大型管風琴擔任獨奏,和民族樂團合作演出的「複協奏曲」般的單樂章作品,強大澎湃的結束高潮,更體現出中西樂器的「簧」聲結合所呈現的文化相融的威力。

不過,這首壓軸音樂《簧》,只安排在具備大型管風琴的四個場館演出,包括首站琉森文化藝術中心音樂廳(KKL-Luzern)(1月24日),第三站布魯塞爾藝術中心 (Bozar Brussels)(1月27日),最後兩站:布達佩斯藝術皇宮(2月3日),和德累斯頓文化中心(Kulturpalast Dresden)(2月5日);至於另外三個未設有管風琴的場館:第二站波恩劇院(Bonn Theatre)(1月26日)、第四站不萊梅施圖爾藝術中心(Stuhr-Gut Varrel)(1月30日),和第五站奧地利蒂羅爾藝術節日音樂廳(Tiroler Festspiele)(2月1日),則安排演奏伍卓賢的《唐響》壓軸,這同樣是一首跨越了時空和中西方文化的原創樂曲。

可以說,壓軸樂曲儘管有兩首,但都包羅了中國傳統音樂風格,和現代風格的原創作品。既有中國內地作曲家、台灣作曲家的樂曲,亦有陳明志、伍卓賢等香港作曲家的音樂,展現的正是香港作為立足於中華文化,又具有世界視野的國際大都會的本色。每首樂曲都能為生活於交響樂之鄉的歐洲人帶來心靈的觸動,每場演出的觀眾都盛裝而來,無比專注凝神地進入到每一首樂曲中。

可以說,香港中樂團直接以音樂的正能量,讓觀眾渾忘了現實世界中的病毒恐慌,甚至人生中越來越難以掌握的痛苦。

加奏三首觀眾互動參與的樂曲,首先演奏的廣東音樂《步步高》,閻惠昌採用觀眾以掌聲互動演奏的方式來演出,接蚙[眾採用布郎鼓和樂團互動演奏程大兆的《黃河暢想》選段,再由觀眾配合以「呼」、「嚇」的吶喊來呼應演奏《射雕英雄傳》。在這三首帶有濃厚的中華民族和香港色彩的音樂中,觀眾情緒一首較一首高漲,往往出現全場觀眾起立鼓掌的場面。

全球直播傳正能量

樂團這次巡演,除了首站琉森文化藝術中心音樂廳,和唯一由樂團常任指揮周熙杰執棒的第四站不萊梅斯圖爾藝術中心,都是樂團2011年到過的舊場地外,第三站布魯塞爾藝術中心亦是2009年到訪演出過的舊地。

1月26日在貝多芬故鄉(出生地)波恩(Bonn)的第二場音樂會,安排在充滿歷史感的波恩劇院的歌劇院舉行;於奧地利山區埃爾(Erl)舉行的第四場演出,安排在蒂羅爾藝術節日音樂廳(Tiroler Festspiele),那可是一個很有現代感的歌劇院式場館。

透過全球古典音樂最大在線平台Medici.tv進行全球網絡實況直播(六個月內可回看)的,是第六站布達佩斯藝術皇宮的巴托克紀念音樂廳。當晚大門外旗杆上除懸掛了匈牙利紅白綠國旗,和歐盟的藍色旗幟外,還飄揚起中國五星紅旗。當晚舞台上豎立起不少收音咪,錄像機則使用了八台,全面「覆蓋」了音樂廳內的各個不同空間。當日下午走台,指揮與全體樂師更是全部穿蚨t出服排練,供匈牙利電視台的攝製隊「預習」,為此,攝製隊雖然不熟悉中國民族音樂,「預習」後晚上的直播,鏡頭基本能追貼音樂,見出「預習」有用。

這場音樂會據說是巡演七場中最快售清門票的一場(總票數約一千五百張),臨場所見,卻有一些空座位,亦有觀眾戴茪f罩入座,但華裔觀眾不多,大都是盛裝而來的主流社會人士,有人解釋這與連日媒體的渲染報道,有些人怕新冠肺炎不出席或退了票有關。

但無論如何,當晚演出不僅人人全神貫注,而且每首樂曲都贏得熱烈掌聲,特別是壓軸王乙聿的《簧》,陳奕濰演奏的笙,與史葛特(Jonathan Scottt)演奏的管風琴結合大型民族樂團、以中西樂器融合而成的豐富變化音響,及高潮的強大音流帶來的震撼感,更將觀眾情緒提升到一個興奮的高點。

閻惠昌多次返場,再三與觀眾以不同互動方式將三首加奏曲全奏了,觀眾情緒一首較一首高漲,就是沒有一個人離座!閻惠昌與樂團只得將《射雕英雄傳》再奏一次,仍是沒有人離場,閻惠昌只得示意大家要休息睡眠了,才將這場全球直播音樂會結束,亦是此行唯一加奏四首樂曲的一場。

台上台下難忘合照

最後一場演出在德累斯頓文化中心,這是一個將傳統馬蹄形與現代葡萄園式結合的現代音樂廳。這場壓軸演出已到旅程末段,儘管各人難免在體能上已有疲態,但演出前排練,行政總監錢敏華宣佈,在多方設法下,樂團已購得四百個口罩,會派發給大家,每人四隻,務求能讓大家安全乘搭飛機及其他公共交通回到家中。也就是說,連同早前樂團透過有關人士購買得到的一百個口罩,前後總共購買了五百個口罩。在新冠肺炎肆虐之時,要返回香港這確是讓大家感到興奮的「德政」,領取口罩時有人大叫樂團萬歲,可見五百個口罩確能刺激起士氣。

當晚人人演奏落力萬分,觀眾情緒一再掀起,接續加奏三首樂曲,最後在觀眾叫喊「呼」、「嚇」配合下奏完《射雕英雄傳》,全場觀眾起立熱烈鼓掌以「Standing Ovation」向樂團的卓越演奏致以最崇高的致意,那可是香港中樂團在香港演出亦難得一見的場面,難怪台上樂師亦大為感動。這個樂季之後將因個人原因要離開合作已有六七年的樂團的陳奕濰更是眼含淚水,閻惠昌與之擁抱,頗有不捨之意外,亦為此行終能圓滿完成整個巡演感恩,原因更在--巡演過程中陳奕濰亦曾一度不適呢。

最後樂團全體樂師齊齊轉身背向觀眾,在預先安排的攝影師鏡頭下,與全場起立仍在熱烈鼓掌不息的觀眾拍下難能可貴的千多人大合照,為這次七城巡演,留下歷史性的難忘印記。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