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許可二胡傳奇之音

2020-02-08

人生與音樂都充滿傳奇色彩的胡琴演奏家許可與東京弦樂五重奏(Tokyo String Quintet)攜手的音樂會,是康文署主辦的「樂趣」(music delight)系列節目之一,選奏的樂曲大都是時長只有三數分鐘的愉悅輕鬆樂曲。上下半場連同加奏的《春天》及《野蜂飛舞》共十六首,除了開始四首由二胡與弦樂四重奏的組合演奏,其餘都是與加上低音提琴的弦樂五重奏,有如是六重奏的形式演出。這種中西樂器的組合並無「傳統」曲目,都要「度身」編曲。當日音樂會的「曲目單」上基本都註明編曲者的姓名,唯上半場最後兩首:德伏扎克的《幽默曲》和迪尼庫的《霍拉斷奏》卻沒有編曲者姓名,後者所寫「海費茲編曲」,海費茲所編的當不可能是二胡與弦樂五重奏版本吧?

二胡與弦樂五重奏結合來演奏,是中西樂器的「跨界」形式,選奏的雖有中國民歌、日本歌曲(如《紅蜻蜓》)、電影歌曲(久石讓《天空之城》的主題歌曲《伴隨荍A》、威廉斯的《辛德勒的名單》)、流行曲(麥卡尼的《Yesterday》),但大多仍是古典樂曲重編,「原創」的便只有中國作曲家周龍的《中國民歌七首》,甚至許可自己的《思念》,亦是王建民編曲的版本。

這些樂曲雖短小如小品曲,內容亦易聽易明(所以樂曲介紹亦省去了),更重要的是,「跨界」的效果產生的新「色彩」取向,都和諧悅耳好聽。儘管許可在二胡演奏上運用了好些較「新」的技巧,但並無刻意炫耀及「戲劇化」,甚至在奏完第一組四首二胡與弦樂四重奏的樂曲後,用粵語和聽眾互動時,更吐露他以二胡與東京弦樂五重奏合作的「關鍵秘密」,那就是原本不同「語言」的中、西方樂器,音階上的調弦音律各不同,中國的五聲音階二胡,要與七聲音階純律的提琴結合出和諧協調的「語言」,雙方便要視所奏樂曲作出調整才可以了。

為此,「跨界」的效果也就讓人在整場演出中聽得愉悅諧協,那種純和美妙便讓人有歲月倒流之感,閃現出許可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初次到訪香港時的光影。許可1960年生於南京,七歲開始學習京胡、二胡、三弦,1982年以優異成績畢業於中央音樂學院,師從藍玉崧及史太正。1983年任中央民族樂團二胡首席,1985年於深圳特區樂團任獨奏演員,1987年於北京音樂廳首次舉行獨奏會,1989年於日本國立東京學藝大學留學,師從東川清一。 1990年1月於東京音樂之友劇場舉辦了來日首場獨奏會,隨後即以二胡演奏西方樂曲在日本走紅,並成為少數在國際樂壇上以胡琴演奏中西樂曲的傳奇人物。

1991年3月許可首次來港登台的「妙韻神弓」胡琴獨奏會,部分曲目被收錄在《弦中韻》CD出版。當年的「妙韻神弓」音樂會在荃灣大會堂舉行,為此,這次演出亦安排在荃灣大會堂,許可在音樂會中亦自言帶起不少回憶。其後許可在香港出版了好幾張CD,計有1992年以二胡演奏西方古典樂曲的《Melodie》,和以二胡與中央交響樂團(麥家樂指揮)錄製的《梁祝》(CD及LD),1996年還推出CD《流浪者之歌》 。這些CD、LD都暢銷一時,亦為他贏得「另一位海費茲的再現」、「二胡界的帕格尼尼」等美譽。

這次他與東京弦樂五重奏雖然沒有演奏《梁祝》等大作品,但他於音樂會的演奏中,展現出將西方弦樂器的揉弦等演奏法融入胡琴中,並創下快速推、拉連頓弓,明亮清晰的高把位人工泛音,及雙音旋律演奏法等,仍讓人有「驚艷」之感。不過,遺憾的是,由於香港時局影響,12月14日的音樂會由晚上改到下午三時舉行,荃灣大會堂的演奏廳大約只坐了一半聽眾,可惜了。

文:周凡夫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