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本地劇團探索廣播劇 聲音演繹笑淚人生

2020-09-12
■廣播劇《有記號的媽媽》錄音。■廣播劇《有記號的媽媽》錄音。

劇場關閉,現場演出無法進行。本地劇團「三點水」另闢蹊徑轉戰廣播劇,創作「好聲好戲 Podcast Drama」系列,用聲音演繹劇本中的笑淚人生。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圖:受訪者提供

「三點水」的藝術總監黃翰貞說,想嘗試「好聲好戲」的念頭是從今年5月開始。「當時挺確定七八月的舞台很可能不能順利有演出,而我們團的創作向來不是只有舞台演出的,就想要試試看將戲劇的演出放在不同的媒體上。」當時,劇團的駐團創作人之一羅淑燕提議不如試下玩廣播劇。羅淑燕早前曾有在演出中為視障人士口述影像的經驗,對聲音的演繹有興趣。大家商量之下一拍即合,「在疫情下面,可以做的事情很有限,我們覺得這是很適合我們團隊的製作方向。」

然而剛開始嘗試就碰上不少資源上的困難。「第一階段的實驗是沒有資源支持的,都是問朋友租借錄音的地方去錄,比如一些band房,那整棟樓都是band房,我們在這邊錄,外面的環境聲音就有歌聲、音樂聲、鼓聲......時常錄錄下發現不行,又要搬要轉場。整個錄音的過程強度很大,有時錄完一天後幾天都不想說話。」但她形容演員都玩得很開心,比起舞台表演又是另一種創作的樂趣。

劇團現已相繼完成《有記號的媽媽》、《是誰殺死了鸚鵡?》、《作曲家的耳朵背叛》等作品,而早前,劇團也得到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藝術紓困計劃2020」的資助支持,展開「好聲好戲 Podcast Drama--想像未來系列」研究及實驗計劃。計劃不僅包括募集故事及製作以「想像未來」為題的廣播劇,還將開辦免費的配音班,在疫情衝擊下,為本地的演員提供嘗試另一種表演方式的機會。

「聲」變萬化

廣播劇的演繹和舞台表演截然不同。舞台劇有許多視覺上的呈現,透過整體的畫面、演員的動作和眼神,許多意涵便自然展現;而廣播劇則要靠聲音的設計、聲效的加持,以及對白的補充去表達。「兩者的節奏也不同。」黃翰貞說,「之前有些觀眾也會給我們反饋,說節奏可以更快些。去劇場看舞台劇,和我在地鐵上聽廣播劇,觀眾進入的情緒會不同。戲如果有太多的推進和鋪排,觀眾可能會覺得慢。畢竟心態也不同,在上班的途中,在交通工具上面聽,觀眾會想要更豐富、娛樂些。」

將劇作轉化成廣播劇,三點水最初的實驗並沒有重新去按聲音來遴選新演員,而是鼓勵原有的演員轉換演繹的方式,去發掘聲音的無限可能。比如《有記號的媽媽》一劇,就脫胎自劇團原本的舞台演出《街貓》,創作團隊從原劇本中拿出部分內容改編,邀請原有的演員去做聲音演繹。只是在這個過程中,對聲音的要求更高更重。黃翰貞說,雖然演員只是對茷}演出,但一點不能偷懶,仍然要運用自己的身體動能來改變聲音的質感與效果。「我們很多時候認為,對茷}身體就比較懶惰,比如打鬥的場面表演不出來,很多時候是要靠演員的想像力去豐富、去刺激聲音的轉變,但是我們仍然要求他們要用多些自己的身體,比如跑步、爬山時的呼吸聲,身體動起來的時候是不一樣的,要多用身體去豐富。」

沒有了視覺的呈現,廣播劇需要靠不同的聲效去模擬環境,作出「聲臨其境」的效果。黃翰貞說,舊有的廣播劇表達比較直白,甚或是點評時事,「我們的出發點則是想要真實感,更接近電影感。」她笑言做後期的聲效對劇團來說也是新嘗試,要不斷發揮想像力和創造力。「可能到網上面自己去找一些素材,又或是自己嘗試配一些聲效,比如去營造遠、近的感覺,以及模擬生活中的一些聲音。剪接的時候也要很茩咿M聲線的平衡。」

重新發現聲音的可能性

當戲劇文本轉化為舞台劇,一系列的動作、眼神、接觸變成經由聲效或獨白去展現。黃翰貞說,從這個角度而言,劇本的可塑性會更高。「舞台劇總是想要在一個情景中有很多事情發生和推進,廣播劇則像電影,可以快速切換不同場景。中間的轉折可以用聲效和獨白去交代。」聲音的演繹甚至可以解決某些視覺呈現上的困難。「比如第二個作品《是誰殺死了鸚鵡?》,舞台上未必做這個--要怎麼呈現鸚鵡在洗手盆堶惆R涼呀?可能要用戲偶,或者影子去表現。但是在廣播劇中,聲音和聲效已經可以很真實地呈現。」

黃翰貞說,藉由這次嘗試廣播劇,讓她重新發現聲音表達的可能性。「我一直也做舞台的導演和演員,在舞台上,太靠視覺的刺激感,視覺先行,反而很多時忽略了聲音的演繹。這次做了廣播劇才發現,原來聲音那麼有趣的,可以有那麼多的變化。會反過來覺得,平時我的導演方式也是多由身體和動作出發,容易忽略聲音的多變和豐富。而且我發現廣播劇給演員帶來更多可能。舞台上演員很受外形的限制,比如是不是貼近劇本中的形象。但在廣播劇中則沒有這種限制,一個很高的人也可以演繹小朋友。」

其實廣播劇在很多地區都是非常流行的文化產品,近年來內地也興起廣播劇商業化的小熱潮,有不少專業的配音工作室會將熱門小說改編成廣播劇呈現,其聲音演繹水平和後期製作都日趨成熟。香港則暫時未見有專門的廣播劇平台。黃翰貞認為,在香港做廣播劇,很有發展潛力。「香港人很忙,總是同時做很多事情,比如開車的時候,做家務的時候,上下班搭地鐵的時候,可能會習慣聽歌。我想,只要我們的內容是切合他們的生活的,那會有發展的潛力。當然,這種文化是要慢慢培養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