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學語習文】中文茩奎ЙN 文學重視文化

2020-12-02

1974年中英文中學的會考合併,令中文科課程出現重大改變。從此,兩類學校採用同一個中文科課程。因應此轉變,中文科卻於1972年一分為二。由該年開始,中四、中五的中文科設為必修科,並另設選修科--中國文學。

據聞,中國語文分科的建議是受到當時掌管考評的包樂賢(A.G.Brown)的影響。他認為英語科一向分為「英國語文科」和「英國文學科」,因此在中文和英文中學會考合併之際,中文科也應仿效英文科分科。但這種做法卻引起了不少的爭議。

支持的人認為,這樣理科學生只需修讀語文科,能騰出更多時間研習數學和自然科學,而文科學生則可兼讀兩科,可維持原來中文課程的傳統特色。也有人認為,語文只是溝通工具,應該主要訓練學生的讀寫聽說能力。一些文學知識及能力,例如寫詩填詞等只是少數人的事,在高中、大學開設選修科給他們選擇已經可以,毋須所有學生皆學。

反對的人則認為,這樣做使中文科淪為傳意的工具,教學只茩奎ЙN文字的訓練,忽略思想情感和道德的教育,而文學、文化等熏陶也漸漸被淡化。也有人提出中國文學科所佔的教節太少,而且大部分學校都不開設中國文學科或只開設一班,能夠修讀的學生並不多,大部分學生只能通過中國語文科接觸文學。

當時的語文學者蘇文擢指出:「1970年代至1980年代初香港中文教育之主要問題,在於嚴重的工具化傾向以及與傳統文化的徹底割裂。」他舉例說:「1969年以前有《論語》四組和《孟子》三章的範文,1971年只剩下《論語.里仁》和《孟子》『四端』兩章,到1980年則完全刪去上述的範文篇章,卻沒有補入內容相近的教材。」他認為「迷信語文工具論的教學方法,正是學生愈來愈厭惡中文學習,致使中文水平每況愈下的根本原因」。

無論如何,這種中國語文及文學分科的做法沿用至今。根據新高中中文科的課程要求,本科需學習的重點包括閱讀、寫作、聆聽、說話、文學、中華文化、品德情意、思維、自學能力等範疇。但文憑試的分卷設計為閱讀、寫作、聆聽及綜合、說話,不無給人只訓練傳意技能的誤解。而指定範文的廢除,更加強了這一觀感。雖然後來增加了十二篇指定範文,但杯水車薪,不見得能起多少作用。反觀中國文學科,仍持續設有指定範文。

1974至1977年的範文共30篇。其中「漢魏六朝詩選」有4首;「唐詩選」3首;「韓愈文選」有2篇;「東籬樂府選(馬致遠)」有2首;「白話詩選」4首。實質有40篇。1978年至1990年,設「詩詞選」、「文選」和「小說戲曲選」共3組,選修的學生可選讀其中2組。

1990年開始,取消了文體分類選修的做法,要求學生能認識「一代之文學」。以時代劃分:「先秦文學」選自《詩經》、《楚辭》、先秦散文;「兩漢文學」選自《史記》、樂府;「魏晉南北朝文學」選了五言詩、駢文;「唐宋文學」選了詩、詞、散文;「元明清文學」選了曲(雜劇)、曲(小令)、小說;「現代文學」選了詩歌、散文、小說、戲劇。共有35篇範文。

1994年,考試局新增了高補程度中國語文及文化科,並列為必修科目。原先屬於選修科的中國語言文學科取消,但開設了選修的高級程度會考中國文學科。預科中國文學科的範文採用香港大學所編的《中國文選》,但此文選已非原先由林仰山主編的93篇本,而是另由何沛雄和陳炳良編的新版本。

出版社這樣介紹該書:「《中國文選》乃為香港高級程度會考中國文學科考生編寫,篇目內容悉照新修訂之1994年課程,同時亦可供教學參考及自修之用。本書輯錄修訂課程所選之經、史、子、辭賦、散文、詩、詞、曲及小說等課文二十五篇,以時代先後為序,分上下兩冊。上冊課文共十二篇,下冊則為十三篇,俱屬歷代重要作品。每篇繫以解題,略述作者生平、時代背景與主要著述及其學術影響,而各篇註釋,或詳瞻,或簡明,率以幫助讀者了解正文為依歸。」

2007年設計的中國文學課程,適用於2012年的新高中文憑試。此課程的範文於2014年至2015年作了一些修訂,除了第28篇,由姚克的《西施》改為曹禺的《日出》外,似乎沒有多大變動。值得一提的是,這個28篇的範文清單,不少範文是來自舊會考中文科、文學科及預科文學的範文。

■陳仁啟 中學中文科教師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