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古經今品】敏於事 慎於言

2021-02-01

君子一生追求的,是道義。人一旦內心中生起了追求道義的想法與願望,接茷K會引出一個問題:「我應該怎樣做才合乎道義呢?」這是由意念到實踐的過程,意念由內心發出,實踐則見諸外在行為,而外在行為不出言、行兩種。欲求言、行合乎道義,必須使之遵從禮法規範,因此孔子說:「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又說:「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勿言屬「言」的範疇,而勿視、勿聽、勿動則屬「行」的範疇,透過小心謹慎的言行,使內心歸於「仁」的境界,這便是儒家的修養功夫。

古人對言行,有一致的要求,那就是必須謹慎。《詩經》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易經》謂:「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 君子時時刻刻不敢鬆懈,惟恐言語和行為出現偏差,一如《中庸》所說:凡是正確的原則,都是片刻不可以背離的;如果可有絲毫背離的,那就不是真正正確的原則。所以君子在別人看不見、聽不到的時候,仍時刻小心謹慎,不會違背正確原則。

君子非常注意自己的每一個心念言動,即使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也是正大光明的。至於在人前說話與做事,自然更必須多加警惕了。

孔子一向十分重視言語。孔門四科為:德行、言語、政事、文學,言語排第二位,僅次於德行,而在政事、文學之上。為何言語那麼重要呢?我們知道,政事、文學,均以言語為基礎。《論語》中便有「一言而興邦」,「一言而喪邦」 的論述,西諺亦云:「舌頭要是好的,世上沒有東西比它更好;舌頭要是壞的,世上沒有東西比它更壞。」話一旦說出口,便無法收回。 這些都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到現在仍然適用。

明乎此,便不難理解孔子為何特別讚賞質樸純真而口才欠佳的人,而厭惡花言巧語者。孔子告訴我們:一個人應該「敏於事,慎於言」,也就是我們今日所說的「多做事,少說話」,所謂多言多敗,言多必失,誠足為誡。

施仲謀(香港教育大學中國語言學系教授、系主任)

李敬邦(香港教育大學中國語言學系項目主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