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1年6月17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港聞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廿四味:極端抗爭:叩多少次頭也彌補不了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1-06-17]     我要評論

陳業禧 香港大學 刑事司法學二年級生

 繼五月十六日在汀九橋上的鬧劇,從事雞苗運輸業的男子劉玉棠再次以死相逼,釀成悲劇,四十八歲警長就此魂斷干諾道中天橋。以極端手法抗議,確實能惹來迴響。但物極必反,如今執法者無辜犧牲,抗議者不但不獲支持,更遭眾人唾罵。在情在理,甚至從實際效益角度分析,整件事無人得益。事情蒙上了陰霾,問題打下了死結。

 劉玉棠挑選人流眾多的中環下手,在行人天橋上綁上橫額,動機可恥。此舉既浪費大量消防員及交通警察資源,救生氣墊又使繁忙的交通網絡癱瘓。透過這些花招強迫大眾留意他,實在卑鄙。激進派每每興風作浪,製造騷動,以阻塞、不便、傷亡等招數吸引注意,有違文明社會克制忍讓、和平申訴的德性。

 劉玉棠不滿的並非牽涉社會民生的重大議題;他亦非代表甚麼團體爭取利益。劉玉棠只憤恨食物環境衛生署沒有因禽流感而給他賠償。橫額上盡是「我」、「我」、「我」,而非雞農或運輸業界。他大談一己利益和人權,像是患了被迫害妄想症一樣,咬著周一嶽的名字不放。慘劇源於個人不忿及利益,罪孽更深。若然他堅信自己是對的,他大可訴諸法律,追討所謂合理的賠償。但,應否將難以預料的天災瘟疫歸咎港府?業界是否應承受一定風險?我相信劉玉棠和行內人士心中有數。再者,「叫天不應,求助無門」一說更為荒誕,劉玉棠若感不滿,可到申訴專員公署聲討各官員,在公眾場合吠叫「狗賊」、「無人性」等詞語實在無補於事;以自殺綁架傳媒和大眾更是煩人。

 筆者曾參與組織示威活動,親眼目睹部分議員精湛的演技。為了得到民間支持和傳媒焦點,他們善於在傳媒鎂光燈下張牙舞爪,高聲疾呼。記者散去後便立即靜如止水,鳴金收兵。請議員顧及市民大眾。基於「新聞價值」,大眾接觸到的往往只是最哄動的那個鏡頭、最煽情的那篇報道、最轟烈的那些動作。暴力文化被烏合之眾視為抗爭的捷徑,後果堪虞。在兩次鬧劇中,劉玉棠皆在橋邊來回踱步,根本無心尋死,待警察、記者、救護員、消防員趕到現場才發表謬論。

 耐人尋味,兩次混帳皆有陳偉業議員相伴。兩、三年來,陳議員一直在背後支持劉玉棠。陳議員對「支持」的定義或許有所誤解。若然真的為大眾福祉著想,請盡議員本分,主動擔當官民橋樑,做點有建設性的事協助解決問題。絕不應教唆莽漢做損人不利己之事,更不應為慘劇塗上政治色彩。陳偉業罵道:「如非周一嶽拒絕接見,就不會發生悲劇!」那麼,若然立法會主席邀請使用暴力的議員離場,議員因此在外傷天害理,主席和整體議員用不用負上刑責?此說不但沒有因果邏輯可言,還盡顯野蠻霸道、推卸責任的政治哲學,對事情毫無幫助。

 托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是現代社會學的鼻祖。這英國政治哲學家深信「社會契約」,我們為了生計、安穩、秩序,願意抑制個人慾望,安分守己,互相合作,締造更好的社群。劉玉棠把個人權益凌駕公眾之上,極端手段迫令社會揹上代價。這趟,警務人員及死者家屬飽受痛楚、公眾的便捷和利益受損,整件事情全是文明的倒車。無論叩多少次頭、致多少遍歉,罔顧後果的激進派也彌補不了。

相關新聞
港府11月起派6000元 長者優先 (圖)
派錢實施時間表
派錢計劃財政預算 (圖)
兩種登記辦法
議員喜定義寬 憂程序煩
長者收錢恐遭院舍扣起
新居民打算買電腦 (圖)
百人路祭殉職警長 悲憤滿中環 (圖)
輿論齊轟陳偉業 (圖)
網民鬧爆「幕後劊子手」 (圖)
網民憤怒抨擊大嚿(摘錄) (圖)
議員紛斥「玩激烈」元兇
重案組查奪命火 疑電線短路肇禍 (圖)
規管e房條例 明年初審議
酒店地盤4級火 燒足5句鐘 (圖)
陳克勤關注跨境學童 唐英年北上跟進 (圖)
指點江山:反對派抗拒國民教育的要害是「去中國化」
居安思危:學者籲未雨綢繆 防社福保障「爆煲」 (圖)
廿四味:極端抗爭:叩多少次頭也彌補不了
曾俊華批葛輝掀無謂風波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港聞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