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2年3月30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翠袖乾坤:馮愛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2-03-30]     我要評論

文潔華

 看許鞍華的電影《桃姐》,起首還是能夠自持的,未久眼淚便按捺不住。身邊的人不明所以,小聲地好言安慰。他並不知道我家裡也有一個桃姐,我從小被她帶大。

 桃姐經已成了一個族群的代號。我家的桃姐叫馮愛,暱稱「馮人愛」,我和我幾個淘氣的兄妹,還是偷看她的身份證才知道她的名字。平日我們儘管放縱地對她呼呼喝喝,叫她「二嬸」,那是祖母對她的稱呼。馮愛十來歲時結婚,生了一個女孩;她的丈夫據說是個文弱書生,二戰時被日本兵殺了。她在祖母家打工,陪她出嫁,照顧我的父親和幼年失去母親的我們兄妹五人。

 馮愛感激我亡母生前對她好,對我們愛護有加;童年的情景便如電影《桃姐》裡的模樣:那些「眠乾睡濕」的日子,大清早洗地打掃做飯熨衣,直至深夜才上床,摸著黑更衣沐浴。馮愛待我父親便如桃姐對待她的少爺,蒸魚要到甚麼程度,還有豉油雞的做法……飯來張口。她跟我的上輩各人都甚有默契,但又同時知道自己的身份,平日不多言半句,只看眉頭眼額。對於我們這些淘氣精,敢怒而不敢報告。有次三哥見她打瞌睡時口半張著,便快速地把一手粗鹽拋進她的嘴裡,她發怒起來追他半條街,無良的我們在旁邊呵呵大笑……

 我升中時考進第一志願,她高興得把積蓄得來的一O金鏈拿來獎勵……如此「無私和忠誠」的一個女人,老來不能工作,自動堅持要到老人院居住。劉德華令我記起當年前往粉嶺老人院探望馮愛的日子。馮愛走的時候也算安詳,只是沒有儀式,也沒有追思會。

相關新聞
百家廊:逛台北士林夜市 (圖)
翠袖乾坤:馮愛
古今談:物極必反,漢武帝重人倫教化
琴台客聚:抵抗世界的雜複與缺陷
杜亦有道:鄧麗君月
一網打盡:假的真不了
記憶後書:電影節手記之二
王羽佳最新唱片《幻想曲》加奏小品中的個性演繹 (圖)
本土論述建構中的香港戲劇史基礎工程 (圖)
香港國際影視展 兩岸三地的新路向 (圖)
影音館:《飢餓遊戲》——青春嘉年華 (圖)
香港電影節影訊:「縱」觀電影歷史 (圖)
畫里畫外:生死愛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