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3年10月11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大愛同行》為公義抗爭到底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3-10-11]     我要評論
放大圖片

 由查佛斯芬(Travis Fine)執導的《大愛同行》(Any Day Now),相信是他電影生涯中影響力最大的一部片。電影劇本很簡單,一對同性戀伴侶為撫養唐氏綜合症男孩的官司抗爭,揭示的自然也是公義、歧視等問題。但電影的成功,不單是故事說得好,更重要是導演眼光好,他一眼看中了這個發生於三十多年前的真人故事,劇本在不脫離原創的前提下,呈現了同性戀者在過去封閉、受盡白眼的環境裡,如何抗爭到底的過程。莫怪乎原作者George Arthur Bloom也說,他太滿意了。 ■文:蘇蘇 圖:Golden Scene

 George對於這個故事早已不抱期望,劇本完成時,很多演員對其有濃郁的興趣,湯美李鍾斯(Tommy Lee Jones)、史泰龍(Sylvester Stallone)等都曾與他洽淡。然而受制於故事內容過於敏感,在同性戀還未解放的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無人願意觸碰這類題材。劇本被封塵在櫃底二十多年,George早已忘記此事,他開始為兒童電視頻道撰寫劇本。查佛斯芬之所以看到這個劇本,是一個巧合,George的兒子P.J.Bloom是他的中學同學,後來成為他的音樂監督。三年前P.J得知查佛斯芬尋找劇本時,他找出爸爸寫的劇本交給查佛斯芬。

 George獲知查佛斯芬要拍攝《大愛同行》時,第一反應是,「你在開玩笑嗎?」他忍不住大笑,雖然答應讓他拍,但不抱太大希望。

邊緣人的寂寞

 查佛斯芬很認真,找來亞倫甘明(Alan Cumming)飾演情感豐富的男主角魯迪。魯迪是整齣戲的亮點,在Gay Bar駐場表演易服騷的他,身上帶有浪子的孤獨寂寞,總是以狂妄、輕佻的態度待人,包括他的愛人律師保羅(Garret Dillahunt飾演)。易服基男遇上出櫃律師,放諸今日,是見怪不怪的組合。但在上世紀七十年代的美國,同性戀伴侶除了遮遮掩掩玩地下情外,無人願意高調行事被人指指點點。魯迪看不慣鄰居失職,吸毒母親對唐氏綜合症孩子馬高置之不理,便毅然接下照顧男孩的責任,更感染保羅一起爭取男孩的撫養權。保羅因訴訟不得不公開同性戀身份,因而被律師事務所辭退,但他無懼閒言閒語與魯迪同進退,更抱著為公義戰鬥到底的決心,這無疑過分神聖化或理想化現實。但電影重點不在此,而是一個男孩的人生如何因為社會的歧視與欠缺公正的判決而被扭曲,甚至毀滅。

 唐氏綜合症與同性戀者,兩者的結合,為劇情帶來更多的反思。兩者皆是社會邊緣人,都是被剝奪幸福的一群,兩者不斷拉扯而推展出非一般的情感,魯迪的溫柔、馬高的單純,兩個希望被愛的人的真情流露,讓人動容。然而法庭的對峙是殘酷、具偏見的,執法人員執著的是同性戀伴侶的私生活不檢點,不斷地挖掘兩人的行為舉止,以此來證明他們不適合撫養孩子,即使他們可能是唯一願意收養馬高、帶給他幸福的人。

 「美國有過百萬對同志伴侶,當中有二百萬至六百萬已表示希望收養孩子,只要社會許可,他們希望可以成為家長,組織家庭。我覺得,任何一個身體、情緒和心理健康的人,有能力提供一個安全、穩定的家,而且願意去愛和照顧一些被世界遺棄的孩子,他們都應該有權利去把一個孤兒帶進家裡,組織家庭。他們在關上門後做些甚麼,不應該是被禁止收養孩子的原因。」導演並非要為同志平權,而是希望帶出每個人都應該有愛與被愛的權力,無關身份、背景、性取向。

無私的大愛

 偏偏真實的魯迪就這麼糾心,生不逢時,性取向注定成為他的痛。George遇到魯迪時,已經是一個成功的作家,在回紐約的路上,碰上以前的理髮師。這個理髮師與一個被母親遺棄的12歲男孩成為朋友。男孩有自閉症,不肯說話,與他一起住的祖母沒有好好照顧他,所有人對他都無能為力時,只有魯迪挺身而出。儘管與男孩只是鄰居關係,他還是自告奮勇地照顧他,甚至試圖收養他。George這時就在想,同性戀者收養孩子的可能性,得出的答案是「不可能」。但他與魯迪失去聯繫了,不知道他與男孩最後命運如何,只能利用自己的想像力去發展故事。

 在這個真實背景的前提下,查佛斯芬再將之延伸。

 為了避免故事成為一部「上世紀七十年代的催淚基片」,導演利用魯迪的音樂夢來說故事。在電影裡,亞倫甘明沙啞低沉的歌聲,帶有深沉的絕望,尤其電影尾聲唱的〈I Shall Be Released〉。〈I Shall Be Released〉由卜戴倫(Bob Dylan)編寫,收錄於1968年發行的專輯《Music from Big Pink》,導演經過重重波折取得歌曲版權,亞倫甘明最後獻唱時,亦呼應了劇情的發展。魯迪與保羅未能打破社會的成見,最後未能取得撫養權,男孩失去幸福孤單離去,魯迪在Pub裡唱著:

They say everything can be replaced

They say every distance is not near

So I remember every face

Of every man who put me here

I see my light come shinin'

From the west down to the east

Any day now, any day now

I shall be released

 這一刻,他與保羅凝視著,美極了。

 電影在2012年獲得多個獎項,包括西雅圖國際電影節、胡士托電影節、紐約翠貝卡電影節等十個電影節的「觀眾大獎」。George笑說:「對於這些,我很滿足,一切回應都這麼正面……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故事。」《大愛同行》重現了性向特殊、殘障人士幾十年來走過的一段路程,無論支持同志平權與否,都值得給導演、George、當年的魯迪掌聲。

 因為,大愛無私,時間證明,公義終被彰顯。

相關新聞
指揮棒後的靜默小提琴 悼念李德倫夫人李Z (圖)
《相約金婆婆》裡的代際溝通? (圖)
一齊玩轉莎士比亞! (圖)
澳門藝術雙年展—國際文化藝術品交易會
百家廊:性別美學反思
翠袖乾坤:「熱血」與「著迷」
古今談:高速鐵路改變了中國
琴台客聚:眼鏡總是有故事
杜亦有道:四大美人各有一命
演藝蝶影:佛蘭明高中的美狄亞
此山中:高寧
《大愛同行》為公義抗爭到底 (圖)
銀幕短打:電影人的專業精神 (圖)
影評:《被偷走的那五年》氣息摩登 (圖)
視事追擊:《神盾局特工》雷聲大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