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3月26日 星期三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琴台客聚:講一聲:我係我


彥火

黃霑寫盡香港人的悲歡苦樂之外,也寫出香港人兼具瀟灑佻達的一面,從另一首家喻戶曉的《問我》可見一斑:

問我歡呼聲有幾多?問我悲哭聲有幾多?

我如何能夠,一一去數清楚?

問我點解會高興?究竟點解要苦楚?

我笑住回答,講一聲:我係我!

無論我有百般對,或者千般錯,全心去承受結果!

面對世界一切,那怕會如何,全心保存真的我!

問我得失有幾多?其實得失不必清楚!

我但求能夠,一一去數清楚!

願我一生去到終結,無論曆盡幾許風波,

我仍然能夠,講一聲:我係我!

《問我》以當年香港流行的「三及第」--文言文、廣東白話、普通話文字寫的。

歌詞關鍵詞是「我係我」。

一聲「我係我」,謳歌香港人的歷經滄桑、百折不撓的獨立性格。

一句「願我一生去到終結,無論歷盡幾許風波,/我仍然能夠講一聲,我係我。」餘音嬝嬝。

其實受到商海大潮的衝擊,在波譎雲詭的政治風雲的吹颳下,仍然躍動赤子之心、棱角仍未被磨平,到臨終之時,能夠捫心無愧地唱一句:「我係我」的人,相信也只是鳳毛麟角矣!

霑叔這首歌唱來琅琅上口,兼具有勵志作用,其受歡迎程度可想而知。

上述援引的《問我》歌詞,是黃霑應製片人馮美基之邀而寫的,為電影《跳灰》的主題曲,是根據林燕妮原刊於一九七六年九月十五日《明報》副刊《粉紅色的枕頭》專欄的糾正版,與原來播放後的歌詞略有出入。

《跳灰》一九七六年拍攝的港產片,由梁普智、蕭芳芳導演;陳欣健編劇;主要演員包括陳星、蕭芳芳同陳惠敏。《跳灰》被視為香港一九七○年代「新浪潮電影」的先驅,其拍攝手法、劇本及人物描寫都同之前粵語片時代的港產片迥然不同。

《跳灰》拍攝於廉政公署成立之後,描寫警察對付毒販。

編劇陳欣健出身警界,與早年香港「好仔唔當差」的觀念相反,劇中警察一反常態,為具正義感之正面人物。

《跳灰》亦被視為港產片中首部真正的警匪片。

根據黃霑當年接受黃志華訪問時指出:「《問我》的曲詞,其中『問我得失有幾多,其實得失不必清楚,我但求能夠一一去數清楚』這一段,是原稿所沒有的。所以可以說不是作詞者原意,也可以說是'錯'了。」

這首歌是黎小田作曲。

黃霑在電話中,根據黎小田的旋律填詞的。

黃霑說:「到錄音了,臨錄之前還和小田兄通過電話,把我對曲詞演唱的看法告訴了他。但大家都沒有注意到曲詞欠一段的問題,到錄妥的音樂播出來讓陳麗斯小姐試唱,才發覺曲詞欠了一段。到那時候,我已經不知人在何處,結果小田兄和《跳灰》的編劇之一陳欣健兄,就從原稿的其他兩段,每段各取二句,拼成了上面的一段,湊夠段數。」

所以後來有勞林小姐在專欄加以澄清。

反正錯有錯荂A錯版唱片還是流傳不衰--依然是「我係我」! (「黃霑十周年祭」之五)

相關新聞
歷史與空間:眺望雪山處女峰 (圖)
書若蜉蝣:沒有軀體的戀愛辯證法 (圖)
浮城誌:生 存 (圖)
手寫板:卓瑪,卓瑪 (圖)
試筆:末季的風
試筆:我的祖國(一)
試筆:我的祖國(二)
2014,M+邀你共創線上「NENO CITY」 (圖)
愛國「牛鼻子」來港為助學基金籌款 (圖)
藏族傳統堆繡成就熱貢
百家廊:求領養 (圖)
琴台客聚:講一聲:我係我
翠袖乾坤:金秀賢全智賢非報刊銷量保證
天言知玄:包公真本色
生活語絲:馬年話馬
隨想國:授借權
路地觀察:《90%的病自己會好》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