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推動藝術發展時,哪些關鍵詞最易被忽視?


放大圖片

文化政策所匱乏的想像空間(下)

兩年前新政府上任時倡成立文化局觸礁,而眼下整個社會爭議焦點又都轟轟烈烈聚於政情,反而文化政策方面的不足與疏漏,乃至藝發局、西九這些常年備受爭議的關鍵詞最近較少出現在人們視野中。日前「香港文化教父」榮念曾榮獲第二十五屆福岡亞洲文化獎「藝術文化獎」時,提及港府上下忙於「政事」,無暇分心「照顧」西九,早年閑置下來的「文化委員會」也不了了之,導致香港的長遠文化發展藍圖又處在停擺階段。

要說港府無心推動藝術,大概一眾官員要大叫冤枉。那麼有心推動,為何成效始終甚微?缺乏行政架構方面的規劃,或許只是其中一方面。今次我們便嘗試以美國為例--美國並沒有「文化部」,但藝術團體所獲得的配套資源和空間足夠蓬勃。那麼究竟哪些元素可被視為他山之石,而在本港推動藝術發展時又最易被忽視呢?

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賈選凝

關鍵詞一:基金會

美國國家藝術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從職能上有些像香港藝發局,當然規模遠比藝發局大,歷史也更久遠得多(1965年成立)。NEA和藝發局非常相似的一點是都為(本國/本地)藝術團體提供資金方面的補助,但美國議會撥給NEA的資金,從2004年的170,000,000美元到如今的146,000,000美元,逐年下降。顯然,美國藝術家不能完全依靠這個國立基金會的支持,想要獲得足夠補助,他們其實有多條出路。

藝術家在美國有三種管道可以同時申請補助:向以城市為單位的當地藝術基金會(即最基層社區級別)申請;向州立藝術基金會申請;以及向國立基金會(即NEA)申請。NEA並不補助個人藝術家(獨立作家除外),只處理藝術團體申請。而決定哪些團體能拿到錢的並不是NEA工作人員,而是由各界藝術範疇的專業人士在線閱讀這些申請,選出其中最值得補助的20%的申請,再進行討論投票,決定出名單。

而實際上即使申請到NEA的補助,這筆錢也只佔藝術團體完成他們計劃的預算的大約一半。但拿到NEA的補助實際上已是最好廣告,藝術團體可以將自己已獲補助的project計劃放上專門網站,自然會有感興趣的人匿名捐助,支持作品完成。所以NEA研究及分析中心總監Sunil lyengar說:「從沒有在我們這裡拿到補助的團體不夠資金完成作品。」

於是我們會發現私人捐助以及私人藝術基金會對美國藝術家的重要性。這當然牽涉到觀念上的問題,在美國私人企業家的觀念中:「藝術確實會產出價值並帶來收益。」數據顯示,藝術在美國GDP中佔3.25%。所以慈善機構、基金會、藝術贊助人的運作機制運轉得非常成熟。而私人捐助在美國可謂具有傳統,以用私人捐贈形式成立的史密森尼學會亞洲藝術國家博物館Freer Gallery of Art為例,Freer先生本身是實業家和藝術收藏家,他的財力和品味為美國公眾拓寬了對東亞藝術認知的視野,更直接令美國人從對華麗藝術品的膜拜轉為欣賞美國自己的風格口味。

另一件有趣的事是跨黨派議員對美國藝術政策的推動。議會中最保守那批人反對給予藝術發展過多資金,但一旦涉及到在公共空間中進行大型藝術創作的提案時,跨黨派議員會放下黨派間成見,從藝術創作這行為發生在公共空間中所帶來的對話和交互出發,進行討論。這一點又不免讓我們想到,同樣的可能性是否會出現在香港的渣打公園廣場?當政見不同的立法會委員討論到公共藝術時,是否具有同樣耐心與意願鼎立支持?

「院外游說」機制在文化政策問題上同樣功不可沒,各個社區與族群,各所大學和文化機構可以向議會施壓,以便獲得直接補貼或各種財政優惠。最直接的成果,便是我們看到了美國的「文化多元」。

關鍵詞二:藝評

「香港的藝評是先天不足。」「文化教父」榮念曾這句話直截了當道出藝評在香港被忽視的現狀。實際上多年來他自己做裝置藝術也一直以「批判」作為藝術家的擔當。他說:「公共藝術本身就是對公共空間的一種挑戰。我希望做出有批判價值的作品。」裝置是藝術家對環境、社會乃至思想層面身體力行的批判媒介。而藝術評論則是促使人們去關注、矚目和討論藝術作品及環境本身的批判媒介,但在本港,去年曇花一現「鴨屎之爭」過後,人們對藝評的熱潮又早已退卻。

榮念曾本人這些年來一直在各個場合不斷強調藝評的重要性,他認為這一點上,大學尤其要負起責任來。缺乏培養專業藝評視野與能力的課程是目前本地藝術科系的普遍局限。榮念曾笑說自己對大學有偏見,他認為「大學不該只是跟足規矩教學生,而應該有知識分子的責任。」文化與藝術發展需要有理性的辯論去激蕩,而藝評恰恰可以成為一種路徑,令人們至少對藝術的態度更親近活躍,會主動去討論和思考。

實際上藝術的發展並不僅僅依靠藝術節或藝術中心這類組織做做programing便足夠,節目編排層面的規劃是「拿來」和引進別人的,根本影響不到本土政策的制定,更談不上和政府平起平坐,令政府正視藝術發展中的每個細部問題。這就是擁有健康的藝評生態能帶來的另個裨益:透過不斷地說、不斷地提示、不斷地批評,令人們知道究竟香港藝術正在發生哪些事?面對哪些問題?需要獲得怎樣的支持--即是說我們並不該狹隘地將藝評框定在藝術的本體論上,它同樣可以介入藝術政策的話語,它也理應具有社會性能量。惟有不斷地重複去說,才能讓某些問題獲得重視。這在對藝術發展本就淡泊的香港或許更有價值。

不過現實中香港藝評空間少之又少的現狀也是老生常談,提供最自由藝評投稿空間的只有免費網站,而各大報紙副刊與雜誌中藝評的一席之地則被逐年壓縮--職業的、能賴以為生的藝評寫作幾乎完全不可能在香港實現。書評影評投稿空間都要多於藝評,因而高質素的藝評寫作無法持久穩定地接續。而事實上,藝評的本來意義並不該是停留在「鴨屎之爭」這種依靠事件或噱頭帶起的一時熱度,只有它成為整個藝術生態的一部分時,潛移默化的作用力才會發揮出來。

香港需要藝評,需要人去論述文化。不聞不問和過眼雲煙目前或許是最難衝破的桎梏。

關鍵詞三:策略與中介組織

從官方網頁上的資料來看,美國國家藝術基金會和香港藝發局推動扶持(本地/本國)藝術發展的目標大體一致,但細心些便會發現前者的工作範疇中多了一條「拓寬與各州各市藝術中介機構的合作」--「藝術中介」這個概念在香港乃至內地卻都是令人陌生的。

中介組織可以做到的是藝術中心等機構無暇也無力去進行的協調、推廣與溝通合作--這其中既包括推廣藝術家的作品到海外、策劃活動提升香港藝術家的國際影響力,也包括更多的跨界幫扶:譬如科學和藝術之間能建立怎樣的關係?文化慈善又是否被形塑為一種社會觀念?乃至政府制定政策需要某些專業數據時可以提供研究與分析方面的協助。

另一方面,「溝通」也是需要交給中介組織去完成的工作。因為政府高層和實際在基層做事的藝術家之間,即使進行對話也不對等。官員不會明白那些最具體最瑣碎的困難之處。藝術家也不見得擅長用最有效的方式去敦促政府解決問題。這時便需要有人從中予以協調,讓雙方能夠以同理心,在設身處地的語境中去進行思考,提高種種扶持措施的真正成效。

榮念曾提議西九政府可以重設當年閑置的「文化委員會」,不過他費盡唇舌卻不太有人理會,於是痛心指摘:這樣下去西九會淪為「文化消費中心」。

榮念曾心心念念西九,而策略恰是西九目前最缺乏的實質內容。他本人曾建議西九重組結構,而不是像現在這樣M+、戲曲中心各做各,也就當然更談不上包裝本地藝術家去參加國際交流或開展教育活動、研究發展乃至推動創作。結構不重組,便不會有凝聚力,呈現出來的就是一盤散沙。可政府並沒有這種發展藍圖上的策略,白白虛耗西九這個「中心」地位。

政府官員生怕做多錯多,於是乾脆「唔做唔錯」,不求發展但求不出爭議。榮念曾曾多次指出,這是目前政策層面的致命傷害。其實,「不做」才是大錯。他認為香港完全具有能量帶動整個中國的文化基建有所變化,但陣痛期不可避免要經歷。可倘若官僚越縮越後,完全放棄顛覆性,才是令藝術生態原地踏步的可怕之事。在這樣的背景之下,那些香港真正的優勢--諸如民間創意、國際視野與敏感度、以及多元發展的文化精神就無法好好發揮。

自顧自而不凝聚,不只是西九和香港藝術家目前呈現出的問題,更是政府從思路和策略上從未重視過的課題。

相關新聞
推動藝術發展時,哪些關鍵詞最易被忽視? (圖)
藝評:黃振欽與李雪盈:「相連」到不同領域 (圖)
百家廊:春 祭 (圖)
琴台客聚:傳奇人阿杜 (圖)
翠袖乾坤:做自己
海闊天空:「征服東方」海參崴
見多識廣:何志平細述「香港會」滄桑
五味人生:冬 菜
淑梅足跡:乳癌不可怕
歷史與空間:古老行業「三行」隨荇犮N不斷蛻變
豆棚閒話:一個美國接線員給我們的啟示
畫中有話 (圖)
薄扶林故道之十五
生活點滴:運河古橋 (圖)
試筆:長 大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