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見多識廣:何志平細述「香港會」滄桑


尹樹廣

何志平先生是香江名人,年輕時為眼科名醫,抱得台灣影星胡慧中美人歸,中年棄醫從政,董建華年代官拜特區政府民政事務局局長,近年轉行做民間公共外交,任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秘書長,行走美國和聯合國等國際場合,傳遞中國好聲音。

前不久,何先生在中環昃臣道一號「香港會」(HONG KONG CLUB)的溫莎房(WINSOR ROOM)請一眾傳媒人小聚。溫莎房是「香港會」中的一間大房,裝潢典雅考究,透出英國貴族的紳士風格。尤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入大廳後左手牆上,首張照片就是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和菲臘親王的彩色合照。招待員白西裝、白手套、黑呔,上菜送咖啡一律女士優先。席間,一位媒體人欲接手機來電,被主人家使眼色善意「制止」,因為會所內不允許使用手機。

此次「香港會」小聚,吃的什麼早已忘記,但何志平先生講的故事卻恍若昨日。他說,上世紀六十年代初,他第一次經過「香港會」的情景永遠難忘。爺爺某日領茈L路過這裡,認真地對他說,「經過這裡,一定要離遠一點,不然會被人抓起來。」何先生解釋,「香港會」於一八四六年代由一位英國海軍上將創辦,會員清一色是怡和、太古和東印度公司的洋人們。「香港會」是港英殖民時代權力和地位的象徵,華人只有望一眼的份兒,根本進不去。它是洋人的高檔私人會所,娛樂和商務的私密空間,英國殖民者才有資格享用它。華人若不遠遠走開,隨時被人當賊辦。

何先生接下來的故事更加精彩。十八歲那年,意大利駐港總領事邀請他去「香港會」拉小提琴,為一個PARTY助興。來到這裡後,保安卻不讓他進,最後只能從服務人員進出的後門進去。他感嘆道,那個年代華人與洋人根本就不是生活在一個世界裡,前後門的差別顯示了雙方的距離。

何先生在「香港會」的「演出」還在繼續。一九九一年,當時他已成為大名鼎鼎的眼科醫生。因為醫好了一個富翁的眼疾,對方為表感謝,送給他一個特殊的「禮物」--「香港會」會籍。當時,只有極少數有地位的華人才能享受這個殊榮。他不勝唏噓,「沒想到我這個當年從後門才能進的窮小子,可以成為會員。」

「香港會」的歷史正是香港殖民史的縮影。直到一九八五年,它才開始有華人會員,其中一人是鄧蓮如女男爵,一九九六年回歸前一年,才接受其他女會員。這裡的樓上至今仍保留有幾個房間供男士專用,供他們吸煙、談生意、娛樂,當然也可以說一些女士不宜聽的話了。

我也想起自己第一次到「香港會」的經歷。我原想帶幾份報刊給請客的朋友,但被門口保安禮貌「扣下」,與公事包一道暫存在G層儲物間,後主人家接我們才能上樓。一如昨日,今天的「香港會」會員非富即貴,前特首董建華先生喜歡在這裡用餐,據說是為躲避狗仔隊。何先生告訴我,沒有幾位資深會員推薦,以及一個專門委員會嚴格審核,你別想成為會員,有多少錢都不行。

望荂u溫莎房」牆上英女王夫婦的畫像,聽茼韞生娓娓道來的「香港會」故事,我的思緒彷彿閱盡一個半世紀港英殖民時代歷史的雲煙。「香港會」就像老舍先生筆下的名劇《茶館》,望斷世事滄桑,閱盡人間冷暖。

昔日的「香港會」早已像帝國夕陽,杳無蹤跡。今日之「香港會」依然在「一國兩制」下的新香港保留荂A散發蚇W一無二的魅力。

相關新聞
推動藝術發展時,哪些關鍵詞最易被忽視? (圖)
藝評:黃振欽與李雪盈:「相連」到不同領域 (圖)
百家廊:春 祭 (圖)
琴台客聚:傳奇人阿杜 (圖)
翠袖乾坤:做自己
海闊天空:「征服東方」海參崴
見多識廣:何志平細述「香港會」滄桑
五味人生:冬 菜
淑梅足跡:乳癌不可怕
歷史與空間:古老行業「三行」隨荇犮N不斷蛻變
豆棚閒話:一個美國接線員給我們的啟示
畫中有話 (圖)
薄扶林故道之十五
生活點滴:運河古橋 (圖)
試筆:長 大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