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歷史與空間:古老行業「三行」隨荇犮N不斷蛻變


文滿樓

「準繩分曲直,規矩定方圓」此乃古老行業「三行」的一句經典名言。出自二千多年前「三行」先師魯班之口。古時之「三行」者即是木匠、打石、坭水,與時下之「三行」有很大分別。此乃因應時代不斷前進、社會環境不斷變化和需要的必然結果。

當下之「三行」只是一個統稱,它包括的行頭有木匠(鬥木)坭水、油漆、搭棚、打鐵(覂K)、水電、平水(墨斗)、打石。比之魯班時代之「三行」多了五個行頭。有些行頭又隨荇犮N的變遷而逐漸式微甚至遭到淘汰。例如打石,此乃古時「三行」一個佔有重要地位的行頭。除了普通的建築之外,許多大型建築如廟宇寺院,亭台樓閣,橋樑柱躉都少不了打石師傅。封建皇朝的諸多大型宮殿,工程浩大繁複,十之八九都由花崗岩大石雕砌而成,而打石師傅和打石工序就佔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位置。

然而到了近代,由於發明三合混凝土的「石屎」,令許多本來由花崗岩大石作為建築「主角」都被「石屎」混凝土所代替了。尤其是大橋的建築,根本不需一件大石都可以建成,全由混凝土所代替。打石行頭幾已成為式微甚至「絕後」了。記得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曾有一間「打石工會」掛牌,是工聯會屬會,會址在九龍寨城附近。時至今日,大抵已經消失了。現在(香港)若想找一個打石師傅看看他的打石工序及技巧技術,似乎比找國寶熊貓更難。過去這個行頭曾有一段驕人的黃金時代,打石技巧蚢磟O整個「三行」行業甚至是眾多行業最高境界令國人信服和自豪的。許多堅硬無比的大石在打石師傅的斧鑿下打出各種各樣千姿百態栩栩如生的飛禽走獸,人物花草圖案,堪稱中國國技。時下能夠欣賞到這些精美藝術者,只有去一些公園以及鄉村祠堂或有一窺機會。將堅硬石塊打成長方形正方形的各式別致圖案,比機偭椈蒚禲A全都出自打石師傅之巧手。在香港能看到這些精美石塊製成品,當之都由內地製造而運來供應吧。

古時「三行」的另一大行頭木匠(鬥木),時至今日,前景也並不樂觀。因為許多需要用木建築的用料及工序都逐漸被一些新興的高科技產品所代替。木匠工人也逐年大減,更甚少青年人入行。最顯著的,過去無論是村屋或是市區樓宇的出入口大門都全是由木料做成的,而今則採用鐵製鋁製及鋼製不袗門。上世紀五十年代市區的三四層高唐樓的窗門全是用木造的「木窗」、木門、木樓梯、木製傢俬,除了外牆之外是由磚石坭沙建料之外,樓宇內部大多數全由木料構建。新界村屋更不用說了,用得最多木料工序的則是屋頂之橫樑木杉支撐瓦背。而今,新界許多屋宇都改建三層高的石屎丁屋,全屋不需一條木製材料。市區參天大廈更難看到一些木材建料了。現今能用得上木匠師傅的似乎罕見,能讓木匠工人發揮的機會愈來愈少、極少。木匠行頭的出路不單受制樓宇建築用料方面。然則在傢俬工藝方面或許尚有一點希望,以及一些鄉村廟宇建築方能派得上場。可惜,現在許多家居傢俬逐漸已被一些高科技產品如塑膠料、納米、聚脂、纖維所代替。而香港廟宇寺院的興建也不常有。鬥木(木匠)這個行頭註定遭到淘汰的命運。

魯班時代的「三行」,走到今時今日,似乎只有坭水這個行頭愈來愈闊,前景愈來愈好,人工(薪金)愈來愈高,還能發揚光大,蓬勃發展,承傳下去。在技術技巧和層面方面都發生了很大變化(改良),不似過去簡單地砌磚牆、批盪、鋪屋頂瓦背等工序。隨茷媬v材料日新月異五花八門,坭水師傅不但要通識傳統的技術,還要與時俱進,例如花款和材料層出不斷的瓷磚、雲石、紙皮石等等。使用工序和技術都不同,先要認識才能去做,這些都是由外國引進來的,與傳統的做法不同。時下的坭水師傅最好學足十項全能才搶手。當下的「三行」建築業應是近數十年來最興旺最有前景的行頭,魯班先師應感欣慰。「三行」這個古老行業還未「絕後」哩。

在上世紀二十年代開始,由於時代進步和發展,樓宇建築不斷向高空伸延,樓宇設計和裝飾及材料不斷變化,「三行」又增加了多個行頭,如搭棚、油漆、平水(墨斗)、水喉加上原有的坭水,木匠及打石合稱為「三建八行」。從近代建築業的發展走勢所見,搭棚行頭已經代替木匠成為「三行」其中的一大行業。從業人數有增無減。因為每棟大廈興建,從地下直至五六十層高的頂樓,都不能沒有搭棚工序和搭棚師傅。而搭棚技術更可以說是中國建築業的一大創舉(發明),堪稱國技也。

再說回魯班先師那句經典準則「準繩分曲直,規矩定方圓」,在「三行」師傅及業界來說,應該當作考核技術成為師傅的一種尺度準則。無論從事坭水、打石或木匠的工序,無一不與曲直方圓有關係。否則,就失卻穩定和美感。例如做門口窗角,砌牆起柱,出現斜歪或兩邊不平衡,做方的四邊不對稱,做地台一邊高一邊低,做直柱橫樑一頭高一頭低,不但影響觀感,甚至影響屋宇大廈的穩定性。做傢具裝飾品也一樣。做「三行」師傅,看其手藝到不到家,技術好不好,關鍵就看師傅所做的工序是否應直就直,應平就平,不能有一分(八分為一英寸)差別。魯班先師這句經典準則,可謂美的標準化身,更是「三行」的金科玉律也。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筆者就當上「三行」坭水小學徒。有次筆者早上去到村屋地盤時興之所至,隨口唱起歌來,卻被師傅罵,認為早晨唱歌不利,會產生意外云云。也試過午夜十二時正到村屋「上樑」,也有不少禁忌。起村屋搭瓦背要進行「封龍口」,即用一個古銅錢埋在屋頂背脊之內。也有諸多行規要守。當然也有許多「利是」收取和食品享用。

當下從事「三行」建築當然沒有那些禁忌了,但卻增加政府部門的職安健守則和規矩,主要是注意安全免生意外。這比過去那些古老迷信的禁忌先進得多,實效得多。

相關新聞
推動藝術發展時,哪些關鍵詞最易被忽視? (圖)
藝評:黃振欽與李雪盈:「相連」到不同領域 (圖)
百家廊:春 祭 (圖)
琴台客聚:傳奇人阿杜 (圖)
翠袖乾坤:做自己
海闊天空:「征服東方」海參崴
見多識廣:何志平細述「香港會」滄桑
五味人生:冬 菜
淑梅足跡:乳癌不可怕
歷史與空間:古老行業「三行」隨荇犮N不斷蛻變
豆棚閒話:一個美國接線員給我們的啟示
畫中有話 (圖)
薄扶林故道之十五
生活點滴:運河古橋 (圖)
試筆:長 大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