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10月21日 星期二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生活點滴:年年秋風雞頭米


放大圖片

■雞頭米。網上圖片

吳翼民

孩提時的秋天,常能在故鄉蘇州的深巷聽到一聲聲柔糯的叫賣:「阿要買南蕩雞頭肉--」那時少不更事,誤以為叫賣的是雞頭的肉呢,想像中肯定是滷菜中的一款,跟醬爪糟翅一樣的食品,後來才知道,所謂的雞頭肉乃是一種水生作物,學名芡實,狀如雞頭,果若蓮子而小之,通常也叫做雞頭米,是用來煮甜羹或炒菜吃的。雞頭米產於江南水鄉的蘇州,別的地方罕見,即使有,品質也遠遜於蘇州。在蘇州,雞頭米與菱、蓮、茭白等並稱「水八仙」,是「水八仙」中的王者,有「水中人參」之美譽。

雞頭米確是水中的珍品,食之糯而清香,營養價值極高,從前辰光就是難得享用之物,印象中我們家幾乎與它絕緣,只有老祖母才能難得一飽口福。母親是這樣比方的,比方說一斤雞頭米的代價可以抵得三斤蓮子、那麼寧可買蓮子而捨雞頭米,比方說一斤蓮子的代價可以抵得十斤菱角,那麼寧可捨蓮子而就菱角。於是乎孩提時代我對秋天最深的印象便是菱角了,至於雞頭米,真是淡而又淡,這一款水中珍品似乎已經關在記憶閘門之外了,只有柔糯的叫賣聲「阿要買南蕩雞頭肉」會極偶然在記憶深處閃上一閃。

離開故鄉蘇州許多年了,前幾年的一個初秋,我回鄉探親,徜徉在小巷深處,偶地看到兩個中年婦人坐在自家的門口細模細樣剝一種什麼東西,那是一顆顆桔紅色的果子,有人形容如出浴處子的乳頭,可見其美啊!剝去桔紅的殼,便是白色的果肉,狀如珍珠,非常可愛,詢問乃知,這便是久違了的雞頭米了。一位婦人還告訴我說,她們剝的雞頭米是標準的「南蕩雞頭肉」,也叫做「南芡」,出自蘇州城南的湖蕩,與別處出產的所謂「北芡」不可同日而語,特糯、特清香。也就在那次回鄉時,我在蘇州民俗博物館的小吃部嘗到了雞頭米小圓子羹,誠如那婦人所言,果然是水中珍品、人間美味。這也許是我第一次品嚐雞頭米吧,作為一個老蘇州,真是慚愧了,或許孩提時也吃過,終究年歲久遠,已無印象了。

對雞頭米印象淡薄,但我對「南蕩」則印象深刻。它泛指蘇州城南的湖蕩,其實確切所指是葑門外的黃天蕩。黃天蕩是一個挺大的湖泊,周遭都是肥沃的窪地,最宜種植水生作物,蓮藕茭白菱角荸薺茨菰還有雞頭米皆出奇的肥碩柔糯鮮美。中學時代,我們年年都去那裡參加支農勞動,下黃天蕩游泳也是常事。一度蘇州有司還把黃天蕩闢作天然泳場呢,所以大凡蘇州人都熟悉這方美麗富饒的水域。然而如今,那裡早成了蘇州新加坡工業園區的地盤,原先的水蕩都早已硬化成了水泥地,造起了高樓大廈,所謂的「南蕩雞頭肉」都改由蘇州西南郊太湖沿岸種植出產啦。好在品種沒有退化,保持虓磽~的口感。我聞之欣慰。

如果說童年時代,雞頭米出產少,我家又因拮据而難以享受這一款家鄉珍品,那麼到了這個年頭,我等完全有條件追補這一秋天的恩賜。可能是我不經意間流露出了對雞頭米的愛好嚮往吧,從那一次後,故鄉的親人每年都會給我準備上幾斤雞頭米,(如今的雞頭米售價扶搖直上啊)等待我回來享用,享用後還捎帶走一些。尤其是弟媳,等到秋風一起,就去集市挑買正宗的「南蕩雞頭肉」,不買剝好的成品,而是買帶殼的半成品,回來自己加工剝殼,她說,自己剝殼的雞頭米保質保量,並且衛生,剝妥後包裝起來,放入冰箱冷凍,什麼時候吃都成。弟媳說得對,我常常會把雞頭米存放到過年時品嚐,只待那一碗雞頭米羹端上年夜飯桌,一股清香瀰漫開來,誰能不為之陶醉?嚴冬而品秋味,不亦美哉?

由是年年秋風一起,我就會油然想到故鄉的雞頭米,循蚋頭米的清香而回鄉探親。故鄉秋令的珍品很多,遊子們大多惦念陽澄湖的大閘蟹之類,而我則最惦念的是「南蕩雞頭肉」,因為那一顆顆珍珠似的雞頭米綴聯的是濃濃的鄉情和親情啊!

相關新聞
中國當代藝術家朱毅勇 「我不相信白雲」 關注城市污染的嚴峻 (圖)
藝訊:Punk+ 亞洲巡迴攝影展:復興七十年代龐克文化 (圖)
藝評:淺談某一個於純藝術角度的生態環境 (下)
百家廊:溫泉山莊天下絕 (圖)
琴台客聚:蕭紅的黃金時代 (圖)
翠袖乾坤:僱主的反思
海闊天空:宗教城市高野山
見多識廣:為少女馬拉拉而感動
思旋天地:是時候收手
淑梅足跡:梁錦松當官學懂謙卑
歷史與空間:湘學導師故居 (圖)
豆棚閒話:鄉思碎語
來鴻:時局四題
畫中有話:書記的二胡 (圖)
手寫板:標點
生活點滴:年年秋風雞頭米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