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5年5月25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將自身永遠地嵌入歷史 彼得·蓋伊辭世


放大圖片

「有時,人們會指責我是一位工作狂。我必須承認這項指控,但是,在那不受干擾的工作時光中,我卻感到相當快樂。一般,那種將工作與娛樂區分開來的說法,並不完全適用於我......」德裔美國史學家彼得·蓋伊(Peter Gay)--這位「快樂工作狂」於當地時間2015年5月12日在紐約曼哈頓家中辭世,享年91歲。

蓋伊被譽為歷史學界的「彼得大帝」,用「著作等身」來形容他毫不誇張。他的20多本專著所討論的話題涉及啟蒙時代、魏瑪文化、資產階級的興起、弗洛伊德、性愛、暴力、自我認知、教育理念、文學藝術等諸多精神與文化領域,展現出一幅構建於人類基本經驗上的全景式時代畫卷。2015年初,蓋伊還以91歲高齡出版了一本新書《浪漫派為何重要》(Why the Romantics Matter)。■文:潘啟雯

代表作幾乎每十年一變

蓋伊1923年6月20日出生於柏林,猶太人的身份使他青年時代在納粹德國深受迫害。1938年蓋伊被迫離開學校,第二年在美國親戚的幫助下,乘上了去往哈瓦那的最後一班輪船。在那裡,他上商科學校,並自學英語。他們一家最終在1941年得以入境美國,定居丹佛。如果說,少年時期受到父親無神論的熏陶,讓蓋伊從心底成為啟蒙思想的服膺者,青年時期在納粹德國所遭受的種族迫害、所經歷的「非理性的勝利」,便使他堅定了世界主義的信念。

一到美國,蓋伊就全身心地致力於學術研究,在哥倫比亞大學任教後,他的第一份教職是公共法律和行政。1952年,蓋伊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書《民主社會主義的困境》(The Dilemma of Democratic Socialism),這本書獲得不少好評並贏得了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的一個獎項,但蓋伊卻並未贏得應有的回報,「儘管我有這些學術成就,公共法律行政系的老教授們,卻很少願意從底下的精英年輕學者中(當時這些年輕學者都是男性)提拔任何一位。最後,這些老教授憑茈L們的智慧,決定讓一位年輕學者得到陞遷機會,而我則不在他們的考慮之中。」

任教8年後,蓋伊轉至歷史系工作,他把這次工作上的轉變稱為人生中繼逃離德國之後的第二次「放逐」--離開德國使他擺脫了生活中的壓迫,而轉入自己熱愛的研究學科使他獲得了精神上的解放,「事業上的這種轉變,對我而言,就像是回到家了一樣。」

進入歷史系後,蓋伊陸續創作了數量巨大的思想文化史方面的著作。他為人所知的「最著名的」代表作幾乎每10年就一變:1960年代晚期和1970年代,他的代表作是獲得美國國家圖書獎的《啟蒙時代》;到了1990年代,5卷本巨著《布爾喬亞經驗:從維多利亞到弗洛伊德》問世,這5冊關於19世紀布爾喬亞階級文化經驗的史作,被人稱道為是一部需要「一位擁有十足的勇氣和廣闊知識的當代史學家」,以其「取用不竭的精力、耐心和奕奕之精神」來完成這個「龐大且令人感到興奮的、有野心的計劃」、「重要的歷史書寫工程」。而在結束了45年的教學生涯之後,他又在耶魯大學寫作《我的德國問題》;退休後創作了《現代主義:異端的誘惑,從波德萊爾到貝克特及其他人》。他的全部作品達25本之多,且多是大部頭。

從微觀看歷史興衰

蓋伊其早期的重要作品《啟蒙時代》、《魏瑪文化》等在文化史研究領域具有典範意義;而研究後期又以「運用精神分析方法的文化史」而聞名,是心理分析史學的實踐者,代表作《弗洛伊德傳》更是試圖將精神分析、傳記與歷史相互結合。蓋伊曾榮獲美國國家圖書獎、美國歷史學會傑出學術貢獻獎、美國藝術與文學院金獎等重要獎項。

可以說,蓋伊既受學界肯定,又擁有大量讀者。有評論稱,無論是研究方法還是文風,蓋伊都顯得「野心勃勃而獨樹一幟」。蓋伊則認為他研究的途徑之一,便是將自己「嵌入」歷史中。

換言之,蓋伊善於從微觀的、個人化的,甚至幽閉的材料入手,探討一個時代的變遷、一代人的興衰,探究歷史事件的運行方式,以向固有觀念作出挑戰,改變人們以往的錯誤觀念。對於蓋伊而言,將事實如實地呈現,填補歷史知識地圖中的空白,或者糾正過去研究中的嚴重錯謬,是他一以貫之的史學寫作思路。更為難能可貴的是,蓋伊沒有將先哲、作家或藝術家,簡單塑造成帶有光環的「偶像」,而是與他們對話、爭辯,有時甚至也揶揄一番。正如他自己所說:「在我的史學寫作裡,其一致性只有一種特點,那就是一股想將事情如實呈現的熱情。」

以《啟蒙運動》為例,其除了論證別出心裁,在其他方面亦多具開創性,為20世紀70年代以後的啟蒙運動研究,引導出一些新方向。例如,法國知識界一向是啟蒙運動的研究焦點,蓋伊筆下的啟蒙運動則是一個泛歐洲的運動。他的書中可看到,巴黎之外,柏林、愛丁堡、甚至費城,都有知識精英參與啟蒙活動。又如,蓋伊茩咿韝襤Ц蒛撉滷珨X面貌,因而不特別凸顯個別啟蒙明星的角色,反而注意到一些二線作家對傳播啟蒙觀念的貢獻。另外,蓋伊不但分析啟蒙觀念,更強調這些觀念與社會的互動,掌握了啟蒙運動的真精神。畢竟,啟蒙哲士並非一群象牙塔的學究,而是一批行動派,意圖改造舊秩序,建立啟蒙的新社會。

闖入國人視野

進入2015年以來,隨荂m啟蒙時代》、「布爾喬亞經驗」第一卷《感官的教育》的出版,蓋伊好像突然闖入了國人的視野。實際上,蓋伊在中國的傳播已超過10年。最早、最全譯介者當屬台灣立緒文化,從2003年前後開始,出版了包括《弗洛伊德傳》、《魏瑪文化》、《啟蒙運動》在內的一系列圖書。2005年,內地「跟上節奏」,安徽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學出版社、中國言實出版社、鷺江出版社等先後引介了蓋伊的著作,不過都沒有引起社會太多關注。

蓋伊已辭世,但他的思想在中國的傳播與影響卻正當其時。「布爾喬亞經驗」後續諸卷將會陸續推出,《弗洛伊德傳》重版,《現代主義》亦將面世。

清華大學歷史系教授劉北成認為,《啟蒙時代》遲遲未被引入中國的原因與中國對西方思想接受的特殊順序有關,「在被稱作『新啟蒙時代』的中國1980年代,人們關注的並不是18世紀西方啟蒙思想家,而是20世紀的新思想、新理論。當時國門剛剛打開,那些『新東西』以壓縮的方式蜂擁而入,人們應接不暇。此種情況延續到20世紀90年代後期,直至進入新世紀,學界發現,我們還需要做很多追溯性工作,從而有了一股大規模譯介西方傳統經典和闡釋作品的潮流。」

出版領域之外,學界深入研究啟蒙運動的需求,包括中國社會的發展形勢,越發顯示出蓋伊研究的重要性。如今,當人們探討、反省現代性,追本溯源回到啟蒙運動時,蓋伊被認為「提供了迄今為止最可靠的一座橋樑」。

相關新聞
將自身永遠地嵌入歷史 彼得·蓋伊辭世 (圖)
書評:森見登美彥的少女美學
短訊:《香港基本法面面觀》近日面世
書介:雙面陷阱 (圖)
書介:秘魯•玻利維亞手繪旅行 (圖)
書介:測量野性的人 (圖)
書介:地圖 (圖)
書介:紳士的風格 (圖)
徵稿啟事
百家廊:榖雨的稻香和甜美
琴台客聚:修訂星群為教學
生活語絲:尼國的婚禮和喪禮
淑梅足跡:浪子填詞人潘源良
七嘴八舌:股市暢旺收藏界得益
翠袖乾坤:與子女獨遊的浪漫
網人網事:快樂的 「讓豬飛」
湘昆傳承路艱辛 恐餘音難續 (圖)
精湛國粹 震撼港生 (圖)
雖政府扶持 復甦路仍遙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