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園 > 正文

書若蜉蝣:西灣河與太古吊車

2016-06-04

葉 輝

童年時住在西灣河,這一帶的山村鱗次櫛比,那時還不知道有黃角嘴村。其後翻查十九世紀九十年代的地圖,才發覺早就有黃角嘴村,此村與澳貝龍村、淺水碼頭村及富斗窟村等並存,據說西灣河原為o魚涌黃角嘴與筲箕灣之間的一條小村落,昔日有小河從柏架山流入大海,此村在小河之西,故名為西灣河。

話說太古糖廠及船塢進駐港島東,一些村落從此消失了。在1857年政府檔案記錄中,o魚涌就有一條水井灣村,據聞房屋以o魚涌盛產的石材所建成。根據1891年筲箕灣陸上華人人口的數字,相對於1881年十年間增加了一倍,由1881年的3,274人急增至1891年的6,669人。

筲箕灣的陸上華人人口增幅,乃港島所有鄉村之冠,據華民政務司洛克(Stewart Lockhart,中文名為駱仁廷)其時指出,太古集團在o魚涌至筲箕灣開闢土地以建造糖廠,就僱用1,500至2,000名華人員工,致令筲箕灣人口驟增-時至今日,o魚涌至筲箕灣一帶,仍留有一些太古的歷史痕跡。

今天翻看一些舊照片,賽西湖風光如畫,教人一見難忘,但令人更難忘的卻是柏架山早就建有吊車系統。話說一個世紀之前,在英皇道尚未有電車路軌以前,太古就在基隆路附近興建吊車系統,以接載員工上山及下山。太古在柏架山上建有水塘,還建有洋人大班的宿舍及療養院,但由於吊車使用率偏低,已於上世紀三十年代停用。

清光緒年間,畫家吳友如曾將此一吊車系統繪入畫中,稱之為「銅鑼飛棧」。他對吊車印象深刻,撰文記述:「蠶叢鳥道,崎嶇難行,架木其上,以通往來。謂之棧道,泰西人巧奪天工,至窮思議。有可超設棧之法而飛越者。則謂之飛棧而無不可。香港銅鑼灣山峰高峻,上聳雲霄。振衣直上者,恆苦跋履不易。乃太古糖局竟建屋於其上。經之營之,美輪美奐,幃是跋來報往。每憚艱勞,於是製成一桶,可容五六人。其上也,如匹練之升空。其下也,如燭之武之見秦師。錘而出之,上下自如,不費足力。人感嘆其法之巧。一日有六西人坐此桶中。扶搖直上,及至半空,繩忽折斷。六人者,咸如鳥之飛墜。內有一人受傷。其五人者,幸各無恙云。」

當中說到吊車「繩忽折斷」,所載六人「咸如鳥之飛墜」,真是驚險了。話說太古其時興建不少員工宿舍,外籍員工大多住在柏架山上,住所以「台」命名,計有斯坦利台、卑利麻台、西灣台、美利台、太古台、鯉魚門台、海景台等。至於華人員工宿舍則建於西灣河。

太古於1906年在西灣河臨海地帶,興建八幢四層高的紅磚屋,是為華人員工的宿舍,宿舍之間的橫街以「太」字命名:太祥街、太富街、太康街和太寧街,位置靠近船塢,以方便員工上班。其後還在華人員工宿舍附近興建福利設施(內有戲院、游泳池、球場等)及西灣河街巿,以滿足員工的日常需要。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