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要聞 > 正文

中日角力「G」峰會 安倍G7攪局南海先敗陣

2016-08-05
■2016年1月14日,第一次G20協調人會議在北京舉行。資料圖片■2016年1月14日,第一次G20協調人會議在北京舉行。資料圖片

即將於下月4日至5日在浙江杭州召開的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第十一次峰會進入倒數階段,這是中國作為主席國領導全球治理頂層設計的首秀。從兩年前中日「暗戰」爭奪G20峰會主辦權,到今年日本和中國先後主場舉辦G7(七國集團)峰會和G20峰會,中日角力貫穿全過程。不過,對比兩個月前閉幕的G7峰會淪為日本的「政治秀場」,中國作為G20主席國提出全球治理改革的「中國方案」,峰會開始前就已在完善國際貨幣體系、促進貿易投資增長等方面取得實質性成果,顯示中國作為主要的推動者和協調人正在成為被外界認可的全球領導者之一。 ■香港文匯報記者 海巖 北京報道

兩年前,中國以最大新興經濟體身份,完勝競爭者日本,斬獲本次G20峰會主辦權。今年在中國擔任G20主席國時,日本是G7主辦國,中日的競爭延續到雙「G」峰會。

對於兩個月前閉幕的日本G7峰會,外界形容,與G20杭州峰會把發展問題擺在議程突出位置相比,G7峰會更像是日本的「政治秀場」。英國《金融時報》稱,日本千方百計「引導」與南海問題沒有任何關係的G7發表涉南海聲明,並力邀奧巴馬訪問廣島,是對即將下台的奧巴馬進行「最後消費」。日本欲將南海問題引入「G」峰會的「如意算盤」最終落空。

與日本主辦的G7峰會相比,中國日益提升的國際影響力和號召力在籌辦G20期間彰顯無遺。德國《時代》周報網站日前稱讚G20前期準備工作的全面和高效,報道稱,在此前G20上海財長會議上,各國「以創紀錄的速度完成了所有與會國共同擔責的文本」。

部長會議頻開 成果提前顯現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經濟與戰略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黃薇認為,中國近年來在結構改革方面取得了巨大成果,具有「榜樣效應」,許多發展中國家也希望借鑒這些來推動本國的改革進程。

自去年12月1日接任G20主席國後,中國已舉辦3次協調人會議、3次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以及多場專業部長會議,各方達成一系列重要成果,準備提交峰會討論。特別是開創性的召開貿易部長會,重啟國際金融架構工作組,在促進貿易投資增長、增強特別提款權(SDR)使用方面取得突破,顯示中國作為主辦國的協調力和領導力。

在中方推動下,7月9日至10日在上海舉行的2016年G20貿易部長會,是G20首次召開貿易部長會。此後貿易部長會將機制化,成為G20協調人會、財長和央行行長會之外的第三大支柱。

全球投資原則 破天荒達共識

在首次貿易部長會上,鋼鐵等行業產能過剩問題、《環境產品協定》等成為各方拉鋸的焦點。發達國家對中國等主要鋼鐵生產國施壓,歐盟、美國、日本代表團團長在會上均多次表示,聲明要對產能過剩問題有所體現,才會簽署。此外,西方國家推進《環境產品協定》的提議則遭到一些發展中國家的反對。

在中方協調下,各方各有讓步,得以達成共識,並出台首份全球性投資指導原則。

在完善國際貨幣體系方面,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官員形容,在中方推動下今年G20有了一個「很強的起步」。為搭建更為穩定的全球貨幣金融架構,中國作為主席國重啟了停滯五年的國際金融架構工作組,經過多輪會議,各方對完善國際金融架構的主要議題已基本形成共識。

中國央行國際司司長朱雋稱,在增強特別提款權SDR的使用、完善全球金融安全網和完善主權債重組進程等方面的成果很突出,為9月初的峰會提前鎖定成果。在峰會開幕前,世界銀行將在中國首次發行SDR債券,這意味荂A擴大SDR使用在本次峰會取得實質性進展。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