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新聞透視眼 > 正文

辯話無窮.辯論的意義(二之二):打破認知壁壘 辯論學懂包容

2016-10-24

辯論賽的過程要求我們捍衛自己的立場,據理力爭,說服聽眾;但另一方面,辯論亦可以讓我們變得更加寬容。

一個人不能包容與自己相異的觀點,往往源於對自我信念的篤定。比如輕蔑的認為追求精神文化是不務正業的人,往往堅持物質富足才是人生的首要追求。沒有篤定的信念,很難產生決絕的排斥。

這份篤定又根植於我們的過往經歷或者從小接受的信息。那些認為追求藝術都是浪費時間的人,也許曾經經歷過特別的窮困,更加對於衣食富足有迫切的渴望;也許只是聆聽父母殷殷教導,要「做大官、賺大錢、成為大人物」。人們根植於心的相信和堅守,也可以說是偏見與固執,而這其實都是歲月在我們身上積澱的痕跡。

由於辯論的立場很多時是隨機的結果,辯論員經常要捍衛與自己信念相悖的一方。比如,對於「靡靡之音」深惡痛絕的人可能要為「精神追求更有價值」而辯論。

如此,我們就不得不通過翻閱書籍,上網看資料,甚至請教他人去了解我們從未認真了解過的領域。即使我們抽到的是與自己想法一致的立場,我們也會為了防備對方的戰略戰術,而仔細勘察對方的立場。

喜悅看世界 不只黑與白

這樣的過程往往帶給我們驚喜。我們會發現之前對於某些事物的看法竟是如此的片面;我們會喜悅的看到這個世界原來並不只有善惡的黑白對立,還有五顏六色的七彩光譜,我們終究會理解社會眾說紛紜,自有其存在的道理。

辯論幫助我們打破認知的壁壘,從而接受各式各樣的觀點-也就是寬容。

這並不意味荍畯怞]此走向「虛無主義」,我們只是通過辯論,不斷地解構偏見,還原事實細節;不再用簡單的善惡判斷去模糊真相,煽動對立情緒。辯論讓我們理性的接受各式各樣的觀點,但並不妨礙我們有自己的追求。正如,我們看到了精神追求的價值,但我們依舊奮鬥自己的人生。

我想這也是辯論最神奇的地方,一個由對立產生的遊戲,最終卻帶領我們走向寬容。

正如張愛玲先生的名句「因為懂得,所以寬容」。辯論讓我們懂得,也因而教會我們寬容。在當今憤怒和口號充斥的香港,這份寬容也許更有價值,這也是辯論最大的意義。

■孟佳聰 中華思辯學會(標題和小題為編者所加)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