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人民幣匯率企穩是市場大勢

2017-01-11

張敬偉

新年伊始,人民幣匯率開始強勁回升。據1月7日中新網報道,人民幣在2017年初開啟了一輪強勢的升值走勢。近2個交易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大幅上調了858個基點,重回「6.8」時代。

人民幣回漲,背後是多重因素所致。一是美聯儲加息效應衰減,特朗普時代的財政和減稅政策降低了加息預期。此外,每年第一季度美國經濟受寒冷氣候的影響,美元上升動力不足。二是離岸人民幣流動性趨緊,利率高企,投機資本做空人民幣的成本明顯增加。三是人民幣匯率在此之前的「跌跌不休」,其表現並非失控式貶值,而是符合市場規律的波動。人民幣緊盯一籃子貨幣,而且人民幣「入籃」(加入SDR)成為全球儲備貨幣之一,強化了人民幣匯率的市場敏感性。市場需要考察人民幣市場化和國際化疊加下的耐受力。四是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貶,但是兌日圓和歐元,近兩個月都維持了穩中有升的走勢。基於人民幣緊盯一籃子貨幣的匯率設計,人民幣匯率維持了企穩狀態。

豪賭人幣貶值者戰績寥寥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外匯儲備連續6個月縮水,去年12月較之11月底下降410.81億美元,目前外儲規模為30,105.17億美元。國家外匯管理局負責人表示,央行穩住人民幣匯率是外匯儲備下降的最主要原因。超過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突顯中國有能力和實力保證人民幣匯率的穩定。

另一值得關切的是,就在新年跨年夜,央視實施了外匯申報新規。對於那些違規購匯、用以海外投資購房以及通過地下錢莊洗錢的行為進行嚴格規範。這也堵住了非法購匯的漏洞,遏制住了螞蟻搬家式的資本外流。

相對於美元和其他儲備貨幣,人民幣應對市場的能力還有待提升。國際投機資本,還在伺機做空人民幣,因而人民幣年內依然面臨蚑悁h風險。作為全球儲備貨幣中的新成員,人民幣也會遭遇來自外部市場的傳導,尤其是美聯儲加息、日圓和歐元匯率變化等。歐洲方面,法、德、荷三國2017將迎來大選年,英國將啟動脫歐程序,意大利也可能提前大選,歐洲面臨蚍皕讞M歐元的風險,對人民幣匯率也會帶來負面影響。

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還在進行中,面對全球股市、匯市的不確定性,央行不會採取大撒把式的市場放任,而是在關鍵時刻引導和穩定市場預期,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因而,國際投機資本可以在全球匯市中博弈牟利,但不要打人民幣的主意。索羅斯覬覦人民幣久矣,但在做空人民幣上「戰績寥寥」,也給其他投機大鱷敲響了警鐘。

人民幣匯率企穩符合預期

不過,市場對人民幣匯率也要有新思維。人民幣匯率波動是常態,而且不要形成央行干預的依賴,這不符合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和國際化的方向。

值得一提的是,在現有的國際貨幣體系中,只有美元最「硬通」。歐元、日圓、英鎊的市場抗壓能力都不如美元,人民幣相對於上述傳統強勢貨幣,應對市場風險的能力依然孱弱。因而,伴隨茈球市場的變化,尤其是一些市場黑天鵝因素的突襲,人民幣回落到「7時代」也並非不可能。但鎖定人民幣匯率必定「跌跌不休」並且豪賭人民幣投機的人士,也要警惕了。做空一個處於長期上升期的全球主要貨幣,付出嚴重代價的幾率更高。

人民幣匯率的穩定,不僅是有賴於被動消耗中國的外匯儲備,更關鍵的是有賴於中國企穩向好的市場基本面。2017年,中國供給側改革進入「升級版」,年內依然維持中高速增長態勢,因而,人民幣匯率最終企穩是符合預期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