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 > 正文

曹德旺敲警鐘 降成本不能等

2017-01-23
■玻璃大王曹德旺的言行不時觸動國人的神經。 資料圖片■玻璃大王曹德旺的言行不時觸動國人的神經。 資料圖片

去年底,玻璃大王曹德旺斥資10億美元赴美投資建廠的新聞觸動國人的敏感神經。曹氏特別指出,中國製造業的綜合稅負比美國高很多,在美開廠的利潤還高於中國。而其時正值特朗普試圖在美國推行大幅度減稅,將企業所得稅由35%降至15%,以引導製造業回流。不少學者指出,稅賦問題已成為羈絆中國製造業前行的重要原因之一,而美國的減稅預期不僅讓企業家們嚮往,加劇資本流出壓力,也恐使中國進一步喪失國際市場競爭力,帶來比貿易摩擦更為嚴峻的挑戰。

美減稅中國製造業更艱難

原國家稅務總局副局長許善達近期就公開表示,現在中國一般製造業的優勢就是性價比,如果美國真的把稅率降到15%,將大大縮小中國產品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優勢,中國的製造業將會遇到更大困難。

許善達還強調,特朗普大幅度降低美國稅賦,一定會吸收很多國際資本,甚至包括中國資本赴美投資。資本集聚美國,很可能會促使美國出現像上世紀90年代信息技術一樣的技術突破,比如生物領域、人工智能等......源源不斷的技術創新將使美國繼續領跑全球。

中國要如何應對美國減稅可能帶來的資本流出壓力?全國政協委員、會計審計專家張連起向本報記者指出,中國必須要深入推行「三去一降一補」。2016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已部署加大「減稅、降費、降低要素成本」的工作目標,但要取得立竿見影的效果,政策措施必要力度要夠,落地要落準、落精、落細,不能「水過地皮濕」。

張連起稱,稅賦重確實是中國製造業的「痛點」。居高不下的制度性交易、稅費、能源、人工、物流、財務等開支,令中國製造業積累的比較優勢逐步喪失,尤其是稅收之外的行政性收費和政府性基金進一步擠壓企業的生存空間。

「2012年至2015年,中國非稅收入年均增長18%,而同期稅收年均增長7.5%,可見企業『喊疼』的原因很大部分出在『費』上,如果你看到一個縣就有32種行政性收費和政府性基金目錄,就能明白企業的擔子有多重了。」張連起說。

內地地方行政性收費繁重

張連起建議,適當調整稅率,可研究將增值稅的17%歸併為13%;取消地方政府行政性收費和各種名目的基金;將「五險一金」為主的人工成本降低10個百分點,養老金缺口可通過提高央企收益上繳比例和國資劃撥社保賬戶補足;通過電力體制等改革,將能源成本在2016年基礎上減少15%;茪O降低物流成本等。總之,減稅降費要有「萬億規模」力度,如此企業和社會才會感受到。只有不讓製造業「挑蚞嶀l走山路」,才能對內穩住民間投資,對外穩住資本外流。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